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37 会有人比我更爱他
    不过明明是离开了,本应该解脱她却觉得异常的难过,就像刚刚打开尘封的大门,踏进这间房子的时候,心情微妙不言而喻。

    总而言之就是格外的复杂。

    “一切,就这么结束吧。”

    她抬头透过窗户仰望湛蓝的天空,轻声道。

    一切开始的那么奇妙,让她和顾以寒的感情发展得理所当然,又结束得理所当然。

    即使她不愿承认自己是一只下不了蛋的母鸡,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身体上所受过的那些严重的创伤。

    顾以寒那样的人,值得更好的女人来配,不应该是她这样的。

    她觉得住在这里很好,没有别人的打扰,回到了自己最原本的家,心情也就慢慢地沉淀下来。

    “妈妈,我想你那时候应该很后悔把我弄丢吧,不过现在也好,我回来了,不用辛苦您这么多年忙忙碌碌寻找了。”

    顾以寒站在原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腕表,不由地着急,额头上已有汗珠溢出,现在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时了,可是林沫沫并没有出现,明什么?明林沫沫并没有打算出国,可是她又会去了哪里?

    顾以寒此时脑袋一阵生疼,双手不由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昨晚他没有休息好,今天又忙着公务,现在跑出来找林沫沫,从昨晚到现在一点食都没进。

    “去高速路口”。

    顾以寒朝着自己的心腹摆了摆手,咬了咬牙开口道。

    “寒,你也要多注意身体,这样是不行的,这件事情就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吧,公司现在也是风起云涌的,需要你坐场。”

    顾以寒的司机正是跟着顾以寒父亲打拼多年的老人了,这么多人里面恐怕也只有他敢这样跟顾以寒话了。

    “柳叔,我知道了。”

    顾以寒沉声应到,他现在才懒得理会什么公司,他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找到林沫沫,付出任何代价他都愿意。

    柳叔不由地叹了口气,还是按照顾以寒所,将车子开向了高速路口。

    林沫沫此时已经到了母亲留给自己的祖宅之中,她推开了古式带着年代气息的房门,不由地感叹,这就像命中注定一样,该回来还是要回来的。

    “姐,我把东西给你放到哪里?”

    出租车司机也跟了进来,他因为看林沫沫脸色苍白,一个人背着包,还捧着婚纱,很不方便,便好心地给林沫沫送了一下。

    “来给我吧,真是谢谢你了。”

    林沫沫笑着回答道,随即从司机师傅手中接过了背包。

    “客气了,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我刚在村口看到两个人,不定还能拉个活呢。”

    “那您慢走。”

    着,林沫沫送司机出去,看着司机离去的背影,林沫沫不由地感叹道:“世上还是好人多。”

    屋子里的东西基本都是木质,给人一种朴实的感觉,林沫沫很喜欢。

    又是一个时,顾以寒依旧没有找到林沫沫的踪迹,他心里有些慌了,这最有可能的两个地方沫沫都没有去,那么她会去哪呢?

    林家自己早就派人去了,林家父母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儿。林晚晚?他也打电话问过了,也没消息,叶家就更不可能了,可是到底是去了哪呢?

    然而就在顾以寒愁眉莫展的时候,顾以寒的一名心腹,一阵跑,跑到了顾以寒的面前,表情有些严肃:“顾总,您让我们查的消息已经有结果了,唐允,我们确定就在b市,现在我们锁定了三个地方,您看……”

    顾以寒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眉头颦蹙起来,强大的气场一下子震慑住了向他汇报事情的人。

    如果不是唐允和叶倩,沫沫又怎么可能流产?自己从未见过面得儿子又怎么会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沫沫此时此刻又怎么可能失踪?

    顾以寒的恨意不由地燃了起来,将其一点一点地吞噬。

    “给我抓起来,我要将二人活着塑成雕像,跪下道歉!”

    顾以寒双眼通红,充满了血丝,朝着自己的那位心腹,压声喝道。

    心腹心中一寒,不由地吸了口凉气,看来这次顾以寒真的是动了怒。

    以前顾以寒要是对付谁,肯定会找出一些违法的行为,然后扩大化,交给警察处理,现在这个社会,有钱人有几个没做过亏心事的。

    “是!”

    心腹最终还是应了一声。

    然而就在顾以寒的心腹准备按照吩咐去办的时候,顾以寒再次发声:“等等!”

    心腹连忙回头,看向了顾以寒。

    “你下去吧,让那些人也撤回来,至于唐允,叶倩的事情就先放着吧!”

    顾以寒双眼微眯,嘴角带着一丝狡诈。

    顾以寒并不是不打算对付唐允和叶倩了,害得他妻离子散的,他怎么可能放过二人。他只是觉得那样对她们太简单了,他要慢慢地折磨着二人,要他们痛不欲生!

    一念至此,顾以寒心中便下了决定。

    此时的林沫沫气喘吁吁地坐在太师椅上,刚刚她便是将房间打扫了一下,而在八仙桌的正中间,放着一个木牌,正是她母亲的灵位。

    “妈……”

    林沫沫看着母亲的灵位,长长地叫了一声,这才继续道:“妈,我回来了,我其实早该回来陪陪您的,要是早回来,断得绝情一些,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模样了。”

    林沫沫不由地叹了一声,正式结婚以后,顾以寒完全将心思放在了她一个人身上,对她宠爱有加,让她对顾以寒的爱更深了几分,偏偏就是在一切这么美好的时候,自己失去了一切。

    “妈,你我这样有没有错?顾以寒他会不会心里很难受,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堕~落?”

    林沫沫心中沉闷着一口气,始终是吐不出来,那是对顾以寒的爱,太沉,太沉。

    “我想也没事吧,上次他也挺过来了,还爱上了我,肯定还会有一个女孩像我当初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很爱很爱他。”

    林沫沫冷不丁地轻笑一声:“呵,妈,你那个女孩多幸运啊,可以得到顾以寒的所有爱,只是不知道像叶倩这种人会不会再次出现,害了这个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