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90 赵以诺的想法
    回到家中,赵以诺赶快回到卧室看孩子。

    临走之前,自己特意告诉了顾母,此时家伙已经醒了,而顾母也正在细心照顾着家伙喝奶粉。

    “妈妈,我回来了,宸皓他什么时候醒的啊。”赵以诺尊敬地道。

    “刚醒没多久,宸皓刚醒的时候还哭呢,我给他喂了奶粉,现在可乖巧了。”

    看着怀中乖孙子,顾母的眼中满是疼爱。

    “辛苦你了妈妈,交给我来吧。”

    赵以诺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出去逛街,只好麻烦顾母来照顾孩子了。

    “看你的,我照顾自己的孙子不是应该的嘛,不要老是这么见外的话。”

    顾母故意装作不满的样子。

    “知道啦,妈妈。”

    赵以诺乖巧地点头,自己确实是有些矫情了,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以免影响了婆媳关系。

    过了一会儿之后,顾母把孩子交给赵以诺,自己也去忙其他事情去了。

    赵以诺把孩子喂饱之后,和家伙亲昵了一会儿之后,家伙就又睡着了。

    孩子也才刚满月没几天,过的基本上都是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

    把孩子轻轻放在床上,赵以诺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卧室。

    “以诺,你要干嘛去?”

    顾忘此时正在书房办公,看到赵以诺从卧室出来,关心地问道。

    “没事,我去客厅看会儿电视,你不用管我,好好工作就是了。”

    赵以诺对顾忘甜甜一笑,就走到客厅去了。

    坐在客厅前,赵以诺从客厅的桌子下面拿出自己的存折和银行卡,这都是自己挣的钱或者是顾忘平时给自己的零花钱。

    自从成为了顾忘的未婚妻,顾忘生怕赵以诺不舍得花钱,每个月都要往赵以诺的银行卡打很大的一笔钱,现在的赵以诺,也是个有几百万零花钱的富婆了。

    思考了很久,赵以诺从自己的银行卡转出了30万到自己办的备用卡里面,揣好银行卡,穿好了出门的衣服,来到书房,赵以诺对顾忘道:“亲爱的,你看好我们的宝贝哦,我要出去一趟。”

    “刚回来没一会儿,你怎么又要出去?这次是去哪儿?”

    虽然对赵以诺百分百的相信,但顾忘还是想要问清她到底要干嘛去。

    “等我回来再告诉你好不好,亲爱的你就让我暂时先保守一下秘密吧。”

    在顾忘的脸上亲了一口,赵以诺有些俏皮地道。

    “出去的事情我可以不问,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盯着赵以诺,顾忘一本正经地。

    “什么要求你。”赵以诺回应道。

    “再亲我一口。”顾忘像个闹情绪的孩子。

    “好吧。”

    赵以诺无奈地笑了,又轻轻吻了吻顾忘的嘴唇。

    顾忘顺势一把搂住赵以诺的脖子,对着后者的红唇,热情地吻了上去。

    一番热吻过后,赵以诺连忙把顾忘推开,微微有些气喘,白了顾忘一眼:“现在你满意了吧,那我就先出去了,看好宝宝哦。”

    “你放心吧,快点回来。”顾忘也是心满意足地道。

    “知道了。”

    答应一声后,赵以诺出了门。

    来到刚才两人逛累了休息的地方,赵以诺开始寻找苏菲菲的身影。

    可是围着刚才苏菲菲摆摊的地方转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苏菲菲的身影。

    无奈之下,赵以诺只好问街边的一个杂货店老板。

    “阿姨,您知道刚才在这里摆摊卖水果的那位孕妇现在去哪里了吗?”

    赵以诺有礼貌地问开杂货店的中年妇女。

    “她刚才被城管赶走了,应该是到前面的巷子里去卖水果了。唉,也是一个可怜人啊。她的老公也不管管,就让她这么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出来卖水果,真是受尽了委屈啊。”中年妇女有些同情地感慨道。

    “谢谢你阿姨。”

    给杂货店老板道谢后,顺着她刚才指的方向,赵以诺就一路找了过去。

    终于,在路口那边的巷里,赵以诺看见了苏菲菲的身影。

    此时的苏菲菲正卖力地吆喝着,可是因为这片地方人流量不多,并没有几个人愿意过去买水果。

    苏菲菲有些落寞地坐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再想什么。

    赵以诺默默地走到了苏菲菲的跟前,此时苏菲菲并没有意识到身边有人过来了,依然在低着头。

    赵以诺也不着急,只是静静地在那里站着。

    像是感受到身边有人,苏菲菲赶紧抬起头问道:“要买水果么......”

    看清楚来人后,苏菲菲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半晌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又赶紧低下了头。

    “美女,你要买水果吗?”

    苏菲菲想要假装不认识赵以诺的模样,不过声音里还是难掩的颤抖。

    “苏菲菲,怎么以前也是好朋友,你不准备抬头看看我吗?”

    赵以诺看着苏菲菲,声音平静地道。

    “你认错人了美女,我不是你的苏菲菲,我只是一个卖水果的。”苏菲菲还是嘴硬道。

    “你就是苏菲菲,别再装了,没有什么意思。”

    苏菲菲无奈地苦笑,知道该来的总会来,她有些自嘲地抬起头道:“顾夫人,你认出我来又能怎么样,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我没有看你笑话的意思,更不想现在落井下石,不过该的我还会。”

    赵以诺没有给苏菲菲留任何的情面,“造成现在这一切的原因,你无法怪任何人,因为都是你自作自受。没有这么多的坏心眼,也不想出那么多恶毒主意的话,你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所以,我不会对你有任何的同情。”

    听着赵以诺的话,苏菲菲脸上的苦笑更浓了几分。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我没有要责怪任何人的意思。就连你赵以诺,还有顾忘,曾经我最恨的两个人,我想方设法想要破坏你们感情的两个人,我现在也没有了一丝恨意。”

    “我现在只是想好好活着,把我的孩子生下来,让他可以好好的生活。所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就请你离开吧,不要耽误我做生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