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忘番外12 心里的人只有他
    此时的赵以诺,正和凌辰在机场等待登机。

    看到手机上的陌生号码,赵以诺很困惑,自己新换的手机号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个号码会是谁呢?

    “喂,你好。”

    赵以诺还是接通了电话。

    “以诺,是我顾忘!你现在在哪里?”

    终于听到了赵以诺的声音,顾忘惊喜若狂。

    一听是顾忘,赵以诺愣住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号码呢?

    “顾忘,我马上就要走了,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希望你会幸福。不,你一定要幸福。”

    赵以诺强忍着不让自己落泪,她一直命令自己恨他,可听到他的声音,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永远离开他了,她的心还是会钻心的痛。

    “不,以诺,只有你能给我幸福,你在机场等着我,我求你不要走!”顾忘苦苦哀求。

    赵以诺终于抑制不住眼眶的泪水。

    这一幕和几年前是多么的类似啊,他像几年前一样苦苦地哀求自己,请求自己不要离开。

    而她仍然深爱他,却还是要无情地离开他。

    “顾忘,这是命,我们都抗拒不了的!”

    赵以诺哭出了声,她又尝到了这种心脏被撕裂的滋味,甚至连呼吸都是一种奢侈。

    “以诺,我就快要到了,你等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接着是车辆相撞的巨响,然后便没了声音。

    “顾忘!顾忘!”

    赵以诺声音里充满着恐惧,“顾忘你快回答我啊!你怎么了?你话啊!”

    顾忘没有回应她,赵以诺愣在那里,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以诺,以诺你没事吧!”

    凌辰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充满了苦涩。

    “以诺,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我们该登机了。”凌辰提醒道。

    赵以诺终于回过神来:“不,不!凌辰,顾忘他出事,我要去看他!我必须要去看他!”

    “那我怎么办?美国你也不去了吗?”凌辰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对不起凌辰,我不能和你走。我放不下他,我心里的人只有他啊!”

    赵以诺终于不再逃避,对凌辰,也对自己。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可是我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其他的人了。对不起,我可能去不了美国了,哪怕看不了我的病,我也要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凌辰轻叹了一口气,不管他怎样努力,他还是走不进赵以诺的心里。

    “就算她跟着自己走了,心也会留在顾忘身边吧。”

    凌辰这样想着,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

    没有太多的犹豫,凌辰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微笑着对赵以诺:“没关系的以诺,几年前我就知道你的心里住着一个人,只是我以为我可以取代他。现在看来,我还是差太多了。祝你们可以幸福。”

    凌辰完,对赵以诺洒脱一笑:“以诺,原谅我骗了你,你的病早已经不必再复查了。希望再次见面,我们还是好朋友。我走了。”

    深深地看了赵以诺一眼,凌辰不再有一丝眷恋,大步朝登机口走去。

    送走了凌辰,赵以诺急不可耐地往机场外跑,心里疯狂地呐喊着:“顾忘,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就在顾忘发生车祸的第一时间,就有好心人拨通了z市中心医院的电话,不久之后救护车赶来,接走了还在昏迷中的顾忘以及货车司机。

    车祸发生时顾忘正在急速行驶,由于打着电话再加上心急,没有注意到拐弯处匀速驶来货车,两个车当场撞在一块。

    好在当时顾忘反应迅速紧急刹车,他的座驾兰博基尼性能实在太好,而且又被车内弹出的紧急气囊阻挡了一下,所以顾忘并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赵以诺出了机场后马上拦住了一辆计程车。

    “师傅,您知道刚才发生了一场车祸吗?”

    由于顾忘的手机打不通,赵以诺无奈之下只好问计程车司机。

    “我刚才听了,就在离这里很近的南环公路。”

    “那麻烦你赶快带我过去。”

    赵以诺终于不再像没头苍蝇一般盲目寻找了。

    “姑娘,出车祸的人已经被救护车救走了。”司机道。

    “去哪个医院您知道吗?”

    “市中心医院,我带你过去吧,姑娘。”

    “谢谢您。”

    一路无话,赵以诺赶到了市中心医院。

    跑到医院前台,赵以诺焦急地问道:“请问刚才发生车祸的人现在在哪里?”

    “刚送过来的两个人都在四楼的重症监护室。”

    “谢谢。”

    得知了具体的消息,立马向四楼跑去。

    一间一间地寻找,赵以诺终于发现了顾忘躺在病床上的身影,直接就要推门进去。

    “这位姐,请问您认识这位先生吗。”一个医生从旁边走过来。

    “我认识!医生,他怎么样了?”

    赵以诺一把抓住医生的胳膊,慌道。

    “请问你是这位先生的家属吗?”

    “我……我是他朋友。”

    赵以诺又问了一遍,“他到底怎么样了啊?”

    “哎。”

    医生一声轻叹,却像重锤一般砸在赵以诺的心头,难道顾忘他?

    不敢接着往下想,赵以诺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他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点轻伤,还有一点轻微的脑震荡。”

    医生慢悠悠地完了剩下的话。

    什么?

    赵以诺一愣,没事?没事你叹什么气!

    赵以诺气得想骂娘,咬着牙道:“那您在叹什么气呢?”

    “他是没事,另一个人就不好了”医生。

    “这位姐,既然您是这位先生的朋友,那请你先把住院手续办好,然后联系病人的亲属吧。”

    “好,我这就去。”

    得知顾忘没什么大事,赵以诺再也没有之前的惊慌,心情大好地去楼下办理住院手续。

    办理完手续,赵以诺直接走进了顾忘的病房。

    赵以诺仔仔细细地检查了顾忘的身体,确认他只有一些轻微的擦伤之后,这才放下心来,坐在了顾忘的床前。

    顾忘还没有醒过来。看着顾忘苍白的脸颊,赵以诺心中一痛。

    要不是因为自己,顾忘也不会这样了,赵以诺暗暗地自责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