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64 更加无赖
    “顾以寒手眼通不通天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上面,你的后

    半生估计就要在监狱度过了。”

    叶倩拿着唐允的手机在张中天面前晃了晃,笑着道。

    “我……”

    张中天现在后悔极了,自己没事干怎么老喜欢玩女人,这次不就栽在女人的肚皮上了?

    “当然,我们也不需要张局长多么为难,只需要将这件事稍微地打打马虎眼,其他

    的,我们自然会处理好。”

    叶倩知道要张中天答应跟顾以寒一直作对是不可能的,随即松了松口。

    她想着只要让张中天办了这件事,先上了自己的船,随后她不怕张中天对自己不唯

    命是从。

    如果张中天敢不听自己的话,她将这件事捅给顾以寒,相信以顾以寒的秉性,张中

    天也是在劫难逃了。

    “这……这顾以寒到时候知道唐允被放出来了,肯定会找上门来的,那我不就……”

    张中天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办了,一边是随便向上面句话自己就能倒台的人,一

    边又是拿着自己不雅视频的人,他哪个也开罪不起啊。

    “哼!我张中天,你还真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怎么选,你自己看着办吧。”

    叶倩看着张中天的样子,故意装作恼怒的样子道,话罢便将头扭了过去,不再看

    张中天。

    其实唐允心里十分紧张,这关乎着自己的后半生自由,如果张中天不答应的话,自

    己的后半生肯定要在监狱渡过了。

    干就干吧!晚死总比早死强。

    张中天咬了咬牙朝着叶倩道:“好,我做,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等这件事过后,

    你必须将视频原件和备份都交给我,以后我们两个互不相欠,谁也不认识谁,否则

    你就是把视频发到网上,我也不会为你做这件事的。”

    叶倩打了一个响指,不假思索地答道:“好,成交。”

    顾以寒几人在一阵欢愉的歌声中散了场,林晚晚和秦宇都喝得酩酊大醉,被顾以寒

    叫来司机送回,随后便和林沫沫回到了婚房。

    当然大婚刚过,顾以寒怎么能不享受一下洞房花烛,二人在一阵翻江倒海之后这才

    睡去。

    次日清晨暖人的阳光带着一丝妩媚照射在顾以寒的脸上,也许是昨晚喝了不少酒还

    做了运动,直到此时顾以寒还没有醒,而林沫沫则已经洗漱完毕,在厨房做着早饭。

    嗡嗡嗡,一阵手机震动将还在沉睡的顾以寒叫醒了。

    顾以寒拿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有些恼怒,是谁在大早晨的给自己打电话:“我

    现在给你十秒种的时间,你要是不出来个理由,我要你好看!”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一阵颤颤巍巍的声音:“顾总,是您昨天吩咐让我八点的时候

    给你打电话的。”

    “嗯?”

    顾以寒有一丝轻疑,他怎么就不知道,难道自己要找个人打电话叫自己起床?

    听到顾以寒质疑的声音,那人赶紧解释:“你昨天让我整理关于您婚礼发生车祸的

    证词,然后……”

    听到这里,顾以寒猛地想起来了,自己是叫人整理了,他要收拾叶倩。

    “好了,我知道了,直接将东西送到法院,怎么做我想你应该知道。”

    顾以寒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完便挂了电话。

    嗯?那笨丫头竟然已经起来了,顾以寒伸手向身旁摸着,发现没有人,这才反应过来。

    顾以寒也懒散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出了房门,便看到了在厨房忙碌着的林沫沫,不

    由分地便走了过去。

    林沫沫此时在煎着鸡蛋,突然感觉腹一阵受力,本能反应地抖了一下,随即猛地

    回头,直直地撞在顾以寒那冰冷的唇上。

    林沫沫刚要话,就被顾以寒的唇给堵了上来。

    一阵激吻之后,顾以寒这才善罢甘休,停了下来。

    “喂,你还没刷牙耶!好恶心的!”

    林沫沫不由得摇头,侧过身朝着顾以寒道。

    “怎么,婚礼过后马上就开始嫌弃我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在早晨起来要我的

    一个吻呢,你得记住,我吻你是你的荣幸,别的好像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似的。”

    顾以寒手在林沫沫的翘臀上捏了一把,随后有些无赖地道。

    “你……”

    林沫沫心中很是不服,怎么举办婚礼以后顾以寒变得更加无赖起来,什么是好像你

    占我便宜?这个本就是嘛!

    “怎么?你不服?”

    顾以寒凑到林沫沫的身前,居高临下地朝着林沫沫道。

    “切,本来就是你没有刷牙啊,怎么我错了?”

    林沫沫当然不服,自己的本来就是事实而已,怎么自己没刷牙还不让别人了?

    “你不服,你来咬我啊!”

    顾以寒再次向前迈了一步,他可以清楚地感觉林沫沫那柔软的身体。

    “我……你无赖!”

    林沫沫气得喘着粗气,却对于顾以寒有没有丝毫的办法。

    顾以寒耸了耸肩,然后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本正经地朝林沫沫道:“对了,

    我有个事想跟你一下。”

    “!”林沫沫没有好气地道。

    顾以寒却故意卖着关子,朝着客厅的方向迈开了脚步,边走边道:“哎呀,我还

    真不知道怎么张嘴。”

    “你不知道怎么张嘴?开什么玩笑,你是流~氓无赖,你怕谁?”

    林沫沫翻了个白眼,随着顾以寒的移动,林沫沫的身子也是不由得在原地转了一圈。

    “对!我觉得你的对!”

    顾以寒听到林沫沫所,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接着道:

    “其实我想的是,你的蛋……糊了!”

    “啊?”

    林沫沫有一丝狐疑,什么蛋糊了?怎么一大清早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啊!顾以寒我杀了你!”

    林沫沫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还在煎鸡蛋呢,当她向锅里看的时候,那锅里哪里

    还有鸡蛋,只有两只圆状的碳在躺着。

    顾以寒听到林沫沫的喊声,嘴角不由得勾起一道弧度,步子没有丝毫停留,径直走

    向了卫生间。

    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傻的一如既往啊,看来一会儿洗漱完就能吃上新鲜出炉的煎蛋了。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