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35 走了
    “是,林姐自己出的院,没办出院手续,她想要回家看看,可是回来之后,她将我锁在了房间,便离开了。”

    二丫听出了顾以寒话语中的愤怒,但还是硬着头皮如实地交代着一切。

    “你什么?你再给我一遍!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给我汇报,你是怎么做保镖的!”顾以寒十分失态地道。

    可是,换做是谁,谁会平静下来,自己的妻子,最爱的女人,因为自己被别人算计了,流产了,而且终生不能生育,现在更是人都消失了,万一做出什么傻事来,那岂不是要让顾以寒自责一辈子?

    “我……”

    二丫知道顾以寒可能是太忙了,根本没有看自己发的短信,而且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她的不对,如果林沫沫出院的时候她就跟顾以寒汇报的话,林沫沫现在就不会儿走了。

    “你现在在哪?沫沫是朝哪个方向去了?”

    顾以寒现在根本没时间计较二丫对错的问题,直接问到了关键,如果知道林沫沫去了哪里,自然能找到林沫沫。

    然而,事与愿违,二丫一脸无力地道:“我现在在您的别墅门口,夫人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顾以寒听到以后直接挂了电话,随即打给了自己的心腹,情绪激动地道:“给我立刻封锁全城,联系各个警察局的,让他们派人封路,给我一个地方一辆车地挨个给我找,如果找不到林沫沫,你们所有人都给我下岗!”

    挂了电话后的顾以寒,连外套都顾不得穿,就径直跑了出去,他要去找二丫,了解一下情况。

    他心中此时此刻有一千一万个后悔,自己不好好陪着林沫沫,来公司干吗!

    其实这件事情并不能怪顾以寒,因为叶倩的一番大动作以后,胜天集团存在很多危险。

    如果不及时得到解决,后果会很严重,跌出五大家族也不是没有可能,再加上他要为林沫沫报仇,自然要去办公室安排。

    而此时的林沫沫坐在车上,透过窗子看着外面逐渐远去的大树,不由地落泪。

    看到外面有着自己熟悉的火锅店,极沫沫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指,指了过去,却是不停地颤抖。

    她现在不能再怀孕了,也不能再当妈妈了,这个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狠狠地砸在她的头上,让她魂飞魄散。

    她是爱顾以寒的,很爱很爱,但是,就是因为这份深沉的爱意,她见不得顾以寒就这样跟她一辈子绑在一起,一辈子没有孩子!

    他,那么骄傲,怎么可能一辈子孤老,没有一个孩子,来继承他的事业,他的一切。

    然而,她并不能满足他的这个要求,不能给他生孩子,不能让他未来的人生路圆满,也不能跟他白头到老,子孙绕膝。

    泪,顺着她白皙精致的脸颊就流了下来。

    路边的绿荫下,隐约倒影着她那个和顾以寒幸福过着日子的女人的背影朝着现在的悲凉的她挥手道别。

    要什么事情是最悲伤的,那一定是明明爱着一个人,但是却不能陪着她一起到老吧。

    顾以寒火急火燎地赶回了自己的别墅,心中有一些不好的预感,沫沫,千万不要出事儿,我马上就来。

    等到顾以寒到了的时候,二丫连忙凑了上去。

    “顾总……”

    二丫随后如实地将刚刚的情节了一遍,包括最后那句你多保重,现在二丫想想,这应该本来就是林沫沫给顾以寒的吧。

    顾以寒听完了二丫所,立刻朝着屋内冲了进去,他不敢相信林沫沫走了,仿佛林沫沫还在屋内等着自己。

    然而,事实总是让人失望的,就连这位华国第一总裁也是一样。

    顾以寒并没有看到林沫沫那婀娜的身姿,也没有傻白甜的笑容,有的只是这满满的空。

    顾以寒一下子就像是失去了支撑自己的力气一样整个人瘫软下来,世间真情最伤人,顾以寒自然也不例外。

    顾以寒知道,林沫沫不想拖累自己,即使两个人在一起再相爱没有孩子也是遗憾多多的,自己这样的人,不应该让自己的人生有遗憾。

    恍惚顾以寒看见了林沫沫吃力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朝着自己道:“顾以寒,再见了,或许是,再也不见。”

    沫沫,你错了!

    你不知道,对于我来,最大的缺陷不是没有孩子,而是没有她,失去了爱,那么其他的东西也不能够什么圆满了。

    想着顾以寒的眼睛一点点的浸湿,原来他也是会哭的。

    顾以寒一个抬眸,猛然间发现客厅茶几上被收拾了一番,自己放的酒杯已经不见了,却有着一份类似文件的东西放在茶几的正中心,很是刺眼。

    顾以寒随即走了过去,一下子便看到了上面写的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随即他扶下~身子,摸着协议书上冰凉的触感,他便知道,林沫沫,是真的走了。

    “沫沫,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他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已经带了一点哽咽,自己都察觉不出来的哽咽。

    那张离婚协议书被他一点点撕碎,然后扔到垃圾桶里。

    “林沫沫,我是不会离婚的,要这么容易离婚,我就不是顾以寒了。”他喃喃道。

    他会找到沫沫,然后跟她明自己的心理,然后继续相爱下去的。

    二丫此时看到顾以寒的表现,她的内心之中不由地自责起来,直到此时她都不明白林沫沫为什么要走,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林沫沫流产的事情。

    正在二丫举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以寒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在这个落针可闻的客厅之中,她的铃声像是一道炸雷,充斥着每个人的耳膜。

    二丫连忙掏出了手机,准备挂掉的时候,看了一眼来人的电话,竟然是传媒公司打给自己的,可是自己根本就是顾以寒派去保护林沫沫,所以根本没有任务可言,那么为什么公司的主编会给自己打电话?难道?

    二丫想到这里,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选择了接通电话。

    “喂,你是二丫姐吗?”

    “对,我是。”

    二丫有些尴尬地道,因为整个客厅就只有她一个人在话。

    “奥,林姐让我将她在公司分配的那所房子交给你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空,过来拿下钥匙。”

    “谁?林姐?林沫沫姐吗?”

    二丫呼吸有些急促地问道,是的话,不定可以有线索找到林沫沫。

    听到林沫沫这三个字,顾以寒眼神之中不由地闪过一抹精光。

    “是的。”

    “那你现在能不能联系到她?”

    “这个不好意思,她是二十分钟前打给我的,当我再打过去以后就关机了。”

    “奥,谢谢。”

    得到否定回答的二丫不由地皱了皱眉,垂头丧气地挂了电话。

    看到顾以寒询问的目光时,她如实地完了一切。

    二丫真的没想到,林沫沫竟然在临走之前想着自己没有房子住,为自己找了套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