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104 战争升华
    赵以诺控着自己的声音,让自己装作与平时无异,可是发出的声音竟然带着颤抖:“娜娜,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上官娜娜听见她战栗的声音,也慌乱起来,连忙给自己辩解道:“不……不是的,以诺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只是问问,我相信你的人品,但是……”

    “他只是我的朋友,那天你们看见我在给顾忘打电话,我是很想告诉他我在和谁一起吃饭,可是顾忘他当时实在是太忙了,他误会我在和一个女孩子吃饭,我没来得及解释他就挂了电话,我没有骗他!”

    赵以诺完就挂断了电话,怕上官娜娜再多提一点质疑的问题,她宁愿相信她这样和她解释,她是无条件绝对相信她的。

    大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赵以诺知道,这个时间,只有是他回来了。

    顾忘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来到她的房间门口,用力拍打着房门,朝里面大吼道:“你开门!赵以诺!我知道你在里面!”

    逃避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门口的顾忘红着眼像是要拍烂整个门一样,赵以诺机械地来到门口,在他即将做出更过激的举动之前,拧开了门把手。

    “那天和你一起吃饭的是凌辰。”他用的是陈述句,而不是她等待回答的疑问句,难道他从心底里就认定,这件吃饭的事是她欺骗了他吗?

    这句话无疑让赵一诺更加心寒,她与他到今天这一步,无可厚非的,是两个人都是太年轻了。

    “你是不是要选择他了。”顾忘声音中含着绝望,低沉沙哑。

    赵以诺脸上不再有往日的生机。

    “你居然真的这么想……”

    突然她声嘶力竭起来,瞪圆了眼睛,“顾忘,我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甚至有了宸皓,你居然会把我想象的那么不堪,你居然不信我!!”

    或许人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总是更相信所谓的“眼见为实”,赵以诺是一个要强到骨子里的人,她不会在一个无比相信的人面前辩解什么,而顾忘,他的大脑已经被这些天来所有接受的信息击溃。

    与赵以诺认识之后,一切有关于赵以诺的事情,都使他没有办法仔细思考,正如此刻,他的脑海中不断传来的是山猫的最后一句“我亲眼看见的”。

    顾忘像被魔鬼附身了一样,他伸出手,将站在他前面的赵以诺狠狠推倒在地,赵以诺踉跄了几步,最后因为失去平衡,狼狈的跪坐在地板上。

    “你要我怎么样相信你,你和凌辰私会,都被山猫亲眼看见了!他为了不让你和我为难,一直没有告诉我真相!”

    “你打着回n大完成学业的目的,其实是在学校里和凌辰相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天一起吃饭的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也一起去了n大!如果你们真的没有什么,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背后闲话!赵以诺,你啊!你跟我解释啊!”

    从没有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爱情之路会走得一帆风顺,膝盖上传来的痛感像是在讽刺着赵以诺,告诉她,看吧,这就是你付出一切想要去爱的那个男人,又像是无情地警示她,这一切不是你的噩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赵以诺捏着衣角,依赖着内心的一丁点安全感,面无表情的:“你已经有答案了,为什么要来问我。”

    顾忘却笑了,那笑声像一把刀,深深刺入两颗心之间,他眼眶早就发红:“你承认了,赵以诺,你认了!”

    “顾忘,在我们和好之后,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之间会走到现在这步,因为在我的认知中,我们什么样的误会没有遇到过?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风和浪,可是我错了,我们不是同体连心,比起我,你更相信的是你自己。”

    赵以诺咬牙撑着一旁的椅子站起来,有眼泪又不听话的从眼中滑落,她抿着嘴唇,“我们都冷静一下,我们先……分开一下吧。”

    她甚至不知道,那天究竟是怎样从那间屋子里走出来。

    痛像一棵从心里延伸的种子,飞快地抽枝发芽,弥漫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叫人痛彻心扉,痛到不能自已。

    在事情没有传到顾父顾母那里的时候,她去了那边的房子一趟,正逢两位老人不在家,只有保姆在照顾宸皓。

    保姆见她来了,很热情地招呼她来看宸皓,赵以诺心地靠近。

    原本在保姆怀中安安静静的孩子,一到了她怀里,突然就开始哭闹不止,一瞬间叫她手忙脚乱,也是那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原来很长时间都没有看过宸皓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闪婚蜜爱》,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