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89 更重要
    “怎么难道姐姐不愿意啊?我觉得姐夫对你挺好的啊。”

    叶文宇看着沉默下来的林沫沫再次道。

    “啊?当然不是不愿意了。”

    林沫沫随即苦涩地笑了笑,顾以寒对自己挺好的,她何尝又不是不知道,然而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顾以寒可是胜天集团的总裁,处理的事务肯定是巨多的,要是自己一直那样叫顾以寒和自己干这个干那个的,那胜天集团还不得塌了?

    “宇,你还不懂,但你要记住,你姐夫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我们要尽量的少打扰到他知道吗?”

    林沫沫回过头,微微低首,朝着叶文宇道。

    “嗯。我知道了。”

    家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林沫沫也没有再多想,在叶文宇毛茸茸的脑袋上摸了摸,上了路。

    此时林沫沫的主编正在办公室内踌躇着,关于林沫沫是否继续做季相如的专访,现在有些上头,害怕过去过去找自己的上级,自己上级骂自己没能力,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找总编的话,又害怕自己的上级怎么不跟他报告。

    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来回踱步几圈之后,做了决定,这么大的事情,干脆直接告诉总编吧,反正我升职也是早晚的事儿,虽现在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但用不了多久不定谁大呢。

    做了决定之后,他自然也不再墨迹,随即转身走向了总编程可歆的办公室。

    “唉,这不是王主编吗?干什么去啊?”

    “奥,原来是张主管啊。”

    主编虽然脸上笑着,实际上心里一下子如乌云密布,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丫丫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啊?这不是我那个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上级吗?

    “我正要去找您呢!”王主编笑了笑接着道。

    现在碰到了,总不能自己现在要去找总编,越级汇报情况吧,让这个上级知道了,自然有自己受的。

    “奥?找我?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我们到我办公室。”

    着张主管便将主编引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好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吧。”

    进入办公室两人都坐下之后,张主管这才道。

    “哦,林沫沫不知道主管有没有印象?就是我们组表现最突出的那个。”

    主编的时候,不由地带着一丝的自豪,就是因为林沫沫,他们组不止一次在大会上让领导们夸赞。

    “主编哪里的话,现在她可是风头正盛,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张主管笑了笑回答道。

    “那就好,事情是这样的,林沫沫和胜天集团的总裁顾以寒结婚的事,我们都是知道的,季相如和顾以寒好像有一些摩擦,而季相如的专访正好是由林沫沫负责的,她觉得有些尴尬,所以要我向上面一下,看能不能换个人采访。”

    “这个自然是可以的。”

    张主管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回答道。

    “额,还有一点,主管可能不知道,季相如特意下了要求,指名点姓的要林沫沫去做他的专访,我是怕其他人去了季相如不乐意。”

    主编顿了顿,这才开口道。

    张主管听了略作为难,想了想,这才跟主编道:“你看这样吧,我考虑一下,实在不行我会报到上面,明天早上之前我给你答复。”

    “好。”

    主编一口答道,随即和张主管闲聊了几句,转身离开了。

    林沫沫的事情处理完了,现在心里也算是放下一个不的担子,但是好奇的是以往肚鸡肠,而且动不动就骂人的主管,今天怎么这么好话?

    当主编走后,张主管脸上不由地露出一道狡黠的笑容,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表妹,放心吧,事情我已经解决了。”

    张主管正是唐允的那个表哥,所以他是绝对不会同意林沫沫放弃继续采访季相如的。

    “喂!想什么呢?”

    林晚晚看着发呆的秦宇,在其肩膀上重重的打了一下,朝着他道。

    由于太过突然,吓了秦宇一跳,林晚晚看了,不由地咯咯笑着。

    “神经病啊?想什么?我在想你为什么这么丑!”

    秦宇没有好气地道。

    “我丑?不要再骗你自己了,我哪里丑了?我可是天上的仙女下凡,能和你做朋友,是你的荣幸。”

    林晚晚撇了撇嘴,自顾自地了起来。

    “切!谁稀罕跟你做朋友啊。”

    林沫沫此时也听好了车子走了前来,看着顾以寒悻悻地开了口:“你也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或者你不想我来?”

    顾以寒的脸上多了一道笑容,朝着林沫沫道。

    “哦,当然不是,我是觉得你挺忙的。”

    林沫沫连忙否决了顾以寒的意思。

    “再忙还有什么事情比陪老婆更重要吗?”

    顾以寒听到林沫沫的,脸上笑容更甚,随即饶有兴趣地朝着林沫沫问道。

    “……”

    林沫沫的笑脸不由地变得红润了一些,娇羞地低下了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好了。

    怎么顾以寒和自己结婚以后,话都这么甜?我现在都有点怀疑顾以寒是不是被人洗脑了。

    “好了,我们走吧。”

    顾以寒看着娇羞的林沫沫也不为难,淡淡地朝着众人道。

    随即几人都迈开了步子,朝着林沫沫母亲的祖宅走去,因为来过一次,众人对道路也都熟悉了起来,很有目的性地走着,不一会儿便到了。

    “上次因为有太多杂草没来得及处理,没能进去,这次倒不会了。”林沫沫走到了门口,感叹道。

    随即林沫沫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钥匙,打开了锁着的大门。

    此时院内的杂草已经被清理干净,可以将院子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

    在刚入门时,就可以看到一副山水图摆在自己的面前,林沫沫不由地唏嘘,因为这副山水图是用砖雕刻出来了,可不是现在市场上卖的那种整块的瓷砖,然后一贴就好了。

    林沫沫不由地上前,用手触摸着,指尖刚一触到,他就可以感觉到一股年代感涌上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