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03 一个炮灰
    “怎么样?现在白总还有没有信心要干掉我呢?”顾以寒眼角弯弯,却带着十足的自

    信,语气虽然轻挑,但从他口中出来又是那么自然。

    “是你?是你做的手脚?”白瑞有些错愕,惊的连连后退,瞪大了眼睛看着顾以寒,

    眸子的底部流露出忌惮之色,“你……你到底是谁?”

    看到父亲的反应,白馨蕊内心猛的一颤,嘴唇发白,瑟瑟发抖的问道:“爸,这……

    发生了什么?”

    白瑞的额角不断有冷汗流下,双手握的紧紧,却不出一句话来。

    “我是谁?”顾以寒冷笑一声,朝着白瑞父女淡淡的吐出四个字,“胜天顾氏。”

    “什么?”白瑞听后,不由得后退,眼神之中尽是绝望之色,由于重心不稳,一个踉

    跄,摔倒在地,他的眼睛被死气满满的充斥着,无神的望着空中,身子也是不断的

    发抖,如同筛子一般。

    “什么胜天顾氏?现在别忘了是我们的人多!”白馨蕊朝着父亲吼道,她虽然知道顾

    以寒来头并不,但事情已经发生,再怎么样也是于事无补,不如这样,一不做二

    不休干了他。

    白馨蕊接着又朝着白瑞喊了一声:“父亲!”

    白瑞仍然无动于衷,白馨蕊心中暗淡,管不了那么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这

    样了!

    “你们给我……”白馨蕊朝着围着顾以寒的一干人等大声喊道,谁知道话还未完,脸

    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上了一个嘴巴子!

    “你要毁了我们白家吗!”话的人正是从地上弹起的白瑞。

    “爸!”白馨蕊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盯着白瑞大声的喊道。

    “你给我闭嘴!”白瑞又吼了一句,随后朝着顾以寒走去,低声下气的道,“顾

    总……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希望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白瑞完全没有了刚来时候的嚣张,面容也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挨了打的他肠子

    都要悔青了,要知道眼前的人代表的可是胜天集团的顾家,就算是再给他十个胆子

    他也不敢那样。

    此时林晚晚已经一脸懵了,完全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只知道白瑞接了几通电话以

    后便服软了

    “机会我已经给过了,你没有好好珍惜而已。”

    顾以寒的话语十分平静,但却如山洪爆发似的冲击着白瑞的内心,他整个内心崩

    塌,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白家衰落了!我白瑞处心积虑,终日谨慎,心经营的白式集团,亡了!

    曾几何时,他以能和胜天、秦氏这样的大集团合作而深感荣耀,没想到……

    “不过。”顾以寒话锋一转,突然道,又故意卖着关子,并未将话下去。

    白瑞如同一个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条绳索一般,眼睛里闪着一道精芒,内心再次

    燃起了希望:“不过怎么?只要顾总肯高抬贵手,要我做什么都行。”

    话罢,白瑞阴沉着脸朝着白馨蕊道:“还不快向顾总赔礼道歉。”

    白馨蕊的脑海之中不断回想着父亲的话,此时全然意识到顾以寒的身份非同一般,

    极不情愿的开了口:“对不起,顾总,我年少无知不懂事,希望顾总原谅。”

    顾以寒扬了扬头,显然对白馨蕊的敷衍之词并不满意。

    白瑞猛的打了白馨蕊胳膊一下,瞪着眼,低吼道:“还不快好好给顾总赔不是!”

    白馨蕊心中气急将所发生的一切全部怪罪到了林晚晚的头上,这该死的女人!

    白馨蕊不敢再拖大,脸上露出假假的悲悯之色,向顾以寒央求道:“顾总,是我不

    对,我向您道歉。”

    着白馨蕊朝着顾以寒深深鞠了一躬。

    顾以寒不以为然的道:“我妹妹呢?”

    什么?那个贱人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哥哥了?

    在学校她可就是个穷女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攀上高枝的!

    哼!

    白馨蕊心中大有不满,但迫于顾以寒的威压,不敢,朝着林晚晚勉强的躬身:

    “林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您了。”

    林晚晚突然觉得白馨蕊是那么的可笑,每天在学校耀武扬威的,现在却如此的卑躬

    屈膝。

    林晚晚也不愿和这种人计较,朝着顾以寒道:“我们走吧。”

    顾以寒点了点头,颇有深意地望了白瑞一眼,便和林晚晚转身离去,留下面色苍白

    的白瑞在空气中凌乱。

    “把这个人带走。”一名彪形大汉朝着瘫软在地上的保安队长道。

    保安队长面无血色,颤颤巍巍地看着众人,眼神之中尽露恐惧和绝望,此时才知道

    刚刚那男子不是自己可以得罪起的。

    他的心里不由得抱怨白馨蕊,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会这样,然而一切都没有用了。

    白瑞父女二人看着保安队长被顾以寒的人带走,眼中有些苦涩。

    “爸,他……我们……”白馨蕊有一万个不服,奈何父亲此时正在气头上,她也不敢多问。

    “你每天净做些什么事!有你这样的女儿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还有你怎么会得罪

    他?就算他能放过我们,白家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辉煌了。”实话,白瑞现在杀白

    馨蕊的心都有了,自己多少年的努力,竟然就因为她的任性而给断送了。

    “我……”白馨蕊双拳紧握,指甲都掐入到了肉里,脸上尽是恶毒。

    林晚晚,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要你血债血偿!

    “你什么你?以后少给我出来惹事,没事就给我在家呆着!”白瑞没好气的道,他

    现在脑海之中一片混乱,他正在想该怎么向公司的其他股东解释这件事。

    “还不回家,站着干嘛?给我添堵嘛?”白瑞大声的吼道。

    白馨蕊咬牙切齿,就连眼角也因为用力不断的跳着。

    “别想着怎么报复!你那样只会葬送了我们整个白家!听到没有?这段时间你也别

    出去,就在家待着。”话罢,白瑞甩了甩衣袖,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此刻要内心最丰富的还要属沈浩了,他因为钱才甩了林晚晚跟白馨蕊在一起的,

    没想到,白馨蕊在林晚晚面前只能算个炮灰。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