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20 失算了
    顾以寒听到方文的话,怎能不明白方文的意思,他肯定是在想为什么?

    方文这人有些不服输的傲气,同时也有足够的手段和脑子,这也是顾以寒提拔方文的原因所在。

    随即顾以寒拍了拍手,率先进门的那人便向一侧让了让,紧接着这间办公室内又进入两个人。

    方文看到顾以寒的动作之后,不由地回头,当他看到来人时,嘴巴一下子张得变成了o型。

    “你……你没死?”

    方文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郭万达,不敢相信地问道。

    郭万达被叶倩的人捅了五刀,而且有刀还在要害之处,郭万达怎么可能不死?

    可是眼前的人正是郭万达无疑,方文在叶倩收服他的时候就在场,方文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认错人。

    此时的郭万达正坐在轮椅上,而他的背后站着一人,显然是推着他进来的。

    “他当然没死,为了救他,我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

    顾以寒冷冷地道。

    当方文听到了顾以寒的肯定回答之后,不由地低耸下了脑袋,他这次确实是输了。

    “顾总,我无话可。”

    顾以寒笑了笑,随即朝着自己的心腹道:“拉下去吧,相信他会将一切都出来的。”

    随即顾以寒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司,舒展了下懒腰,终于将这件麻烦事给解决了,至于是谁在害自己,相信很快自己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顾以寒正想着,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了,秦宇兴奋地跑了进来。

    “顾哥,你这边的事情怎么样了?我那边已经解决了,诺,这就是那份合同。”

    秦宇着,便将自己刚刚拿到合同交给了顾以寒。

    “呵呵。”

    顾以寒轻笑一声,随后接过了合同,看到叶倩和叶文宇的签名之后不由地笑了。

    “没想到叶倩算计她人,最终还是被算计了,这就是恶有恶报吧,不对,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秦宇嘿嘿地笑着,朝着顾以寒道。

    ……这子是拐着弯的骂自己是恶人吗?

    “好了,这件事情上,你确实是有很大的功劳,所以……”

    着顾以寒拉开抽屉,取出一个锦盒来,接着道:“这是给你的。”

    秦宇眼神不由地变得色咪咪的,顾哥这是要给我颁奖啦,哈哈。

    随即秦宇连忙接过锦盒,打开之后,不由地轻疑一声:“嗯?”

    这是一支手表,当然不是那种普通的瑞士表,而是百达翡丽的,每一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有价无市,可是……可是自己已经有一支了。

    秦宇有些尬尴地道:“顾哥,能不能给我换一个礼物。”

    “奥?你确定?”

    顾以寒随后朝着秦宇问道。

    “诺,你看。”

    着秦宇伸出自己的手,放在了顾以寒的面前,而手腕上正是一支百达翡丽的手表。

    “呵,那好吧。”

    顾以寒笑了笑,心中感叹道还是太年轻,随即张出手来示意秦宇将自己给他的手表给自己。

    秦宇刚刚伸出手臂,眼前锦盒就要再次落到顾以寒的手中了,秦宇突然停了下来。

    不对,顾哥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有百达翡丽的,难道这个手表有什么不同?

    随即秦宇收回了手,朝着顾以寒道:“算了,我还是决定收下吧,顾哥你好不容易准备的,我怎么能不要呢。”

    顾以寒不由地摇了摇头,随即道:“这就对了,百达翡丽九世可不是容易得到的。”

    听到顾以寒所的名字,秦宇不由地吸了口凉气,我擦!这块表就是百达翡丽九世?

    要知道百达翡丽九世世界上仅仅发售了三块,有一块被英国国王购走了,另外一块被“表王”巴西巨商购走了,那自己这就是,就是那第三块?

    秦宇知道后,不由地想冲上去亲顾以寒一口,还好强忍着没有上去。

    顾以寒随后打发走秦宇之后,心腹很快也问出了结果。

    原来这一切都是唐允做的啊。

    顾以寒双眼微眯,不由地笑了笑,还真是异想天开啊,你认为你请回得那个乔治很厉害?美国洛杉矶金融天才?呵!不过是个智障儿童罢了,连股市最起码的圈套都搞不明白,还敢来中国混?趁早滚回去吧。

    此时坐在计算机面前的乔治睁大了双眼,神态诚惶诚恐,不敢相信地道:“这……怎么会这样?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胜天集团的股市在乔治的cao作下,确实攀上了高点,随后不停地跌,眼看耗了顾以寒将近30亿了,竟然又涨了起来,乔治大呼不可能,这是他从未见过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倩在另一个房间就听到了乔治尖锐的声音,连忙跑了过来,随即问道。

    “话啊!哑巴了?”

    乔治在叶倩的质问下一言不发,叶倩有一股莫名的火气,随即走到计算机面前一看!

    这……

    “你到底是怎么搞的?不是一天能耗顾以寒30亿吗?要看就要收盘了,股价怎么没有降反而涨了?”

    叶倩看到之后,朝着乔治怒吼道,这可是扳倒顾以寒的很大的一个条件,如果顾以寒的五十亿还在,自己就不可能让他破产。

    “我……刚刚……明明……”

    乔治支支吾吾地不出一句话来,他的脑袋里此时也满是疑问。

    “废物!饭桶!我从洛杉矶请你回来干嘛?我……”

    叶倩着着直接将一旁的板凳踢倒在地,随后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可是还没走两步,她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叶倩极不情愿地接了电话:“喂?是谁?找我干嘛?”

    “叶总,你给我送过来的合同有问题啊。”

    这个电话正是黄律师打来的。

    “有什么问题?”

    叶倩冷冷地问道,那份合同是自己亲自签的,怎么可能有问题。

    “您给我送过来的这份合同是个复印件。”

    黄律师在电话的另一头了起来。

    “嗯?复印件?那原件呢?”

    叶倩不由地问道,这也是自己亲自找人送过去的,人也是自己在公司的培养对象,信得过,怎么可能出问题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

    黄律师顿了顿接着道:“而且……而且这份合同就算是复印件也有问题,是您将股份转移给了叶文宇,而不是叶文宇将股份交给您。”

    叶倩听到后不由地吼道:“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