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34 念想
    “去我房间。”

    林沫沫柔弱地开口,朝着二丫道。

    二丫听到以后,连连点头,随即扶着林沫沫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林沫沫刚打开房门,就不由得驻足,要最熟悉不过的还是这里的味道,很沉,很迷人。

    林沫沫随后将二丫松开,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随即看了看二丫,轻声地道:“你先走吧,姐姐休息会儿。”

    二丫紧紧跟在林沫沫的身后,听到林沫沫所,欲言又止,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好,有什么事,你叫我一声。”

    因为二丫此时就住在林沫沫所在的别墅中,只隔着房间,林沫沫只需要轻轻喊上一声,她便可以听到。

    二丫刚走到门口,林沫沫脆弱的声音便再次响起:“你,你先不要告诉以寒我回来的事情,我会随后跟他。”

    二丫顿了顿,答应下来,随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后的她总感觉林沫沫今天很是奇怪,在想要不要给顾以寒汇报一下。

    想了片刻以后,她还是拿起了自己的电话,顾以寒发了一条信息:夫人回家了。

    发了以后她才松了口气,今天的林沫沫确实太有古怪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她怎么跟顾以寒交代。

    林沫沫待二丫离开以后,走到床头柜前,拉开了最下面的抽屉,用从最底部抽出来一份文件,上面写着五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呵,呵呵呵。”林沫沫不由地笑了起来。

    这是早在以前,她和顾以寒刚刚拿证的时候准备的,没想到现在倒是用上了,造化弄人啊,本来林沫沫都以为自己就可以这样和顾以寒长厢厮守,直到满头白发,没想到最终还是回到了起点。

    “没事的,也许这是老天这是跟我开了个玩笑也不准。”

    林沫沫笑着安慰着自己,可是她已泪湿眼眶。

    “不是我,你能不能别这么垂头丧气的?看着让我都烦!”

    林沫沫咬着牙关,朝着镜子中的自己道。

    随后林沫沫将那份离婚协议书放到了客厅的桌子上,字,她早在半年前就签好了。

    她不紧不慢地走到衣橱,拉开衣柜,随便拿出两身衣服,装进了自己的双肩背包。

    她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双肩背包,自言自语道:“老朋友,最后你要劳驾你一次。”

    这个双肩背包是林沫沫工作的时候买的,她陪着林沫沫走过了曲折坎坷的记者之路,当然它也见证了顾以寒的冷漠,和慢慢的回温,到最后将林沫沫宠上了天。

    当她转身的时候,看到一件洁白的婚纱在衣柜中挂着,也许是从结婚后一直在没穿过的原因,看起来不大有喜庆之意,反而带着一点的悲凉,好似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妃子。

    林沫沫不由地眨眨眼,将婚纱轻轻取下,放到了自己的怀中。

    “我带你一起走。”

    这是顾以寒找人为林沫沫精心设计的,也是她穿过的唯一婚纱,而且也会是这辈子的唯一。

    就这样林沫沫捧着婚纱,背着双肩背包,走了出来。

    她发了短信给司机想来很快就到了。

    林沫沫看了看二丫关闭着的房门,心中有着顾虑,自己走了,二丫住哪?二丫的汉语怎么办?

    她想了想还是朝着二丫的房间走去。

    林沫沫低头看着门上的钥匙,扭了起来。

    二丫听到声音以后,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可惜,已经迟了。

    当她扭门把手的时候,便发现,门已经在外面被锁死了。

    “沫沫姐,是你吗?你怎么把我锁起来了?”二丫大声地喊道。

    凭借她的警觉性,有人进来她不可能不知道,但是现在自己却被锁起来了,只能明一点,门是林沫沫锁的,可是,为什么啊?

    二丫有点想不明白林沫沫为什么要将自己锁起来。

    林沫沫听到了二丫的呼喊,不过她并未理会。

    “沫沫姐,快给我开门啊,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好了,也许还有解决的办法呢?”

    二丫接着大声喊道,随即从房里开始四处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钥匙之类。

    “真的吗?”

    听到二丫喊得,林沫沫不由地有一些恍惚,不过很快她在内心之中就将其否定了,怎么可能?就连顾以寒都没有办法了,一脸的无奈,自己又何必在做白日梦呢?

    “你多保重!”

    林沫沫朝着房内的二丫沉声道,随即捧着婚纱,转身离去。

    “沫沫姐,沫沫姐,你开门啊。”

    “快开门啊,沫沫姐!”

    二丫大声呼喊两声以后并没有听到林沫沫的回答,心里不由地着急,随即她听到咔嗒一声。

    难道?

    二丫心中想着,就快步跑到了窗边,打开了窗户,随即一个缓冲,双腿收缩,直接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二丫一个侧滚翻向前翻去,脚腕一阵生疼,不过此时的她已经顾不得了,咬了咬牙,强迫着让自己的身体协调一些,不倒下。

    “沫沫姐!”

    二丫从别墅的一侧转了出来,朝着别墅的大门喊道。

    然而二丫并未听到林沫沫的答复,到她彻底从别墅后走出来的时候,望见的只有愈行愈远的绿色出租车,还在飘荡在空气中的诸多灰尘。

    二丫有些茫然,不明白林沫沫为什么这样做?她不是很爱顾以寒吗?为什么一声不吭地就走了?难道在中国都是这样吗?

    离别不再见。

    “喂,顾总?”

    二丫很快从恍惚之中走了出来,连忙拿出手机,打给了顾以寒。

    “嗯,找我什么事?”

    顾以寒此时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山似的文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我给您发的短信您没收到?”

    二丫有些吃惊地问道,怎么今天老板和沫沫姐都这么奇怪?

    “奥,你直接什么事情。”

    顾以寒随后问道,心中想着是不是林沫沫醒了?

    “老板,夫人她……她醒了……”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不待二丫完,顾以寒便直接道,同时扔下了手中的文件。

    “等等,老板,等等,我还没完。”

    二丫听老板的语气是要挂了电话,赶往医院,随即连忙道。

    “你。”

    顾以寒有一丝不耐烦地道,失去孩子的他心情同样不好,要不是顾以寒克制力强,恐怕早发飙了。

    “林姐她出院了。”

    “什么?出院了?简直是在胡闹,是谁办的出院手续,让他滚过来见我,要是沫沫出了意外,我手刃了他!”

    顾以寒听到林沫沫这样的消息,彻底怒了。

    要知道已林沫沫现在的身体状态,起码要住上一周,现在出了院,极有可能再出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