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69 再次想吐
    “好,我就喜欢和你这种痛快人做交易,我明天会安排他进手术室,而我要他做的

    事,将这些剂量的麻醉剂全部都打入要做手术的两个人体内。”叶倩从自己的包里

    拿出两个瓶,放到了桌子上,淡淡道。

    坐在她对面的那人双眼眯了起来,紧紧盯着那两瓶麻醉剂,这么多麻醉剂是要杀了

    那两个人啊,不过他过的本来就是那种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杀人掠货的生意他也没

    少接。

    “时间地点我今晚发给你,到时候你让你的人联系我就好。”叶倩接着道,“好

    了,也没有什么事了,你就先走吧,出去的时候遮着点别让人知道咱们两个见过面。”

    那人点点头,揣着叶倩给他的两个瓶低垂着头走了出去。

    叶倩拿起桌面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自言自语道:“弟弟,你别怪姐姐心狠,要怪就

    怪自己的命苦吧,生错了地方。倒是你林沫沫,偏偏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这可是你

    自找的,怨不得我。”

    而林沫沫回到家中,保姆早已按照顾以寒的吩咐炖上了大骨汤,飘得满屋子都是香味。

    林沫沫心里想着,没想到顾以寒这么体贴,这香味一闻就知道很好喝。

    走到厨房一看,不由得后怕,炖了满满的一大锅!不用想顾以寒肯定不会喝这种油

    腻的东西,那这些不都得靠自己解决?那还不得喝死了?

    林沫沫脑海之中猛地浮现出自己喝鸡汤喝到吐的画面,心中急呼救命。

    不多时,保姆盛着一碗大骨汤走到了林沫沫的面前:“太太,汤好了,赶紧趁热喝吧。”

    林沫沫呼出一口气,脸上露出赴死般的神情,从保姆手中接了过来:“何姨,你也

    去盛一碗喝吧。”

    林沫沫心中暗叹,这么一大锅自己一个人得喝到什么时候,趁顾以寒还没回来,赶

    紧让何姨帮自己解决一点。

    “我就不喝了,听先生你要做手术了,所以要喝大骨汤补身子,我又不做手术,

    就不喝了,那些都给你留着。”

    何姨眼中带着丝丝的关心,她在顾以寒家中也做了一年多了,林沫沫对自己是相当

    好的,无论是在哪一方面,都为她想着,就算出去游玩都给自己带礼物。在出门买

    菜的时候她和同区的其他家政闲聊,可没少听其他月嫂诉苦。

    前几天她因为老家有事,向林沫沫明以后,林沫沫直接帮她买了往返的高铁票,

    让她在家足足呆了一周,这样的雇主从哪里找去,所以何阿姨早就将林沫沫看做了

    自己的女儿。

    “何姨,你可别这么,你还是喝点吧,那么多我一个人哪能喝的了,而且我一个

    人喝也没胃口,你去盛一碗来,陪我一起喝吧。”林沫沫见何姨认真的道,心里

    暗暗叫苦,千万别这么想,我可还等着你帮我分担一点呢。

    “那好吧。”

    就这样,在何姨的劝阻下,她一碗,林沫沫一碗,连着喝了三碗,喝的林沫沫都撑

    了,何姨这才罢休,“你先缓缓,一会儿我再热一下,你接着喝。”

    林沫沫有些欲哭无泪,我是真不想喝了,为什么每次去医院都会发生这种情况,第

    一次喝鸡汤,这次喝大骨汤,下次是什么?大骨鸡汤?

    咔哒,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林沫沫还没来的及回头看,就听到何姨:“先生回来了。”

    顾以寒径直走到了厨房,看了看锅里的大骨汤下去一半,回头望着林沫沫甚是满

    意,这次怎么学乖了,这么自觉。也不知道如果顾以寒知道林沫沫为了少喝一点,

    让何姨帮自己解决了一半之后做什么感想。

    看到顾以寒又从橱柜里拿出来一个碗,心里顿时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不会是

    又要让自己接着喝大骨汤吧?难道他就没看见锅里已经少了一半了?

    果然顾以寒盛了一碗之后径直走到了林沫沫面前,将碗放到了林沫沫面前的茶几上面。

    “趁热喝。”

    “不是吧,我刚刚已经喝了半锅了,你还要让我喝啊,你以为我是猪啊。”林沫沫瞥

    了一眼洗碗池,并没有发现碗勺,确信顾以寒不知道何姨替自己分担之后,理直气

    壮的道。

    “喝。”顾以寒也不多,极为强势的吐出一个字来。

    “我……”林沫沫刚还要些什么,就迎上了顾以寒锋利的目光,嘴唇翕张却不出话来。

    林沫沫无奈的端起了碗,看着一大碗的大骨汤心里不由得抱怨:干嘛总是强迫别人

    喝汤啊,你知不知道,喝多了真的会吐的。哼,早知道你刚刚没回来我就不应该喝

    的,把它一锅全倒掉,看你拿什么给我喝。

    林沫沫强忍着将一碗的汤都咽了下去,打了个饱嗝,道:“喝完了。”

    顾以寒接过碗再次走进厨房,林沫沫的心一下子就被提了起来,他干嘛去了?不会

    又去盛了吧?真是的,还要不要人活了,如果他再端过来一碗,我就自杀!

    很快林沫沫松了口气,整个人如释负重,顾以寒将碗放到了洗碗池里便走了回来。

    “有些事情,我想你有权利知道。”顾以寒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告诉林沫沫实情。

    “嗯?发生了什么吗?”林沫沫看着顾以寒的表情十分严肃,坐直了身子问道。

    “有关你时候走丢了的事情。”顾以寒吸了一口气,默默道。

    “其实我都知道了,压根不是我自己走丢的,是他们不想要我而已,你放心吧,我

    可没那么脆弱。”林沫沫若无其事的道,仿佛她嘴中的是别人一般。

    顾以寒接着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那还能是什么?”林沫沫有些奇怪,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吗?

    “你也知道,你父亲叶凌天现在的女人不是你的亲生母亲,是他在和你生母结婚时

    候三扶正的。”

    林沫沫听了心中升起了阵阵怒意,撇过头大声的道:“他不是我父亲,我可没有

    这么冷血的父亲。”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