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59 有人作对
    当然顾以寒也不是那种以大欺的人,从钱包内拿出一张卡便给了夜总会老板。

    夜总会老板受宠若惊,他自然知道这张黑卡意味着什么,里面最少有一百万的现金。

    见夜总会老板有一丝迟疑,顾以寒淡淡地道:“也算是麻烦你了,拿着吧。”

    夜总会老板连声道谢,拿着那张黑卡,便跑向了后台。

    林沫沫心中有些后悔跟顾以寒打赌了,她本来以为等拍卖师公布答案就行了,哪知

    道顾以寒这么麻烦,还花了一百多万。

    不多时,拍卖师再一次的站到了舞台上,看着台下带着脾气的众人尴尬的开口: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她其实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了,如果单纯是打断拍卖的话还好,虽然会破坏气

    氛,但以她的语言能力自然还能将气氛再次调整过来,可是这次……

    在后台她的老板告诉她,这件商品要进行特殊拍卖,直到送到得拍者的手里都不能

    公布是什么,她从事拍卖师这个行业怎么也有些年头了,可对于这种拍卖方式还

    是第一次见。

    与此同时她心中不由得好奇,这件东西这么贵重,老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就拍卖出

    去了,难道就不怕赔了吗?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顾以寒已经承诺,如果自己出价不够市场价格的话,都会以市

    场价格的百分之一百五接手。

    夜总会的老板一想,自己怎么着也都是赚着的,不如卖给顾以寒一个人情好了。

    “是这样的,由于这件商品的特殊意义,我们决定以不见光式将其拍卖。”拍卖师想

    了想,最终开口道。

    “啊?什么是不见光式?”

    “特殊意义,这是什么鬼?”

    “不见光,难道这件东西是违法的?”

    ……

    拍卖师刚一开口,下面的人群就炸了锅,你一言我一语的着。

    “所谓的不见光式就是这件商品,从开始拍卖到得主手中,都不揭开黑布,任由

    拍卖者开价,最后是赔是赚,都是自己的。”

    拍卖师在后台苦思冥想地才想出这么个办法,要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向观众交代。

    “什么!这是什么鬼?还有这样拍卖东西的?”

    “我看一定是夜总会的人想的套套,等着我们去钻呢。”

    “嗯,我也这么认为,估计只有傻瓜才会下手呢。”

    ……

    拍卖师看到兵荒马乱的人群,不由得尴尬,她现在只想将这件商品赶紧轮过去,哪

    怕是流拍,她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多呆一分钟,连忙道:“好了,话不多,这

    件商品正式开始拍卖,起拍价五百万,想要的老板,尽管举牌,每一次加价不得少

    于二十万。”

    “切,直接流拍吧,这不明摆着夜总会在坑人钱吗,谁会跳出来做冤大头。”

    前排的观众朝着台上的拍卖师大声地喊道。

    看着没有一个人出手的意思,拍卖师不由得可惜,好好的一件商品就这样被流拍

    了,自己也不知道要少赚多少抽成,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的。

    然而就在拍卖师正在失望的时候,冤大头出现了,正是顾以寒。

    “六百万。”

    在顾以寒的示意下,秦宇拿起号牌朝着拍卖师喊道。

    “我滴亲娘啊,出现救世主了,虽然还不够市场价格,但这样的拍卖形式有人出价

    就不错了。”

    拍卖师内心之中不由得庆幸,更是将顾以寒当作了救世主。

    “好,这位少爷出价六百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拍卖师向秦宇投来感激的目光,要不是他,对于这件商品自己可能连一毛都挣不到。

    众人顺着拍卖师的目光看去,想要知道是谁这么白痴竟然中了夜总会的圈套,当他

    们看到顾以寒时,一个个都沉默下来,一言不发地带着诡异的眼神看着顾以寒。

    要他们骂顾以寒白痴就算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啊,顾以寒可是财神爷,

    他们可吃罪不起。

    当然也有人并不知道顾以寒就是胜天集团的总裁,冷言冷语地道:“我看着那家

    伙也不傻啊,怎么就出价了,旁边的大人也不管管吗?”

    此人身旁的人都顾不得难堪,纷纷向旁边挪了挪位置,生怕受到此人的牵连。

    “还有没有人再加价了?”拍卖师再一次问道。

    然而看着众人的反应感觉自己问的多余了,随后便拿起木槌敲响了。

    “六百万第一次。”

    哒!

    “六百万第二次。”

    拍卖师不由得叹息,六百万就六百万吧,总比流拍强。

    随即她拿起了木槌正准备敲响,却有一个女声将其打断。

    “七百万。”

    拍卖师听后不由得大喜,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人出价,好!真是太好了!

    众人不由得向声音的来源看去,想要一看究竟。

    顾以寒也是微微侧首,看了过去。

    在拍卖会场一个既不显眼的位置,那一桌只坐着两个人。

    一个穿着暴露,打扮妖娆的女人手里正举着号牌,而在她的一旁却坐着,带着半扇

    面具的女人,带着神秘感,直视着顾以寒众人。

    而带着面具的神秘女人正是叶倩,举牌喊价的不过是她随便找来喊话用的,目的自

    然是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人怎么带着面具?装大尾巴狼啊?”

    秦宇看到之后,不由得撇了撇嘴,显然对于此人出价很不满。

    顾以寒也有些好奇,但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便略微的颔首,示意秦宇继续加价。

    “八百万。”

    叶倩对于顾以寒的再次喊价并不吃惊,她为的只是让顾以寒多花点冤枉钱。

    叶倩看着那粉红女郎,点了点头,竖起一跟手指。

    粉红女郎立马会意,接着喊道:“一千万。”

    主持不敢相信地喊道:“好,现在已经出到一千万了,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

    她内心狂喊着:干起来了,不要停。

    “一千五百万。”

    秦宇不待顾以寒话,自己脾气就上来了,这人一直看向自己这边,连屏幕都不看

    一眼,显然不是冲着商品报的价,而是在砸他们的场子。

    顾以寒也明白了这点,只是他在想着那戴面具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偏偏跟自己作对?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