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76 赵以诺的突发状况
    “既然这样,你们就先回去忙吧,明天一早我和你大嫂就会赶过去的。”

    顾忘点点头,同意了上官娜娜的法。

    山猫两人告辞离开后,顾忘也回到了自己卧室,推开门正好看到赵以诺满脸母爱地抚摸着自己的腹,甜甜地着什么。

    顾忘笑了,脚步轻轻地走到赵以诺身边笑着:“是不是又在和孩子聊天了。”

    自从肚子越来越大,赵以诺老是对着自己腹中的孩子话,好像他可以听到一样。

    “对啊,我在和孩子聊天呢。”

    赵以诺甜甜地道,可爱的样子让顾忘心动不已。

    顾忘将头轻轻地贴在赵以诺的腹上,感受着母子俩带给他的气息,连原本躁动的心情也平复了。

    “快看,孩子动了,在和你打招呼呢!”

    感受到腹中的异动,赵以诺连忙对顾忘道。

    “真的,我也看见了,家伙还挺好动的,在妈妈肚子里也不老实。”

    顾忘笑了,想象着以后一家三口的日子,此刻他觉得无比的幸福。

    “顾忘,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

    靠在顾忘的怀里,赵以诺轻声问道。

    “我想了很久,不如就叫顾宸皓吧,你觉得怎么样。”

    想了一会,顾忘出了心中所想的名字。

    “宸皓,顾宸皓。”

    赵以诺细细品味,随即有些开心地道:“好,那就叫顾宸皓吧。”

    “可爱,你有名字了哦,就叫顾宸皓,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轻抚着自己的腹,赵以诺温柔地。

    “得赶快把这个名字告诉我们的爸爸妈妈,他们已经惦记好久了。”

    想到这里,赵以诺将目光看向顾忘。

    由于怀孕的原因,赵以诺已经很久没有碰手机这种带有辐射的电子产品了,平时也就看看电视,养养花。

    此时通知爸爸妈妈的事情,显然是要顾忘来做的。

    “放心吧,你好好休息,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顾忘吻了一下赵以诺的额头,温柔地。

    到了第二天,顾忘早早醒了过来,轻声叫醒了身边的赵以诺。

    自从怀孕,赵以诺变得十分嗜睡,每天一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中度过的。

    本来顾忘不希望她去参加山猫和上官娜娜的订婚仪式,可是她非要去,顾忘也没有什么办法。

    简单洗漱了一下,两人开车赶往山猫的家中。

    山猫家和顾家离得很近,短短的十几分钟,两人就赶到了。

    顾忘忙着给山猫出谋划策,而赵以诺则在一边开心地看着。

    订婚仪式很快就开始了,到场的人并没有多少,都是山猫和上官娜娜家中的亲戚和为数不多的几个知心好友。

    当然,双方的父母也都来到了订婚现场。

    上官家在m市也属于大家族,而上官娜娜更是上官家仅有的独苗,自然从就受到了万般疼爱。

    不过与苏菲菲不同,上官家很重视家族的素养,所以上官娜娜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孩。

    本来听自己的女儿找了个保镖当男朋友,上官娜娜的父母还是有些不开心的,上官家好歹是个大家族,再怎么找个保镖当女婿,怎么也不过去。

    但是他们也没有明确表示反对,毕竟是自己女儿喜欢的人。

    当后来得知女儿的男朋友是山猫时,上官娜娜的父母这才心满意足地答应了这门婚事。

    山猫可是顾忘最亲近的兄弟啊,虽然名义上山猫自己是保镖,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山猫是顾氏集团的二把手恐怕都没有人反对。

    有了这层关系,他们又怎么还会不高兴呢!

    山猫和上官娜娜的订婚仪式庄重却也简单,没有什么繁琐的过程,只是由司仪了开场白,然后山猫单膝下跪向上官娜娜求婚。

    像大多数订婚仪式一样,流程走完差不多就结束了。

    众人唯一的看点就是山猫了。

    山猫今天穿了打扮的格外帅气,站在上官娜娜面前有一种郎才女貌的既视感。

    只是尴尬的是,山猫全程脸色红的像关公,像是订婚前灌了两瓶白酒一样,哪怕是向上官娜娜求婚时,也是结结巴巴的不知道什么,搞得大家开心不已。

    顾忘和赵以诺坐在前排安安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由衷地为两人高兴。

    看着面前甜蜜恩爱的两人,赵以诺不由地想到了自己订婚时的样子,一阵甜蜜感袭来,感觉非常幸福。

    “亲爱的,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赵以诺有些期待地问顾忘。

    一个女人,最期待的事情之一,就是能有一场属于自己的浪漫婚礼了吧。

    赵以诺甜蜜地想到。

    “等孩子出生之后,我们就立马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我要让你穿最美的婚纱,做最美的新娘!”

    看着赵以诺,顾忘深情且坚定地着。

    赵以诺笑了,像一朵绽放的花,听到心爱人如此深情地回应,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刚想些什么,赵以诺突然感觉自己腹一阵剧痛,猛烈的疼痛感令赵以诺猝不及防,失声尖叫了起来。

    “啊!”赵以诺一把抓住顾忘的手,“顾忘,我腹好痛!好痛!”短短的几秒钟,赵以诺额头上便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显然赵以诺在痛苦的忍受着。

    “以诺,以诺,你怎么了?”

    看见赵以诺痛苦的模样,顾忘慌了。

    “我带你去医院,你要坚持住啊以诺!”

    赵以诺的样子深深地刺进顾忘的心,让他无法冷静下来,抱住赵以诺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听到了周围人的建议,顾忘慌忙打通了医院的电话。

    “喂,医院吗?我女朋友她突然腹特别痛,好像是肚子里的孩子出了状况,你们快派人过来啊!地点就在......”

    挂断电话后,顾忘又慌张地抓住赵以诺的手安慰道:“别担心以诺,医生马上就过来了!以诺,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