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79 江川最后的底牌
    无疑,做出这个决定,意味着苏菲菲从此以后又要过上颠肺流离的生活了。

    她没有什么一技之长,也没有其他人的庇护。

    在复杂的社会里,自己一个人摸爬滚打,肯定会充满了危险,更重要的是,苏菲菲有了身孕,她怀了江川的孩子。

    她可以选择在江家委曲求全地度过一生,自己有了孩子,江家的其他人一定会对自己很好,即使江川怎么样对她,她都可以衣食无忧。

    可是她实在受够了江川,她不想把自己所有的青春都浪费在这么一个把自己当成玩物的人身上。

    她是被逐出为了苏家,可是那不意味着她没有尊严。

    苏菲菲提出离婚时,江川满脸的嘲笑和讥讽。

    他不相信苏菲菲现在离开了江家还能活得下去,只把这个当做一个玩笑。

    可是当苏菲菲三番五次地提出这个要求时,江川这才知道她是认真的。

    江川同意了,他相信苏菲菲很快就会后悔,想到不久之后苏菲菲跪下来求自己原谅她,让她回到江家时的样子,江川得意地笑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苏菲菲依然没有回到江家请求江川原谅的意思。

    江川也是到处派人找她,可苏菲菲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找不到一点踪影。

    尤其知道苏菲菲身上已经怀了自己的骨肉时,江川更着急了,他迫切希望苏菲可以回来,可是这却变成了一种奢求。

    苏菲菲走后,江川变得更加不可理喻了,整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现在又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对付赵以诺和顾忘,为此他已经赌上了一切。

    他已经一无所有,甚至连命都不在乎了。

    在上次被顾忘找人打断了双腿之后,保险公司给了江川一笔数目不菲的赔偿金。

    江川一直都没舍得动用,再加上自己上次运用了一点手段从江家企业中获得了一大笔钱,江川决定用这一笔钱完成他最后的计划。

    江川知道,就算自己这次的计划可以顺利的完成,凭借顾氏集团的势力,也可以很轻易地调查出事情是自己做的。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对他来,活着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死了才是一种解脱,抱着必死的决心,他决定动用自己最后的力量。

    这天,一个浑身上下都是黑衣服,甚至脸上也带着黑色口罩的人出现在了江川的家中。

    众人虽然很奇怪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可是对方指名道姓要见江川,其他人也没有多问什么。

    黑衣人直接敲响了江川的房门。

    “进来吧。”

    似乎已经知道来人是谁,江川声音平静地道。

    门缓缓地被推开,看清来人后,江川笑了:“山田,你来了。”

    “江川君,听你最近遇到了麻烦?”

    黑衣人一口别扭的中国口音,很明显,他并不是中国人。

    来的人叫做山田致远,日本黑社会山口组的一名成员,当初为了完成任务来到m市,不曾想任务没完成,自己手下的兄弟却全都死光了,最后自己危在旦夕的时候,是江川的出现挽救了他,山田致远感激不尽,日后一定会还这个人情。

    这次江川叫他来,就是还人情的时候了。

    “是有点麻烦,不过你出马,没有什么事情是搞不定的。”

    江川哈哈一笑,没有告诉他真实的情况。

    能救下山田致远纯属巧合,当时江川开车走在街上,突然路边出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请求自己就他。

    那人已经是奄奄一息,江川打算一加油门赶紧离开这里,可是那人用蹩脚的中国话告诉他自己是日本山口组的人,只要能救下自己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他。

    听到这番话江川动摇了,他是有野心的,能傍上山口组这棵大树,对自己以后的发展一定会大有好处。

    再怎么样,能得到一个日本黒社会成员的报答也是一件好事,况且能来在中国出任务,这人在山口组内的地位也一定不是混混。

    想到这里,江川果断把山田致远扶到了车上,并把他送到了最好的医院进行治疗。

    从此山田致远和江川,也建立了一定的友谊,不过这友谊后面有没有什么利益关系,谁也不清楚。

    山田致远,这位来自日本黑社会的头目,便是江川目前最后的底牌了。

    “江川君就不要骗我了,没有什么大事,你会把我叫来帮忙吗?而且你也了,这是你找我做的唯一一件,也是最后一件事了。”

    山田致远有些自傲地道,他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江川开口要自己帮忙,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了。

    看着山田致远自大的样子,江川没有一点生气,反而有些想笑。

    你越是自大,就越会帮我完成这个任务。

    江川想到这里,眼中的笑意更盛了。

    “唉,多日不见,还是什么事都逃不过山田君的眼睛。”

    江川不声不响地拍了个马屁,“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想请山田君帮我对付一个人,他就是顾氏集团的总裁顾忘。”

    “顾忘,据我所知,这个人怕是不简单吧。”

    山田致远是很自大,可是那不意味他头脑也很简单。

    相反,能在山口组爬到现在的位置,他有着很高的智商和识人的能力。

    “顾氏集团是你们m是最大的集团,而顾忘在掌握着顾氏大权的同时,似乎和m市的地下组织也有这千丝万缕的联系,江川君你居然告诉我是事,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这个自大的日本人知道的还不少,江川暗骂道,不过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容。

    “山田君顾氏集团在m市的势力肯定是如日中天,可是你却不是m市的人啊,你的老家在日本,而且据我所知,你最近也该回到日本了吧。”

    “这件事是不太好做,可是无论成与不成,你做完之后就回到日本了,他顾忘再厉害,手也不可能伸到你们山口组吧。山口组的大名那可是在世界都响当当的,他不会傻到去找山口组的麻烦的。”

    江川的话有理有据,有恭维也有实情,一步步地在侵蚀着山田致远的理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