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19 别伤了以诺的心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

    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翻一下,赵以诺看到了一个令她震惊的新闻。

    “神秘三破坏苏氏千金与顾氏总裁感情生活”看到新闻的标题,赵以诺下意识地点了进去。

    看着看着,赵以诺的脸色变得煞白。

    苏菲菲竟然把这件事公布了出去?

    难道这件事真的如她所,是她破坏了她的婚姻,抢走了顾忘吗?要不然她凭什么这么自信的公布这件事情?

    想到这里,赵以诺突然觉得很荒唐,自己天真的以为好不容易终于和顾忘走到了一起,原来这只是一场闹剧,她真的只是一个插足别人感情的三。

    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赵以诺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与心里疼比起来,手上的疼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赵以诺心灰意冷,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逃不出命运的手心,她也得不到属于自己的爱情。

    越是难过的时候,人就越会往坏处想。

    此时的赵以诺,完全忘记了顾忘对自己的好以及顾忘父母怎么交代她并把手镯也传给她的事。

    此时赵以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顾忘,她已经对不起苏菲菲了,现在她是做人唾弃的狐狸精,她累了,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这时她突然听见自己家门口喧闹了起来,接着便响起了敲门声。

    透过猫眼往外面看,赵以诺发现大打量拿着摄影机和话筒的人,

    她知道,那是记者来采访她了。

    赵以诺没有选择给他们开门,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记者们的提问,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内心。

    “赵以诺姐,请问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门外的记者似乎知道赵以诺在里面,不放弃地问道。

    “赵姐,请问您对顾忘先生和苏菲菲姐的婚姻问题是怎么看待的呢?”

    “有人透露您插足了他们之间的感情生活,请问有这回事么?”

    赵以诺站在门后,捂着嘴,泪水无声无息地流下来。

    外面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面对这些直击本心的话,她根本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找不出来。

    顾忘对于这件事现在丝毫不知晓。

    昨晚赵以诺发短信通知他自己临时有事晚上就不回去了,他也没放在心上,此时正在顾氏集团处理事务。

    “叮铃铃”顾忘的私人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自己的父亲顾恒,顾忘赶忙接听了电话。

    “爸,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么?”顾忘。

    “有事么?你现在在哪里呢?”

    电话那头的声音特别的急促。

    “我在公司处理事情,发生什么事了?”

    听出了爸爸话里的着急,顾忘问道。

    “以诺出事了,你居然一点事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照顾人家的!”

    顾恒特别的生气,暴怒道。

    “什么,以诺出事了!”

    顾忘猛地站起来,声音也瞬间不再低沉。

    “你打开电视自己看去吧!”顾恒道。

    “还有,苏菲菲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顾忘,处理好你的烂摊子,千万别伤了以诺的心!”

    “嘟嘟嘟。”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显然顾恒以为顾忘和苏菲菲有着屡不清的关系,对顾忘的所作所为非常生气。

    顾忘连忙去了解,这才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我真该死!

    顾忘暗暗自责,自从赵以诺与自己同~居后,他就撤销了山猫对赵以诺的保护。

    昨天赵以诺没有回来,他也没觉得她会发生什么事。

    要是他提前做了这些事,这种情况也就不会发生了,赵以诺也不会受到伤害。

    以诺现在一定已经知道这些事了吧。

    想到这里,顾忘片刻不停地向赵以诺家里赶去。

    车子停在了赵以诺的家门前,顾忘看到了大批的记者。

    生怕赵以诺受到什么伤害,顾忘下车就要往里走。

    看到来人是顾忘,记者们马上转移了注意力直奔顾忘而来。

    “顾先生,您是来找赵以诺姐的吗,请问您和赵姐是什么关系呢?”

    “顾先生,您和苏菲菲姐已经订婚这件事是否属实,您又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顾忘被记者团团围住,没办法只好开口道:“你们先让一下,这件事只是一个误会,稍后顾氏集团会召开新闻发布会,一切真相都会水落石出的。”

    没有与记者过多的纠缠,顾忘直接挤过了人群,来到了门前:“以诺,你开下门,是我。”

    门很快被打开了,顾忘闪身进去后又直接把门关上。

    “以诺你没事吧。”

    顾忘来到赵以诺身边关切地问道。

    “你不去找你的未婚妻,来我这里干什么。”

    赵以诺冷冷地道,看都没看顾忘一眼。

    顾忘知道她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以诺你听我,这些都是误会,我和苏菲菲并没有订过婚,她也从来都不是我的女朋友。”

    “你还想骗我吗?不是你的女朋友为什么要搞出这件事?我只是一个平凡人家的女儿,配不上你顾总裁,别再折磨我了,你走吧!”

    赵以诺大声道,眼里充满了泪水。

    看着赵以诺梨花带雨的模样,顾忘心疼极了,他一把将赵以诺抱在怀里。

    “放开我!你放开我!”

    赵以诺挣扎着,用力地拍打着顾忘。

    顾忘一动也没动,只是抱得更紧了。

    赵以诺挣扎了一会,发现根本没有用,也不再反抗,任由顾忘抱着,只是还在低声地抽泣着。

    “以诺,请你相信我好吗,我爱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身份。我父母也是一样,他们没有门户之见的。你忘记了他们二老过的话了吗,我们要相互照顾一直好好生活啊!”

    顾忘心疼地抱着赵以诺,她的哭泣声让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顾忘的怀抱总是有令赵以诺心安的力量,顾忘父母叮嘱他们,并把手镯交给她的画面浮上眼前。

    赵以诺开始冷静下来,认真地考虑这件事。

    她起初也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只是后来的事情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认真的想了想后,赵以诺觉得自己是有些孩子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