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76 季相如的人
    “还是你来吧。”

    林沫沫看着顾以寒,淡淡地道。

    顾以寒也是点了点头,随即将这件事情的原委讲了一遍。

    林沫沫听了之后不由地向二人夸赞道:“不错嘛,现在都可以帮你姐夫,顾哥排忧解难了,嗯,很不错。”

    对于林沫沫的夸奖,秦宇和林晚晚还是颇为受用的,尤其是秦宇,听了之后眉毛都不由地飞了起来。

    “我怎么你今天好好的约我吃饭,原来是请他们两个,捎带上把我也请了,是不是?”林沫沫开玩笑地道。

    不待顾以寒答话,林晚晚便抢先道:“可不是嘛,你这是沾了我的光,所以姐夫才带你出来下馆子的。”

    着车内不由地传出一阵笑声。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林沫沫好奇地问道。

    “怎么办?当然是等了,帮张局长拿到视频,然后将威胁张局长和唐允的人绳之以法。”顾以寒看着林沫沫答道。

    “嗯。”

    林沫沫轻轻点头,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

    很快,车子便行驶到了目的地,这个地方是顾以寒专程为林晚晚挑选的,林晚晚想吃大闸蟹,顾以寒便带着她来了。

    顾以寒下了车门,向四周看去,眼睛不由地眯了起来,朝着刚下车的林沫沫交代道:“你先去餐厅里面点菜,我去个洗手间,马上过去。”

    随后顾以寒便自顾自地离去,林沫沫有些搞不明白顾以寒在搞什么飞机,卫生间不是在酒店里面吗?他跑那边干嘛去了?真是的!

    林沫沫带着秦宇和林晚晚便先行一步,走进了餐厅,餐厅内部也是极为豪华的,在距离门口不远处就有着一个鱼缸,里面装着他们即将要吃的龙虾,海蟹。

    林晚晚刚一见去,就看到这惹人的一幕,自然是不顾形象地冲了上去。

    “哇,秦宇你快看啊,这么大的一只龙虾,我滴个乖乖,咱们今晚就是要吃这个啊,味道一定好极了。”

    林晚晚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龙虾,自然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想到马上就可以吃到了,林晚晚的口水都不自觉地流了一地儿。

    看到林晚晚的这般表现,秦宇满脸不屑,带着嫌弃的语气,朝着林晚晚道:“你有没有搞错啊,就算第一次见也不用这么激动吧,跟个山炮似的。”

    “我就激动了怎么样?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啊,败家子!”

    林晚晚对于秦宇所也是很不悦,瞥了他一眼,便朝着姐姐走去。

    “怎么了,在看什么呢?人都进去了,你们要不也进去喝杯茶?”

    顾以寒将手拍在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肩上,勾起一道笑容,淡淡地道。

    穿西装的那人反应也是十分迅速,一下子就反手抓住了顾以寒的手臂,做着擒拿,要将顾以寒控制。

    然而,没等他用力,他就被顾以寒身旁的一人给死死地扣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怎么?想要拿我?有趣有趣。”

    顾以寒摇了摇头,带着一丝兴趣看着眼前的几人。

    而另外几个黑衣人将目光都聚集在被顾以寒擒住的那人身上,像是询问着该怎么办。

    顾以寒也看出了自己所擒的那人正是这批人的领头,虽然对方人多,但顾以寒一点儿都不害怕,要真打起来,不定谁吃谁呢,跟着他的人可是顾以寒特意从特种部队挖过来的,怎能没有两下子。

    “好了,我看你也不必反抗了,你们都是练武的人,我想你也看出点什么了。”顾以寒随意地着。

    而被顾以寒擒住的那人眼睛微眯,盯着顾以寒看了半天,这才道:“我们没有恶意。”

    顾以寒稍微抬了抬手,跟着顾以寒的那人立马就将黑衣人放开了。

    随后顾以寒不紧不慢地道:“我当然知道你没有恶意,否则你们现在早就倒下了。”

    倒不是顾以寒夸大,在他们没有发现顾以寒的前提下,顾以寒的保镖撂倒他们几个也就是一分钟的事情。

    “!你们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顾以寒话锋一转,表情都不由地严肃起来,看着几个黑衣人厉声喝道。

    为首的黑衣人眉头紧皱,盯着顾以寒深如寒潭的眼睛道:“我们是黑市的人,但我们有我们的规矩,其他无可奉告。”

    “哦?黑市的人?有意思,有意思。”

    顾以寒围着为首的黑衣人绕了两圈之后,笑着反问道:“怎么?你认为黑市很了不起吗?还跟我谈规矩!知道我是谁吗?”

    “顾以寒。”

    为首的黑衣人不假思索地道。

    黑市自然有黑市一套制度,为了避免黑市本身的灭顶之灾,黑市有着一份不可杀名单,如果哪个杀手私自接单,要杀这些人,就会招来全黑市的报复。

    而顾以寒就在这份名单里面,每一个进入黑市的杀手都会,所以他们自然认识顾以寒。

    “既然认识我,你还是交代了吧,虽然你们是黑市的人,但以我的实力查出谁是你们的雇主,也不是不可能。”

    顾以寒此时微笑着,试图从这些人嘴中套出他们的身份,要是真查的话,还是要颇费一般手脚的。

    “对不起,我们有我们的规矩。”

    为首的那人却根本不买顾以寒的账,仍然道。

    顾以寒有些失望,看来要想从他们口中问出点什么是不可能的了,随即大手一挥,示意自己的保镖将这些人给收拾一顿。

    笑话!跟踪我和我的女人,我岂能简简单单的饶了你们,不让你们付出点代价还以为我顾以寒是软柿子。

    顾以寒的保镖也立马会意,一个箭步上前,将为首的黑衣人臂膀抓住,就要用力。

    “顾总且慢。”

    就当顾以寒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着自己,顾以寒的身子不由地停了下来,随即转身一看,嘴角不由地勾起一个弧度。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季总啊。”

    顾以寒眼睛微眯,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

    为首的黑衣人闭紧的双眼,等待着痛苦的降临,当听到季相如的声音那人不由地如释负重,如果季相如迟来一秒,想必自己的胳膊就要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