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40 母亲的日记
    顾以寒猛地朝着外面大声喊道:“备车!”

    话音未落,顾以寒就像脱缰的野马,一下子冲出去了。

    他因为诸多原因,竟然没有想起林沫沫亲生母亲留给她的祖屋,正如秦宇所分析,顾以寒相信林沫沫一定在那里,这是顾以寒找到林沫沫的最大希望。

    如黑夜中的一息烛焰,将顾以寒的内心再次照亮。

    “沫沫等我!”

    顾以寒咬着牙意味深长地道。

    而此时的林沫沫倏然不知顾以寒此时此刻已经朝着自己奔了过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在祖屋的八仙桌上看着书,一个不经意,林沫沫将桌上的茶杯打翻在地,摔了了粉碎。

    林沫沫摇了摇头,随即波澜不惊的放下了手中的书本,起身拿了工具,打扫了一下。

    嗯?

    林沫沫在打扫的时候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八仙桌的桌面下面,漏出了张纸,看起来像是一本书,又像是报纸。

    林沫沫不由地俯下~身子,用手向那里摸去。

    “嗯,就在这。”

    林沫沫自言自语,着便从八仙桌下方抽出了一个泛黄的本子,看起来都很有年头,充满了年代感。

    林沫沫不由地惊奇,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八仙桌的下面,明显是被人藏起来的,可是又是谁藏起来的呢?

    一连串的问题充斥着林沫沫的脑海,随即林沫沫郑重地将手上的笔记本拿了起来,连未处理完的茶杯碎片她都不管不顾了,迫不急待地坐在了太师椅上看了起来。

    某年某月某日,今天我的女儿诞生了,她很好,没有疾病,看着凌天抱着女儿笑得模样,我想到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沫沫。

    林沫沫看了之后不由地心惊,这,这是母亲写的日记?

    日期正好是自己出生的那天,凌天自然是指叶凌天了。

    林沫沫吞了吞口水,接着看了下去。

    某年某月某日,我的沫沫今天有些发烧,我陪在她身边看着她入睡,希望她可以快点好起来。

    某年某月某日,我的沫沫今天……

    这都是一些繁琐事,林沫沫的亲生母亲一点一滴地记录下来。

    林沫沫此时觉得这本日记有些厚重,总觉得沉甸甸的,她知道这是母亲对自己的爱。

    “真是没想到,原来母亲是这般的善良。”

    林沫沫脑海之中不由地勾勒出一个温柔女人的样子,长发及腰,站在微风中,荣辱不惊,任凭微风从自己的脸颊吹过。

    母亲以前也定然是个大美人,只要心好的人,长相肯定不会差,林沫沫这样想着。

    “某年某月某日,今天去了医院,确定了,我怀了一个男孩子,终于能够为凌天家添了个男丁。”

    “某年某月某日,今天凌天喝得酩酊大醉,回了家,身上有一股强烈的女士香水的味道,在我为他解衣的时候,发现在他的肩上有一个红唇印记,我知道他应该是在外面找女人了,这几日里总是早出晚归的。”

    “某年某月某日,凌天今晚又没有回来,连续三天了,只是打了个电话,是工作,我想他一定是找那个女人去了。”

    林沫沫看到这里,心中不由地来气,虽然叶凌天是林沫沫的亲生父亲,可林沫沫根本就不承认这个所谓的父亲,她可没有这么绝情的父亲。

    “叶凌天,你真是厉害啊,趁着母亲怀孕,你竟然在外面搞破鞋,你算什么男人?你算什么父亲?”

    林沫沫气愤至极,这简直是对母亲太不公平了,如果她是她的母亲,肯定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家了,不,在离开之前也肯定要教训一下叶凌天。

    “我的孩子真是可爱,眉宇像我,脸型像凌天,将来一定是个文青,凌天也是大悦,给他取了名字,叫叶文宇。”

    林沫沫点点头,这是弟弟出生了。

    当林沫沫再向下看时,心中一下子怒火四起,咬牙切齿地道:“哼!叶凌天你真是可以啊,幸好我没认你这个父亲,真是太无情了,我母亲跟你受了那么多苦,你竟然这样对她!”

    在林沫沫正看着那张泛黄的纸上,写着:今天我没有在家住,带着沫沫出来了,凌天带了个女人回去,眼不见心不烦,在此之后我会好好跟凌天谈谈,希望一切如初,我想给沫沫和文宇一个幸福的家庭。

    这样的话让林沫沫看见了,林沫沫怎么可能不气,林沫沫平定了一下内心,让自己的狂暴尽量收缩,不发泄出来。

    良久,林沫沫才缓了过来,接着看了下去。

    “我跟凌天谈了,我也看出他的意思了,他不想让那个女人离开,为了孩子我也不能离开,希望凌天可以迷途知返。”

    “那个女人竟然当着凌天的面,逼着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的孩子还,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失去父亲,我忍了。只是让我寒心的是凌天竟然在一边一言不发,看来我们两个是真的没有感情了。”

    当林沫沫再次翻开下一页时,发现这张纸有些不同,褶皱的厉害,像是被水浸湿过的,而且字数并不多,却充斥着水印。

    林沫沫不由地将笔记本拿近了些,这才看清上面所写:沫沫丢了,我的沫沫丢了,是那个女人,她竟然丢了我的孩子,我要把孩子找回来,我不能让沫沫成为孤儿,我记得沫沫身上是有吊牌的,写着她的名字,还有我的手机号,希望有心人将她送回来。

    林沫沫气得咬紧牙关,从这些水印还有褶皱她就可以知道,母亲当时是多么的自责和伤心,虽然日记里并没有写到,但是林沫沫对此却是深有体会的,作为一个母亲丢了孩子,心中是怎样的难过和绝望,她都知道,母亲那日不知流了多少泪呢。

    “那个女人竟然又想害我的文宇,怎么可能?我是不会让她得逞的。”

    “凌天竟然相信那个女人的话,逼着我吃药,我无话可,但是我的孩子我要照看,凌天为什么这些权利你也不给我。”

    “我这几天隐隐觉得那个女人给我吃的药里面有问题,我无缘无故地会觉得胸口发闷,而且晚上失眠,她要对我下手吗?”

    “文宇,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弄疼你了。”

    林沫沫皱了皱眉头,随即想通了,想来是弟弟在做什么受了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