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26 我是你的未婚妻
    赵父有些玄奥的话,赵以诺和赵母都没有听明白,不过有一点两人都是明白了,那就是赵父认可了顾忘。

    不但认可了,显然还非常满意。

    母女二人都放下心来,赵父都没有反对意见了,那顾忘与赵以诺的婚事问题也可以解决了。

    于是赵以诺开口道:“爸,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这件事妈妈已经同意了,不过还是要征求您的意见。”

    “你的是你和顾订婚的事情吧。”赵父乐呵呵地。

    “刚才下棋的时候,顾已经告诉我了。我过了,我对顾很放心,订婚的时间以及具体的相关事宜,就全交给顾负责了。”

    赵父的巨大转变还是让赵以诺有些回不过神,不过事情也算圆满的解决了,皆大欢喜。

    一家人也开始其乐融融地吃起饭来,时不时还聊几句家常,场面十分的和谐。

    吃过饭后,顾忘与赵以诺又坐了很长时间。

    虽然赵父所有事情都交给顾忘负责,可是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是需要两人的协商。

    当所有事情都处理好之后,顾忘与赵以诺起身向赵父赵母告别。

    “伯父伯母,我公司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就不多待了,我会很快把订婚的各种事项整理出来给您二老过目的。”顾忘尊敬地道。

    “好好好,你做事,我们都很放心,那我们也不留你们了,记得常回家看看。”

    赵父慈祥地道,与刚开始见顾忘时的态度判若两人。

    “顾啊,你可要好好照顾我们以诺,不要让她受了什么委屈。”

    赵母仔细地叮嘱,“还有,没事的时候一定多回家,虽然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可是哪怕聊聊天也是可以的。”

    “伯父伯母,你们的我都记住了,我和以诺一定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顾忘一本正经地保证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爸爸妈妈,你们回去吧,我们先走了。”

    赵以诺挥手向爸爸妈妈告别。

    “记得开车慢点。”

    赵母恋恋不舍地挥着手。

    等两人走远后,赵母看着了还在呵呵傻笑的赵父,不满道:“看你乐的,顾刚开始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你这个人呐,真是一点立场都没有。”

    “我那不是给年轻人一点机会嘛,再了,顾确实是很优秀,你不也是满意得合不拢嘴。”

    赵父脸上有点挂不住,几盘棋就被收买,这种事出去也确实不是很光彩。

    赵母懒得理他,白了他一眼,转身向房间内走去。

    赵父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也跟着赵母进去了。

    顾忘与赵以诺开车行驶在路上,后者看着顾忘轻松地道:“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通过了我爸妈的考验,我们以后再也没有什么阻碍啦。”

    顾忘微微一笑:“伯母那个不是考验,而是恨不得直接把女儿送给我,至于伯父嘛。”

    顾忘道这里故意停顿了下来。

    “我爸爸怎么了?我一直就觉得下棋就能讨得他的欢心这件事很不靠谱,难道还有其他原因?”赵以诺忍不住问道。

    “就是因为下棋,不过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下棋一局都没有赢过我,而且我还帮他解决了他一直解决不了的难题。”

    “原来是这样!”

    赵以诺有些明白了,赵父确实视棋如命,能赢过他的人寥寥无几,而能让他一局没赢的人,目前也顾忘了。

    赵以诺撇了撇嘴:“这么我不是被我爸爸卖了。”

    想到父亲因为下棋输了就同意了这门婚事,赵以诺忍不住地想,难道我是充话费送的?

    赵以诺的心情有些郁闷,而顾忘此刻却非常开心,双方家长都同意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顾忘忙完了公司里的事情后,就马上回家与自己的父母商量订婚的事情,显然对这次订婚宴十分的重视。

    最终,他们决定在这个月25号举行订婚仪式。

    没有想要弄得特别隆重,只准备邀请赵家与顾家关系比较近的亲属和一些好友。

    可是顾氏总裁顾忘要订婚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25号一早,就有大批的记者在顾家蹲点,想要了解一些实质性的东西。

    很可惜,他们根本进不进顾家的大门,直到订婚结束,客人都陆陆续续走了,他们才垂头丧气的回去了。

    订婚仪式上,顾忘和赵以诺双方的父母也第一次见面,没有过多的生疏,赵父与顾父因为都喜欢下棋很快就成了好友,而赵母与顾母也对彼此很有好感。

    在双方家长的面前和在场亲朋好友的见证下,顾忘与赵以诺互换了订婚戒指。

    没有过多繁琐的程序,订婚仪式在所有人的祝福下圆满地结束了。

    随后的订婚宴,赵以诺挽着顾忘依次与亲朋好友们敬酒寒暄,在一片温馨但不失热闹的氛围下,开始享受美味的宴席。

    整个宴会期间,赵以诺都带着甜蜜的笑容,从今天起,她不再是顾忘的女朋友,而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他的未婚妻。

    深情地看着顾忘,赵以诺只觉得永远都看不够。

    顾忘,能够与你在一起,所有的痛苦磨难都是值得的。

    赵以诺笑靥如花,欣慰地想着。

    订婚宴很快结束,陆陆续续地送走了宾客后,顾家也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在顾父顾母的极力挽留下,赵以诺的父母今天也没有回z市,而是住在了顾家。

    赵父与顾父这两个相见恨晚的朋友直接去书房下棋去了,而赵母也跟着顾母去商场shopping。

    诺大的客厅,只剩下了赵以诺和顾忘两个人。

    “开心吗?”

    顾忘轻轻地拥着赵以诺,话语里是无尽的温柔。

    “嗯。”

    赵以诺鸟依人的靠在顾忘怀里,“今天是我这辈子以来最高兴的一天。”

    “那这么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呢。”顾忘坏坏地道。

    看到顾忘的坏笑,赵以诺瞬间明白了什么,没好气地道:“你这个家伙,脑子里净是一些坏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