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09 唐允没走
    “哼,既然你让我直,那好啊,我就了!”

    季相如猛地向前迈了一步,站到了顾以寒的面前,朝着顾以寒再次道。

    “当初我们两个是公平竞争,好,沫沫喜欢你,和你结婚了,我本来想着祝福你们两个,可你呢,你是怎么对待沫沫的?竟然派人监视她的自由,哼!现在什么我也不会退让了,我会从你手中将沫沫抢过来的!”

    顾以寒不由地冷笑一声:“呵,了这么大半天原来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女人啊,我怎么对待我的女人,关你什么事儿?从我手中抢走沫沫?呵呵,随时奉陪。”

    着顾以寒眼神变得更为冷淡,显然季相如是误会了他什么,但是他才懒得解释,他对林沫沫充满了信心,这个笨女人,虽然笨了点,但是绝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这点儿顾以寒还是可以肯定的。

    同时他还觉得季相如有些可笑,他都和林沫沫结婚了,季相如竟然还对林沫沫念念不忘,自己刚派了个人贴身保护林沫沫的安慰,竟然就让这个家伙找上门来,什么自己监视林沫沫,笑话,我顾以寒会监视自己的老婆?我难道是个变~态?

    季相如听到顾以寒没有否定,反而理直气壮地挑衅自己,更是气得不要不要的:“哼!顾以寒,你真不配做个男人,竟然出这样的话来,我为沫沫感到悲哀,同时也认清楚了你的为人,今天过后我会跟家族商量,终止我们两家的一切合作关系。”

    顾以寒眉头一皱,朝着季相如道:“怎么?你认为我们顾家会怕了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顾以寒没等季相如答话,就直接转过身去,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

    走到一半,顾以寒停顿一下,笑着道:“不过话回来了,合作不合作你了还不算,不要将自己的位置看得太高。”

    顾以寒的一点儿都没错,两家的合作毕竟是上一代人就有的,不是断就断的,要是终止的话,势必其他几家的人都会站出来话,家中的长辈和其他人也不会愿意。

    再了,就算真的终止合作,季家吃的亏定然比顾家还要大,以顾以寒的能力,无非是换了一个交易对象,赚的少点没关系,现在胜天集团已经无人比肩了。

    顾以寒很快离开了,他在回公司的路上接到电话,是万元不在公司,在咖啡馆里的一个包厢内被杀了。

    顾以寒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派人立刻赶往了机场,希望郭万达还没有出事,他觉得郭万达要想早点离开,一定会乘坐飞机。

    然而让他失望的事,很快机场方面也有了消息,虽然郭万达的确是打算乘坐飞机离开,可是在顾以寒的人发现他时,他也发现了顾以寒的人,郭万达身边的两人直接拔出刀来。

    顾以寒的人自然不怕,摆好阵势准备上,谁知道那两人竟然捅向了郭万达,由于距离问题,顾以寒的人根本来不及救,郭万达中了五刀,不知死活。

    叶倩在自己秘密的别墅内受到消息,终于放下心来:“哼!还好我机智,派了人去,要不然还真要被你顾以寒抓到了。”

    叶倩听了心腹的汇报,很是满意,郭万达中了五刀,死肯定是死啦,哈哈哈。

    顾以寒正在办公室中冥想着到底是谁想要出手扳倒自己,正想着,突然接到一个来自美国的电话。

    “喂,顾总,你让我查的消息我已经查出来了。”

    顾以寒前段时间确实让此人查过关于唐允到美国之后的消息,随即问道:“怎么样,人找到了?”

    “人确实找到了,我们在美国的一个唐人街上将其控制,她也胆,直接招出了自己仅仅是替身。”

    电话的另一头再次响起,给顾以寒如实地汇报着情况。

    “替身?什么意思?”

    顾以寒不由地心惊,心中有一个莫大的猜测。

    “她告诉我,因为她和唐允长得有些像,便有人找到她,让其冒充唐允来到美国,给了她一百万美金,她就答应了,而那个和唐云一起来的人也是替身。”

    顾以寒听到以后不由地吸了口凉气,好大的一个局,竟然连自己都骗过了,随即朝着电话中道:“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完,顾以寒便挂了电话,他站在窗前,晀眼望去,心中愈加肯地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

    顾以寒可以肯定找替身误导自己以为唐允在美国的人绝对不是唐允本人,以他对唐允的了解,觉得对方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想到这个办法来。

    唐允背后绝对站着一个心思缜密的人暗中cao控着一切,而且此人甚是心,所谓表姐的样貌也一定是乔装打扮出来的,如果是这样,自己派人查不出来什么结果也是正常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件事情也是唐允她们搞出来的,唐允身后的那人必定是和自己有着什么仇恨,要不然他不会颇费周折的帮唐允的。”

    顾以寒深吸一口气,眼光不由地冷淡起来。

    在b市竟然还有人要对付自己,还真是有意思,有意思,既然你不怕死,那就尽管来试试好了,看看我顾以寒是不是那么容易招惹的。

    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丝的怒火在燃烧着,唐允和神秘人在婚礼上开车撞林沫沫,这他就已经退让了一步,谁知道这些人竟然不知死活,动作更大了。既然这样,那他只好强势一点儿了。

    “还好,这次对方的目标好像暂时还在我身上,沫沫那里还没有出现情况,好在自己已经找到人贴身保护她了,应该出不了什么事情。”

    同时顾以寒也在暗暗分析着到底是谁向自己下手。

    会不会?会不会是那个同样在婚礼上开车撞他和林沫沫的神秘人呢?

    那个神秘人在那之后应该还有动作,但一直都没对方出现的消息,而且也绝对属于心思缜密的人,要不然怎么可能自己派人去查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