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64 人总是要向前看
    执行过几个任务之后,我们八人之间的关系急速升温,彼此的默契也上升到令人羡慕的地步。

    当着队伍里所有人的面,我们收到了首领的表扬。

    自从那之后,我们变成了全部人追逐和超过的目标,不过,他们从来都不曾有机会。

    我们八个人变得比亲兄弟还要亲,虽然我的年纪是里面最的,可是因为我的带领,整个队有好几次度过了生死危机,他们也都心甘情愿地叫我老大。

    一切都很美好,我每天都在挑战着自己,努力地活着,我还有了一群生死与共的好兄弟,这就是我来特种兵的目的。

    我还是没能明白父亲话里的含义,不过我不在乎,因为我喜欢这里,更希望可以一直做一名特种兵,永远也不分开。

    我们八人受到了首领的赏识,要给我们提升职务。

    可是我们都拒绝了,彼此在一起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要分开呢!

    我们一起接过了大大的任务,有的可以很轻松地完成,有的却要承受很大的风险。

    幸运的是,我们都挺了过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大的伤亡。

    直到那一次,上级给我们分配了一个十分危险的特级任务。

    首领接待我们的时候,严肃明了这个任务的危险性和重要性,他这次任务,我们八个人能全部活下来的概率,只有两成。

    我们八人的心情很沉重,从来没有哪一次任务会像这次一样危险。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得不去,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为国争光,也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那一刻,我好像有些明白父亲的话的含义了。

    我们的任务是要去缅甸完成的,刚开始的时候,任务完成的十分顺利,我们几个人都有些高兴,觉得是首领危言耸听了。

    任务完成到一半,由于我方有人泄露了秘密,导致我们八个人全部暴露了出来,受到了敌方三百多特种兵的围剿。

    这时候我们才发现了这次任务的危险性,可是知道的已经太晚了,任务已经失败,我们要做的是尽最大可能逃走。

    一路上我们浴血拼杀,终于逃了出来。

    我们八个人,只回来了五个,还有两个已经重伤昏迷,剩下的三个人,我们连他们的尸体都没有带回来。

    我到现在还记得老四临死前对我的话:“老大,你快走,没有你的指挥,兄弟们根本逃不出去,照顾好兄弟们,也照顾好我在家的老父母!”

    老四跳出来,吸引了敌人全部的注意力,我则趁着这个机会逃走了,你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难受吗?

    老四是因为我而死的,我看着他慢慢地倒下,连最后一眼都不敢看我,生怕被敌人发现的样子,心就像是被人拿刀子一块一块地挖走了一样!

    可是我不能死,这条命不只是我的,还有我的兄弟的,我还要帮老四的父母养老送终,我还有我的使命!

    直到那时候,我才明白了我父亲对我的话,一个好的特种兵,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而成为一名特种兵,就意味着责任,使命,还有担当!

    可是明白得已经太迟了,我们八个生死兄弟,有三个再也回不来了。

    两个重伤的兄弟一个右手残废了,另一个失去了双腿,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因为身为一名特种兵,就要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他们两个最后离开了部队,在首领的安排下找了一个好的工作,准备安稳地度过余生。

    心中滚烫的血还没有平息,可是他们已经失去了继续下去的权利。

    我们剩下的三个人,也都申请了退伍。

    一方面我们确实是没有完成任务,虽然不是我们的原因,但仍然难辞其咎,另一方面我们几个人也累了,想回家了。

    首领没有为难我们,直接批准我们离开了队伍,在我们的要求之下,也没有给我们安排相应的工作。

    我和老三还有老七在离开部队后找到了已经工作了的老五老六,千言万语都没有出口,只是彼此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一天晚上,我们都喝醉了,一个个哭得像个孩子。

    过去了,曾经的一切都过去了,今天晚上,不仅是在缅怀过去,同样是在思考未来。

    “老大,你们几个准备未来去干些什么?”老五问我们。

    我我会回家继承父亲的公司,老三要回老家,先过一阵子安静的日子。

    老七:“老大,我早已经被你领导惯了,什么事也不愿意费脑子去想了,我就跟着你吧,给你当一名保镖也好啊!”

    我知道老七是认真的,他是我们几个人里最容易感情用事的人,也是最真性情的那一个,他还是没能从那件事中走出去,还是希望可以一直待在我的身边。

    老七就是山猫,我最照顾的,也是最依赖我的兄弟。”

    顾忘平静地完了这一切,可是早已泪流满面,身子也是在不停地颤抖着,显然是在拼命地控制情绪。

    赵以诺也是哭红了双眼,她没有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的山猫,竟然经历了这么多。

    她更没有想到,顾忘的往事,一提起来,是一种连她都会心碎的悲哀。

    “亲爱的,对不起,我不该非要问你这些事情的,对不起对不起。”

    赵以诺抱住还沉浸在悲伤情绪中的顾忘,声音里满是自责。

    “不,这不怪你,能有个人倾诉,我心里也好受了很多。”顾忘强颜欢笑道。

    看着顾忘牵强的笑容,赵以诺满水心疼。

    “其实最难过的人是老七,你别看他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可是动起感情来,却是最真实的,也是最难忘记过去的。”

    顾忘眼中满是心疼,为自己的兄弟。

    “没想到你们的过去竟然充满了传奇色彩,亲爱的,该过去的总是要过去,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你那些兄弟的在天之灵,看到你们现在活的很好,也会很欣慰的。”

    赵以诺安慰顾忘道,“最重要的,你还有我啊!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们会永远都不分开!”

    “嗯,只要你在,什么困难我都可以挺过去,你得对,人总是要向前看的,缅怀只能缅怀,过好现在才是关键。”

    顾忘抓着赵以诺的手,像是抓住了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