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61 不方便说
    “嗯,谢谢你了。”

    着林沫沫从二丫手中接过了手机,看起了上面邮箱发来的那人的资料,不看还好,一看,林沫沫不由地吸了口凉气。

    xx集团的总经理,不简单,绝对不简单,而且这个集团还是五大家族里面的,如果这个人真的愿意帮自己,拿自己查明真相的困难肯定会大大地降低,毕竟人家手里的人脉不是林沫沫这样的记者可以比拟的。

    二丫看着林沫沫激动的脸颊和淡淡的笑容,嘴角不由地勾上一个弧度,随即朝着林沫沫道:“沫沫姐,我约了这个人一起吃晚饭,具体情况你也给他,早一点让他下手,不定就能早一天查明真相呢。”

    林沫沫看着笑对自己的二丫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眸中流露出淡淡的泪光,她真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是二丫帮了自己的大忙,她心里感动极了,她可以看出,二丫对她的事情还是很用心的。

    她紧紧地抓住了二丫的手,千言万语只化作了几个字:“谢谢你,二丫!”

    二丫笑着拉起了林沫沫的手,故作轻松地了一句:“我们是姐妹么!”随即拉着林沫沫走了出去。

    二丫将见面地点设在了咖啡厅,将林沫沫送过去后,二丫独自一人走了出来,她要先见这个人,交代一些事情,万一当着林沫沫的面漏了嘴,那可就糟糕了。

    二丫是知道的,要是林沫沫知道这个人是顾以寒找来的,肯定不会让他帮自己的忙的,林沫沫就是如此的倔强,任谁也服不了的。

    林沫沫坐在咖啡店靠窗的座位上,她紧紧抱着自己怀里的手提包,不断地在寻找着什么人,时不时看下手表,又将手放下,紧抿着唇。

    二丫突然告诉她关于她母亲的事,她那边或许有人可以帮忙查查,她高兴得不行。

    母亲的是已经搁置了那么久没有一点线索,她这个当女儿的不免会有些挫败感,总感觉对不起自己的母亲。

    母亲将她从带大,她却连查出母亲当年死因让母亲瞑目都做不到。不过还好,还好有了二丫帮忙,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也不敢想自己会做什么。

    “沫沫姐!”

    听到熟悉的声音,搅弄勺子的手突然一停。

    林沫沫抬头顺着声音看去,正看见窗外跟她挥手的二丫,在她身后跟着一个带着黑色口罩的男人。

    她笑着跟他们挥挥手,随后又叫来服务员点了两杯卡布奇诺。在等着咖啡上来的间段,二丫风风火火地拉着那男人进来,来到林沫沫早就选好的位置坐下。

    二丫紧凑着坐在林沫沫身边,恰逢林沫沫点的那两杯卡布奇诺上来,伸手接过一杯,道了一声谢谢就喝了一大口,被烫得泪汪汪看着林沫沫。

    “嘶——好烫!”

    她吐着舌头扇风,把林沫沫笑得不行,好一会才缓过来。

    等她喘好气,才跟林沫沫介绍了坐在她们地面的男人,“对了沫沫姐,忘了介绍,这位是我哥的朋友,他挺厉害的,之前我托我哥,拜托他帮忙查查你母亲那件事,本来也就是试试,没想到他真的查出来一点东西。”

    听到关于母亲的事有了些眉目,林沫沫有些激动,立即对那个男人道谢,“真的很谢谢你先生,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你是二丫的朋友,应该的。”

    桌上卡布奇诺的热气丝丝缕缕,那男人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动也不动,连咖啡的杯子都没端起过。

    “那先生你叫什么名字,往后……”

    林沫沫不由地有些尴尬,因为那份资料上并没有此人的名字,现在她找人家办事,却不知道人家的名字,起来不是太可笑了?

    没想到的是,林沫沫的询问却遭到了对方的冷淡阻止。

    “身份特殊,不方便。”

    林沫沫悻悻而归,既然对方都到这份上,她再追问就有点不合适了,于是就略过了这个话题。

    没了话题,气氛有点尴尬,二丫皱皱眉,突然想到手机里的邮件,连忙掏出手机来给了林沫沫,“瞧我这脑袋,差点都忘了。沫沫姐,这是现在查到的一点资料,你先看看。”

    林沫沫接过手机,点开邮件看着里面字,激动得竟有些想哭。

    从回来一直到现在,她一直愁苦不堪的事终于有了线索,如此这样,怕是不久以后母亲的死因也会水落石出。

    她向下看着一行行的字,里面的让她的拿着手机的手渐渐握紧。

    迷~幻药物……

    怪不得一直好好的母亲当时的情绪失控,原来……

    二丫看着林沫沫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顿时有种做错事的感觉。不过这都是顾总吩咐的,人哭了可不关她的事啊!不过看林沫沫这样子,怕是接受不了真正的真相,她所看到的,不过是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冰山一角。

    安可惠这个女人做的事,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林沫沫迅速平复了下心情,把手机还给了二丫,十分有礼貌的向对面的男人再次道了谢,“先生,真的很感谢你做的这些,我林沫沫没什么可报答的,如果以后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会帮。”

    “不必要。”

    男人站起来,黑色的眼睛看了她一眼,“你该谢的不是我。”

    “什么?”

    店外汽车的鸣笛声正好盖过了男人的声音,林沫沫根本没有听清。

    “没什么。”

    又是平平淡淡地回答,男人站起身,离开了咖啡店。

    “什么人啊。”

    二丫撇撇嘴,声嘟囔,还好这人话不多,不然她还真怕到时候穿了帮,坏了顾总的大事。

    不过一旁的林沫沫可没想那么多,母亲的事有了出路,她也能放宽心一阵子了。

    “沫沫姐,怎么样?”

    二丫凑上来贴着林沫沫的肩膀问道,“有没有点用?”

    “嗯,虽然不是太详细,但是足够了。真的很谢谢你,还有你哥哥那位朋友。”

    林沫沫长出一口气,“这下可以安心一段时间了。”

    二丫点点头:“嗯,那就好。”

    随即二丫和林沫沫回到公司分配的那所房子,二丫趁着林沫沫洗漱的功夫,赶紧给顾以寒打了电话:“顾总,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让沫沫姐见了那人还有资料件……对,没有提及您,您放心就好……嗯,其他没什么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