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51 我愿为他付出生命
    看着眼眶有些发红的山猫,赵以诺突然很感动,从山猫和顾忘的身上,他看到的不是上下属的关系,而是一种兄弟情。

    虽然赵以诺不是很懂,这种定义在她心中也很模糊,可是赵以诺知道的是,他们曾经把彼此的性命都交付给对方,为了彼此,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

    “山猫,你和顾忘到底是什么关系啊,又为什么叫他老大?”

    越是不明白,赵以诺就越是想要了解。

    “哈哈,老大就是老大啊,他就是我的老大,永远都是。”

    山猫发自内心地笑着。

    自己见到山猫,他就是一副冷冰冰酷酷的样子,即使顾忘为难他,也很难看到他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赵以诺一直以为他是个不苟言笑的汉子。

    可是今天才发现,原来他也有如此真性情的一面,外表冰冷,可是内心的火热却不弱于任何人。

    “可是,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赵以诺还是不死心,想从山猫口中得到一些消息。

    “我们是上下级的关系,他是我的老板啊,至于其他的嘛,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任由赵以诺怎么,山猫依然一肯透露一点消息。

    “不就不嘛,我还不稀罕知道了。”

    没得到想要的结果,赵以诺很是不满地嘟囔道。

    “你们该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赵以诺玩味地看了山猫的一眼,既然你不告诉我,就别怪我捉弄你了。

    “什么关系?”

    山猫一愣,难道她猜出来了?不应该啊,老板娘不应该这么聪明才对!

    “你们以前是不是经常一起吃饭睡觉?”赵以诺坏坏地问。

    “对啊,我们以前是一起吃饭睡觉,洗澡都是一块呢。”山猫没有意识到什么。

    “那你们又是不是对彼此都很有好感,希望永远都可以在一起呢?”赵以诺继续问。

    “当然,我愿意为了老大付出生命,我也曾经想过会永远待在一起。”

    只是那样的日子以后都不会再有了,想到这里,山猫有些落寞地道。

    “咦~~~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赵以诺一脸嫌弃地:“我可警告你,我们家顾忘已经有未婚妻了,你死了这条心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山猫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是看到赵以诺不怀好意的样子,他瞬间就懂了。

    “你可别误会啊,我没有那方面的嗜好,对我们老板没有一点兴趣!”

    山猫忙不迭地解释,显然对赵以诺的那种关系万分嫌弃。

    “哈哈哈。”

    赵以诺笑得前俯后仰。

    “什么事情呢,这么高兴。”

    顾忘拿急救箱回来后就听到赵以诺魔性的笑声,也笑着道:“还有,什么对我没有一点兴趣?”

    顾忘又转头瞪着山猫道。

    “不是,我没对你不感兴趣。不对,我不感兴趣,哎呀,不是那种兴趣啊!”

    山猫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得清楚,只好苦着脸,一脸哀怨地看着赵以诺。

    “啊哈哈哈......”赵以诺笑得更欢了。

    “我......”

    山猫还想什么,可是被顾忘打断了。

    “闭嘴,衣服掀开,我先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顾忘对山猫道。

    山猫赶紧闭嘴,老老实实地把衣服掀开,温顺得像是猫。

    顾忘不再话,开始专心为山猫包扎。

    他的动作异常娴熟,几分钟之后,伤口已经包扎好了。

    看着顾忘像是家常便饭一般的动作,赵以诺心中更纳闷了,对顾忘以前的经历充满了好奇。

    她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抽时间好好问问顾忘。

    处理完山猫的伤口后,顾忘开始打量倒在地上的或受伤或昏迷的杀手们,最后拨通了当地公安机关的电话。

    很快,大量的警察赶了过来,将所有的杀手都带了车,顾忘三人也被警察以做调查为由请去了警察局。

    很快,确定没事的三人从警察局走了出来。

    “顾忘,你找我们麻烦的那几个人会受到怎么样的惩罚啊?”

    赵以诺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些人啊,个个都是身背几条命案的亡命之徒,犯过的事情可不少,只是一直掩藏身份没有被查出来,现在被绳之以法了,估计命不久矣了。”顾忘平静地道。

    “那我们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呢!”

    赵以诺有些兴奋地道,显然早已忘记了刚才危机时的恐慌。

    “嗯,这种人,抓一个少一个。”顾忘道:“走吧,我们回酒店。”

    三人坐上了山猫开来的车,顾忘和赵以诺出来旅游没有开车,可是山猫却是有任务在身的,自然是要开着车随时保护两人的安全,还不能被发现打扰了两人的兴致。

    唉,这年头干保镖也不容易啊,山猫苦涩地想到。

    其实顾忘是让自己当保镖,却从来没有让他一直待在自己身边保护他,只有在有事的时候,顾忘才会让他去处理一些事情,其他时候山猫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是保镖,其实只是一个掩饰,他是顾忘最信任的人,是顾忘的生死兄弟。

    几人回到了酒店后,顾忘让赵以诺好好休息,自己则和山猫处理今天发生的这件事。

    “老板,对于做这件事的人,你有没有确定的目标。”山猫问顾忘道。

    “暂时还没有,对方想要给我们造成麻烦,却不想要我们的性命,显然是害怕我们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们会受到波及。

    所以给我们造成麻烦会让他们受利,只要我一受伤住院,顾氏集团就会在一段时间内失了分寸。那么,这对谁最有好处呢?”

    顾忘仔细排除着自己脑海中人,终于,他觉得自己锁定了最有嫌疑的人。

    苏家或者是江家!

    有了这个想法后,顾忘越想越觉得可能,现在,已经是到了基本确定的地步。

    “你们还真是不识好歹啊!”顾忘喃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