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17 初恋
    “你没有听到吗?现在就给我出去。”顾以寒此时已经完全将林沫沫揽入到了怀中,

    朝着季相如喊道,话语中的怒气也是显而易见的。

    顾以寒!肯定又是你搞得鬼!竟然连这种算计你都用上了,你也不怕伤了沫沫?

    听到顾以寒的喊声,季相如猛的反应过来,觉得这一切都是顾以寒设下的圈套。

    看了一眼有些伤神的林沫沫,他不由得低下了头,略显尴尬的开口道:“林

    姐,这件事是我唐突了,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我没事,是我想到了一些往事,反应太大了,这不怪你。”此时林沫沫意识到

    自己竟然不自觉的靠入了顾以寒的怀中,不好意思的连忙起身,朝着季相如淡淡的

    道。

    林沫沫心中知道,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的反应过激了,跟季相如没什么关系。但是那

    件事情,像是一道伤疤似的印在了她的心上,现在被人揭了去,难免控制不住情绪。

    “我的错就是我的错,林姐不必为我开脱了,这次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我再

    来看你。”季相如此时已经认栽了,想着下次再和顾以寒过招。

    这次是我粗心大意,没想到在争夺女人上你还用这种招数,让我吃了个暗亏,不过

    来日方长,用这种手段,是不可能得到沫沫的心的。

    “哼,算你是抬举,赶紧走吧。”顾以寒没好气的,林沫沫不想将这件事情用来怪

    季相如的,可顾以寒却不这么想。

    季相如冷眼望了顾以寒一眼,带着深意道:“顾总,来日方长,我觉得只有真心

    才能赢得爱情,像你那样……呵!”

    季相如没有讲话完,便走了出去,留着脑袋里尽是疑问的林沫沫思索良久。

    什么意思?真心才能赢,像顾以寒那样?顾以寒怎么了?不是对我挺好的吗?见我

    生气了,也是连连安慰。

    林沫沫心中总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但至于哪里不简单她也不上来。

    林沫沫正想着,顾以寒却带着试探,开了口:“沫沫,你还好吧?那密码本?”

    “额,我没事,只是刚刚太过激动罢了。”林沫沫回答到。

    她能不生气吗?因为那密码本自己差点都连高中都读不完,林父林母也是对自己责

    备连连,老师自然也就不用了,恨不得将她送到少管所好好劳教一番。

    顾以寒看着林沫沫并未话。

    林沫沫也发现了顾以寒眼神中的询问之色,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哎,这个密码

    本……其实在高中的时候就有人送给我一个。”

    顾以寒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看着林沫沫,示意她接着下去。

    “那个人就是我初恋。”林沫沫顿了顿接着道。

    “那是在高二的时候,我是在我们县里上的高中,那一阵子特别流行密码本,高二

    学习紧张,好多女同学就把自己心中的不满倾泻到密码本上,我们分了文理,他就

    是我的同桌,有次我往本子上写的时候被他看见了,他就把我的密码抢了。

    我当时也是气愤极了,但他就是不给我,还把我的秘密看了个遍,我急的都哭了

    出来,好一阵子都没理他。

    再后来他就时不时的给我买些零食,我的密码本他也是抢着看,我想反正他都要

    看,干脆就不写了,直接告诉他好了。

    不出意外的我们两个交往了,我不断的跟他着我的秘密,他也是开导着我,由

    于刚刚分文理科,我的成绩一直很不稳定,班主任那段时间老是找我的茬,我不

    好好学习,怀疑我谈恋爱了。

    有一次她竟然找人翻我的抽屉,拿走了我的密码本,还告诉了我的父母,我父母被

    我气的不轻,我早恋,给我换了班级。”

    林沫沫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朝着顾以寒略显无奈的道:“很巧,他送给我的也是

    粉红色的,而且在首页也画了丘比特,每一页都会写上一句情话。所以……所以我刚

    刚情绪就失控了。”

    林沫沫没有出来,导致她愤怒的根本其实是那句情话,原来她的初恋给她过类

    似的话,结果却……

    “然后呢?”顾以寒此时双眼微眯,饶有兴趣的问道,他着实没有想到林沫沫竟然还

    有如此美丽的初恋。

    “什么然后呢?然后我就好好学习上大学了啊……”林沫沫有些无语,这还能有什么然后。

    “你初恋呢?”顾以寒淡淡的问道,解释着。

    “他呀!他就是个混蛋,老师通过字迹就看出了是他写的,没想到那个混蛋竟然把

    一切都推到了我的身上,是我诱~惑他,他抵挡不住我的诱~惑才跟我在一起的。”

    到这里,林沫沫脸上杀气十足,虽然这件事过去差不多十年了,但她还是不能释

    然,她想着别人的初恋都是那么的美好,怎么她的就是这么狗血,竟然在第一次恋

    爱,就碰到了渣男,他是有多倒霉啊。

    顾以寒看着气鼓鼓的林沫沫,不由得好笑,想着,可能是上天想要弥补你吧,所以

    把我送到了你面前。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林沫沫此时更为不爽,翻了个白眼看向顾以寒,接着

    道,“哼!就知道欺负我,怎么我也算是你的结发妻,你就不能待我好点啊,

    我碰到渣男你就不知道安慰我一下啊,竟然还嘲笑我!”

    顾以寒听了,眉头都不自觉的挑了一下,怎么?知道我是你的丈夫了?想让我安慰

    你了?

    “安慰人可不是我的强项。”顾以寒心里虽然荡起阵阵涟漪,对林沫沫的很是享

    用,但嘴上却不放过的道。

    “切,我也没想着让你安慰。”林沫沫不由得鄙视他,她觉得顾以寒这就是好面子,

    刚刚还抱自己呢,现在却自己不会安慰人。

    “姐姐,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公园放风筝。”这时在林沫沫一旁躺着的叶文宇出声道。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记得时候妈妈在我哭的时候这样跟我的,我一听顿时

    就不开心了,姐姐你呢,好点没有?”

    林沫沫对于叶文宇的安慰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心里却滑过一道暖流,笑着朝着叶

    文宇道:“姐姐好多了,等你好了,咱们一起去公园放风筝。”

    同时林沫沫还不忘朝顾以寒投来一个既得意又鄙夷的目光,看到没有你不会安慰

    我,自然有人会安慰我,你连一个孩子都不如。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