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02 又要掐起来
    叶倩听了刚一开始觉得倒是蛮可行的,但越想就越觉得不靠谱,这东西起来简单,胜天集团哪有那么容易破产,不能忘了他可还有五十亿的流动资金,那是什么,别救一个公司的急,十个二十个也够了啊。

    再了胜天集团家大业大,何止在重工业轻工业上面有产业,影视公司,运输等等方面都有自己的运营,自己怎么破坏,难道请杀手去把演员和货车司机一个个全都杀死?那到时候倒霉的可不是顾以寒了。

    叶倩想到这里,面色也顿时间变得凝重起来,朝着乔治道:“问题是不是太过简单了,胜天集团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破产?”

    “不不不,我只是粗略地了下计划,你当然觉得简单了,你是不是在担心流动资金的问题?”乔

    治看着叶倩顿了顿接着解释道:“这点你放心,只要你给我五亿,我有信心在股票上将他的这五十亿玩完。”

    开玩笑?五亿搞人家五十亿?怎么可能?要是你这么有能耐何必又做这个,直接去炒股好了。

    叶倩怀疑地道:“哦?怎么玩?”

    乔治笑了笑将自己的详细计划全盘托出,他在分析顾以寒账本的时候,就在一步一步构思着自己的计划,最后真理了一番。当然还有一些漏洞需要再做斟酌,但他觉得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叶倩在听完了乔治所有的计划之后不由地心惊,同时也有些怀疑和担心,要是自己这次不能扳倒顾以寒的话,那自己可真的要倒了。

    “怎么?想好了没有?这件计划可以是绝对性的扳倒这个集团,但是需要的资金自然也就多了,要回本的话,至少在你接手后的三四年。”

    乔治朝着叶倩问道,其实乔治的内心中还是比较担心的,万一叶倩觉得付出太多了,或者怕了,那他岂不是错了一次可以和另外一个天才交手的机会?

    乔治不知道顾以寒是子承父业,还以为这么大的公司都是顾以寒一个人闯出来的,所以直接将顾以寒当作了自己终极对手,要是知道顾以寒的真实情况,不定乔治还不会这么上心呢。

    叶倩左思右想,最终咬了咬牙,狠狠地道:“好,资金方面我会想办法,其他就按你的办!”

    叶倩做了这个决定还是下了狠心的,这次不是顾以寒死就是叶倩亡。

    “我看你们两个聊得这么投机,不如请二丫到我们家去做客吧?”

    在饭桌上顾以寒看着林沫沫和二丫二人有有笑的,随即提议道。

    林沫沫听了以后当然十分支持,也连忙道:“就是,就是,你到我们家去吧,我们好好聊聊,反正下午不用上班,明天又得加班,也不知道下一次我们什么时候才有时间。”

    二丫听了,想都没想地就同意了,自己本来就是顾以寒派来贴身保护林沫沫的,就算林沫沫回到家,自己还不是要在暗处跟着?

    “好呀,好呀,只是我怕会打扰到你。”二丫开口道。

    “怎么会呢?你能去陪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你打扰呢。”

    林沫沫笑着,两颗虎牙都漏了出来。

    “咳咳,人家是怕打扰到我,不过我一会儿公司还有事情要忙,你们两个随意啦。”

    顾以寒在一旁朝着林沫沫开起了玩笑。

    “切,能不能有点脸,打扰到你怎么样啊?你还能吃了我?”

    林沫沫撇了撇嘴,朝着顾以寒道。

    在林沫沫和顾以寒正式举办婚礼之后,不知为何,顾以寒变得越来越随和起来,林沫沫见了,也变得强势起来,谁叫你以前老是欺负我呢,好不容易你现在跟我妥协了,我要是不欺负你一下,还不得亏死。

    当然林沫沫所谓的欺负,也仅仅是在口头上得到胜利,在肢体上嘛,顾以寒还是一如既往地欺负着她。

    “季总,他们在那边。”

    季相如的助理站在季相如身后心地道。

    季相如顺着助理所指的方向,放开了视线,随即便看到了顾以寒和林沫沫,二丫,正在聊着什么。

    但此时的林沫沫脸上有着一丝的扭曲,因为她做着一个很不屑的表情来“欺负”顾以寒,季相如哪里知道,还以为林沫沫正是被顾以寒控制着而觉得憋屈。

    季相如想到这里,脚下的步伐也变得越来越快,就连本来平放着的手掌都握成了铁拳,好似要上去教训一下顾以寒似的。

    “顾以寒!”

    季相如走到了顾以寒的近前,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愤怒,随即喊道。

    虽然季相如极为控制,但是还是不难听出其话语中所带着的几分怒意。

    “怎么?季相如?”

    顾以寒看着来世汹汹的季相如直接站起身来,朝着季相如冷冷地道。

    他不想和季相如一般见识 ,可不代表着他怕了季相如。

    哎呀,完了完了!这两个人怎么能跑到一块呢?不会打起来吧?

    季相如啊季相如你你,我前一辈子到底是对你做了什么?这辈子你老是阴魂不散地跟着我,怎么到哪里都能碰到你啊,你放过我好不好?就算我求你了!

    季相如看向了坐在一旁的林沫沫,发现她的面色十分难看,想来是不想让自己当着她的面警告顾以寒。

    好,我忍了,我只是不想让我喜欢的女人在这里为难,但是这事情不会完了的。

    季相如咬了咬牙,将握成拳头的手一点一点地松开,朝着顾以寒平静地道:“顾以寒,我还真是看不起你,哼!亏我还想祝福你和沫沫,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顾以寒眉头紧皱,眼睛也是眯了起来,怎么我是哪种人?虽然他听不懂季相如到底的是什么意思,但他也不能容忍季相如对自己这般态度。

    “季相如,我顾以寒什么时候需要你来看得起了?你不在你的季氏集团坐着守着你的家业,跑到这里来干嘛?千万别你是来吃饭的,这话恐怕只有鬼才会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