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71 你身上为什么没有伤疤
    “顾忘,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赵以诺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顾忘道。

    “什么事情,看。”顾忘看向赵以诺。

    “为什么你当了这么久的特种兵,身上却连一点伤疤都没有呢?”

    赵以诺出了心中的疑问,她一直很好奇顾忘身上为什么一点战斗过的痕迹都没留下。

    之前一直没好意思问,趁着这个机会,她终于可以讲出来了。

    “我告诉了你,你可不能嘲笑我。”顾忘有些尴尬地道。

    看来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他一直尽量在避免赵以诺问自己这个问题,可是最后还是不得不出来。

    “我怎么会嘲笑你呢!你吧。”赵以诺一本正经地保证道。

    “如果不是特别好笑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嘲笑你的。”赵以诺在心里默默地补充道。

    “从军队回到家之后,我,我就去医院做了消疤手术,将一身的伤痕都给除去了。”

    顾忘悄悄瞥了赵以诺一眼,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为什么要除去啊,不是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吗?你为什么还要特意消掉。”

    赵以诺这下更疑惑了,又问道。

    “因为我这么一个完美的人,不想在身上留伤疤,太别扭了!”

    咬了咬牙,顾忘终于出了实情。

    “你的意思是,你有洁癖,所以特意把伤疤消了?”

    赵以诺不由地睁大了眼睛,原来答案竟是这么的奇葩。

    “嗯。”

    顾忘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怕自己身上会留疤,居然还有这种洁癖!哈哈,我不行了。”

    赵以诺疯狂地笑了起来,幸灾乐祸的样子看得顾忘脸色一阵铁青。

    “你不是不嘲笑我!”顾忘不满地问道,被赵以诺这样嘲笑,他感觉自己的老脸都快丢光了。

    “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太好笑了,我没忍住,我笑岔气了,哈哈哈。”

    赵以诺腰都直不起来了,气得顾忘将头转向一边,不再看她。

    看到顾忘在一边生闷气的样子,想要他现在还是个伤者,赵以诺终于不再笑了。

    “亲爱的我错了,我再也不这么笑了。”

    赵以诺乖巧地站在顾忘面前检讨着,“别生气了好不好,笑一个嘛。”

    逗了顾忘半天,顾忘这才露出了笑容,没有与赵以诺再多计较,而是了另外一件事。

    “以诺,丁香孩子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顾忘问道。

    当时丁香看赵以诺那恳求的眼神,顾忘也注意到了,知道赵以诺心地善良,一定会放在心上,所以顾忘先问道。

    提到丁香,赵以诺也沉默了。

    从顾忘的口中得知,今天刺伤顾忘的那个女人,名字叫丁香。

    顾忘问的问题,赵以诺也已经想过了,没有过多的犹豫,赵以诺直接道:“虽然丁香的丈夫罪有应得,丁香做出今天这件事也应该受到惩罚,可是孩子是无辜的,要不我们就收养了他吧,你觉得怎么样?”

    赵以诺询问顾忘的意见,显然他同意了,这件事才能有结果。

    顾忘早就知道赵以诺动了恻隐之心,所以已经事先联系好了,找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

    “以诺,知道你善良,一定不会放任孩子不管的。可是这孩子才刚满月,你现在照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现在你是无法照顾那个孩子的,我们抚养孩子的话,对我们,对孩子都不是一件好事。”

    顾忘轻声对赵以诺道,理由也十分合情合理。

    “可是......”

    赵以诺还想什么,被顾忘打断了。

    “不过你放心,我们不是收养孩子的最好人选,可以我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我们顾家的管家,一直膝下无子,想要收养一个孩子,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和人选,我刚才已经打电话联系他了,他他非常愿意收养这个孩子,所以,你就不用再担心了。”

    摸着赵以诺的手心,顾忘道。

    “真的吗?那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收养这个可怜的孩子了。”

    听到这个消息,赵以诺开心不已。

    “其实我也知道我们不是收养孩子最合适的人选,可是我实在是心疼他。现在好了,这个孩子有了好的归宿,我心里也没有什么负担了。”

    赵以诺笑靥如花,看得顾忘心里一阵痒痒,要不是他现在身上有伤,一定已经吻了上去。

    压制住自己心头的欲~望,顾忘又想到了一件事情,于是对赵以诺正色道:“以诺,还记得我给你过的那几个兄弟吗,过两天是老二老四还有老八的忌日,我们去祭拜一下他们吧,再去他们的父母家看看他们。其他几个兄弟也好久没见了,这次都看看吧,你觉得怎么样?”

    听完顾忘的话,赵以诺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就答应了:“我当然同意了,早就想见见你这些值得尊敬的兄弟们了,能去看看他们还有他们的父母,我求之不得呢。”

    见赵以诺如此明事理,顾忘也是有些欣慰。

    “那好,过两天我的伤也差不多好了,到时候我们正好一起去。”

    “嗯,那你快躺好,先好好养伤,剩下的事养好了伤再。”

    赵以诺赶紧示意顾忘躺下。

    “那这几天,你可要好好的伺候我了,我现在是真的干什么都不方便了。”

    顾忘坏坏地笑道,显然他想到了以前装受伤,让赵以诺照顾他的事。

    赵以诺显然也想到了,娇嗔地瞪了顾忘一眼:“你还好意思笑,当初把我蒙在鼓里,害我白白照顾了你好几天,你这个坏蛋!”

    “要不是我当初假装受伤,我们能这么快就和好,变成现在这样子吗?所以当初那一切都是我提前算计好的,我是不是特别聪明。”

    顾忘脸皮厚道了一定境界,得意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