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80 计划开始进行
    “你的也有道理,我们山口组从来都不会把你们中国人放在眼里,更别只是一个的集团总裁。”

    到这里,山田致远高傲地抬起了下巴,语气中充满了蔑视。

    这个混蛋,你完成任务之后被顾忘干掉真是最好的结果了!

    江川暗暗咬牙,虽然恨极了赵以诺和顾忘。

    可是对于这个日本人看不起中国人,还是觉得难以忍住,憋了一肚子的火。

    不过目的没有达成,他现在还不能表现出来。

    “山田君你的对啊,那你看这件事你能不能做到呢?”

    江川在等待着山田致远的回应。

    “这......”

    话是这样,不过山田致远还是有些犹豫,毕竟他过两天就要回日本了,没必要在这时候得罪一个在m市呼风唤雨的人,哪怕自己并不在乎。

    “山田君,我知道你是最重承诺的人,我没有别的事情求你了,只想你能帮我完成这件事。”江川一脸真诚地道:“何况以山田君你的英明神武,要完成这件事根本就是手到擒来,你怎么还这么犹豫呢,难道你是怕了吗?”

    江川知道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最怕的就是被人看不起他,所以连激将法也用了出来。

    “怎么可能,我又怎么会怕他!你吧,需要我怎么做,我就让你看看我,还有我们山口组的厉害。”

    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没用的残疾人给鄙视了,山田致远终于不再犹豫,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实在是太好了,山田君果然是能干大事的人!”

    江川大喜过望,喜悦地对山田致远吹捧道:“其实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我简单的一下。现在顾忘和他的妻子赵以诺都在医院,赵以诺刚生下了孩子,需要赵以诺的照顾。

    你们的选择有很多,可以对赵以诺下手,也可以对他们的孩子下手。要是能把人带出来最好,要是带不出来的话,那就直接在医院做了他们!”

    江川的声音里充满了仇恨,甚至连旁边的山田致远也感受到一股寒意。

    “你是,要我杀了他们?”

    山田致远有些犹豫,这就等于和顾忘有了血海深仇,他在考虑值不值得。

    “就算杀不了他们,也不能轻易就放过了,我要让他们即使不死,也痛苦地脱上一层皮。”江川咬牙切齿地道。

    随即江川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包裹,递到山田致远面前,“山田君,这是二百万,算是我给你这次行动的报酬,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你三百万。虽热这笔钱你可能不放在心上,可是这也算是弟的一点心意了。”

    没有把全部的钱都给山田致远,江川选择自己先留下一部分,万一他行动失败,自己也好有个退路。

    看到眼前大笔的钱,山田致远最后一点顾虑也消失了,二百万对于他这种山口组的中级头目来,已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了。

    本以为只是报恩不得不这麼做,可是现在有钱赚,山田致远立马对这件事高度重视起来。

    “江川君,既然你这么够意思,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完成这次行动,让顾忘他们付出代价!”山田致远拍着胸脯打包票道。

    江川满意地点了点头,山田致远果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见到钱立马就变了态度,不过这也正是他想要的。

    既然你拿钱办事,那我给你钱就是了!

    江川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算计的微笑挂在脸上,只是财迷心窍的山田致远此时并没有发觉。

    计划,消无声息地开始进行

    自从赵以诺生下宝宝后,顾忘就在赵以诺身边寸步不离地照顾她。

    现在赵以诺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休养了。

    “宸皓,让爸爸抱抱。”

    顾忘满脸慈爱地抱起了婴儿床中的孩子,心中满是喜悦。

    “听妈妈,我们的孩子和我时候一模一样,孩子果然是像他爸爸多一点,谁叫他爸爸那么优秀呢!”

    顾忘自恋地对赵以诺道,脸上满是得意。

    顾忘孩子气的模样令赵以诺觉得好笑,一点也不留情面地嘲讽道:“那我希望孩子再大一点可不要再像你了,听妈妈某人到了七八岁的时候还不喜欢去卫生间,老是喜欢尿在床上。亲爱的,你还真是有“大湿”风范呢!”

    “你,你怎么知道的。”

    顾忘老脸一红,赵以诺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得他一阵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立马钻进去。

    “妈妈怎么什么话都瞎呢!这不是真的,你可千万不要相信!”

    顾忘硬着头皮想要赖账,可惜赵以诺早已看穿了一切,“好啦好啦,不就是尿床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你这么优秀,做点其他孩子做不到的事情太正常不过了!”

    赵以诺得意地看着顾忘,叫你还嘚瑟。

    “我那是,我那是做梦了而已。算了算了,换个话题好不好。”

    顾忘红着脸想要解释,却发现怎么也解释不通,索性不再理会赵以诺,自己一个人出去想要透透气。

    走出房门,顾忘正好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下意识地抬头,看见是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被自己撞得直揉揉肚子,好在没什么大事。

    “不好意思啊,医生,你没事吧。”顾忘有些抱歉地道。

    “没事。”

    医生硬邦邦的扔下两个字,头也不回地走了。

    顾忘有些纳闷,这医生看起来有些怪怪的,反应不太正常。

    可是想到可能是在生自己的气,顾忘苦笑了一声也没有再多想。

    顾忘站在门口随便翻着手机,这几天他都是通过手机来看助理给他汇报的一些消息,顺便把手头上能处理的事情解决一下。

    这时一个护士拉着餐车走了过来。

    “刘姐,又来帮忙送饭了啊。”顾忘笑着道。

    这名护士是医院专门为赵以诺配的护士,负责赵以诺平常的饮食,这是顾忘特别要求的,当然也是花费了一定的费用。

    “是的,顾先生。”

    刘姐没有抬头,有些不自然地道,“我先进去了,顾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