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78 相认
    这时一个微弱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你刚刚的都是真的?”

    “废话,我假话干嘛?逗你玩啊?”林沫沫没有好气的道,等完之后猛地反应过来,刚刚那句话好像不是顾以寒的。

    没等她反应过来,那个声音再起响起,弱弱的喊着:“姐姐,真的是你吗?”

    林沫沫不敢相信的侧首,望向了叶文宇,同时迎上了叶文宇那清澈无垢的大眼睛。

    林沫沫的声音有些颤抖:“弟弟,是我,我就是你的亲姐姐!”

    着林沫沫就要坐起身来,奈何浑身上下竟没有一丁点力气,顾以寒见状连忙侧身将林沫沫一把抱了,将她的身子往上拖了拖,随后又将枕头垫在了她的背后,又用同样的方式让叶文宇也坐了起来。

    叶文宇一言不发,静静的靠着看了林沫沫良久,最后仿佛用尽的全身的力道,喊出一声:“姐!”

    叶文宇略显稚嫩的脸扭成一团,眼眶之中红了一片,刚刚长成的喉结不断的上下涌动,好像藏有千言万语却吐不出一个字来,娇的身躯也是微微颤抖。

    林沫沫见状也像被感染一样,瞬时间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哎!”

    顾以寒从桌面上抽出两张纸,起身坐到了叶文宇的床头,在他的脸颊轻轻擦拭,然后出言安慰道:“没事了,姐姐就在你对面,以后可以天天见到。”

    叶文宇强忍着哽咽,嘴唇有些发白,重重的点了点头,答应道:“嗯。”

    林沫沫望着满怀激动的叶文宇率先问道:“你是早就醒了吗?”

    叶文宇回答道:“不是,我刚醒也没一会儿,刚醒就听见这个哥哥你该怎么和我相认。我也不认识你们两个,所以也没话。”

    得知自己弟弟并没有听到顾以寒和自己前面的一些话,林沫沫松了口气,她觉得弟弟现在还,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现在处于怎样的状况,那不是一个十七岁孩子该承受的。

    “嗯,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就是你姐姐的?”林沫沫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是听到你的那个鱼儿之后我才确定的。”叶文宇回答道。

    “嗯?”林沫沫轻疑一声,难道那个鱼儿真的是亲生母亲给自己买的?

    “在我很的时候,妈妈就跟我过,我其实还有个姐姐,在很的时候走丢了。”叶文宇呼出一口浊气,喘-息了两口接着道,“妈妈你走的时候,带着她给你买的玉,也就是你口中的鱼儿,让我以后见到了和你相认。”

    叶文宇着用力的坐直了身子,想要拿着什么,却又无力施展。

    顾以寒见了,站起身来道:“我来帮你!”

    “哥哥。帮我拿下我的脖颈上挂着的东西。”叶文宇道。

    顾以寒将手探入,双眉微微皱起,随即道:“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我一直戴着的啊,难道丢了?”叶文宇听了有些不相信,强用力的抬着自己的胳膊想要探寻。

    “你刚刚做了手术,也许是爸爸给你收起来了。”林沫沫见叶文宇不肯罢休连忙道。

    听到东西并不是丢了,叶文宇才放心下来,看向林沫沫接着道:“其实你的那个鱼儿我也有。妈妈了她买的时候一对,我的是雄,你的是雌。妈妈还希望我可以像鲤鱼那样一跃成龙,希望你也可以像鱼一样,终日没有烦恼。”

    林沫沫听了,心中有一种不上来的感觉,心中暗下决定,以后要终日带着那块象征着自由的鱼儿。

    叶文宇完便沉默了,望着林沫沫怔怔出神,随即又是一阵唏嘘,抽泣。

    林沫沫不明所以,有些着急的问道:“弟弟,你怎么了?怎么又哭了?”

    叶文宇仍然抽泣着,哽咽的回答道:“我……我想……想妈妈了。”

    林沫沫心中再次泛起阵阵苦涩,弟弟这么多年来除了儿时,其余时间都未尝受过母爱,一个没有受过母爱的孩子,林沫沫想想都觉得心酸。

    “好了,弟弟不哭,姐姐在呢。”林沫沫从未哄过孩子,更何况是一个十七岁的青少年,她只能用简单的话语安慰。随即她又接着道,“弟弟,在我的印象中都搜寻不到妈妈的身影,你给我讲讲好吗?”

    “嗯。”叶文宇点了点头。

    顾以寒又为叶文宇擦拭一番,他才接着道:“妈妈的个子很高,喜欢穿着……”

    叶文宇着,一个人影渐渐在林沫沫的脑海之中逐渐成型,一个紫气芬芳的少妇,一袭雪白色的长裙,黑如墨色的长发飘飘,右手抱着弟弟,左手牵着自己,在人群之中显得尤为突出。

    “妈妈一定很美吧?”林沫沫想象着,不由得问出了声。

    “嗯,妈妈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叶文宇认真的回答着。

    噔噔噔,这时病房的门被敲响了,顾以寒喊了一声:“进。”门便被推开了。

    “先生,太太。”走进来的正是何姨,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木质盒子,这是顾以寒特意吩咐他做的。

    不得不顾以寒还是十分细心的,何姨打开之后拿出的菜品都是双份的,另一份自然是给叶文宇准备的。

    “何姨,两个人的身子都很虚,就麻烦你喂一下文宇。”顾以寒在林沫沫的床上支起支架,朝着何姨道。

    “嗯,放心好了先生。”她向前走了走,朝着林沫沫道,“太太,你可要多吃点,刚做了手术身子还虚着呢。”

    林沫沫轻轻点头答应,她心中想着,叶凌天有没有为弟弟找一个像何姨一样的家政,如果有的话,那弟弟也不至于太过可怜。

    顾以寒将菜品一一摆出,打开包装,放眼一看,都是些补品,当然少不了大骨汤。

    顾以寒用筷子将菜品不急不缓的送到林沫沫的嘴里,时不时的用汤勺舀上一勺大骨汤。

    对于厌恶到极点的大骨汤,林沫沫也不拒绝,不知为何,此时她倒觉得大骨汤有一丝清甜。

    她心中想着,一辈子能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全然不顾的放下一切的来照顾你,足以。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