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65 可恶
    林沫沫心中也是一片怒气,竟然用钱来利诱自己,林沫沫认为这是他对自己的一种

    侮辱!

    怎么?我就缺你那点钱?累死累活的给别人打工怎么了?我乐意就行,你管得着

    吗?再了,我要是真贪财,早去勾/引顾以寒了,他不比你有钱十倍?

    “爸爸?我可没有你这样的爸爸,我问你,当初我是怎么丢的?”林沫沫语气中带着

    明显的讽刺,根本不在乎什么礼貌不礼貌的了,朝着叶凌天喊道。

    “你……你,你当时是一时贪玩,然后,然后就走丢了,我当时怎么也找不到,你是

    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急,就在……”叶凌天刚开始有些支支吾吾,后来找到了突破点,

    顿时间讲的绘声绘色起来。

    然而没等叶凌天的演讲完毕,林沫沫就将其打断了:“我贪玩?你是怎么找到这个

    冠冕堂皇的理由的,你现在就可以问问我的母亲我时候是什么样子,我从就怕

    生,连和陌生人句话都会害怕的那种,你竟然我是因为贪玩和你走丢的,你不

    觉得可笑吗?再了,作为父亲你自己的女儿和你出去,你不应该在旁边细心照料

    吗?还理直气壮的你找我找的好苦,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叶凌天被林沫沫这么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气得身子不由得发抖,指着林沫沫

    大声喝道。

    “林沫沫,你过分了!实话,当年对于把你弄丢了那件事我也很内疚,但是我也

    是无能无力当时,你爱信不信。还有,今天我来这找你,主要是因为,你的亲弟弟

    现在得了白血病,需要移植骨髓,他只有十六岁,你要忍心看着他英年早逝,你就

    见死不救吧!话我已经完了,事情也就是这么一件事情,怎么做,就看你有没有

    心了。”

    林沫沫心里猛地一怔,我,我还有个弟弟?而且得了白血病!

    瞬间客厅里都陷入了沉默,只能隐隐听到几个人的呼吸声。

    叶凌天看到林沫沫不再话,态度也变得软了下来,毕竟救了自己的儿子才是真

    的,要知道,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沫沫,我承认当年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但是你就算你不想认我

    这个父亲,你也应该想想你那个命苦的弟弟,他只有十六岁,你真的忍心看着他去

    死吗?”

    林沫沫现在脑子中乱成一片,她有些迷茫,她到底该怎么做,面对一个这样的父

    亲,她确实不会有任何犹豫,但是她还有一个亲弟弟,如果弟弟因为自己的原因而

    死的话,这让她以后怎么能够面对自己。

    林沫沫的母亲都是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该怎么劝林沫沫,沫沫沫现在也长大了,有

    些事情是该自己面对了。

    而顾以寒则在一旁默默的等待着林沫沫的决定,不管她最后是怎样下的决定,他都

    会义无反顾的站在林沫沫的身后,做她坚强的后盾。

    最终林沫沫下定了决心,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去死,所以她决定认亲,

    捐骨髓。

    “好,我答应你,但你要知道,我是为了救我弟弟。”林沫沫心中有着不甘和无奈。

    “沫沫,爸爸就知道你没有那么狠心,不会见死不救的。”听到林沫沫答应下来,叶

    凌天大喜过望,接着道,“你弟弟现在就在市南医院,你和他是亲姐弟,骨髓一

    定没什么问题,我们尽早过去吧。”

    这次,一直沉默着的顾以寒张了嘴,脸上尽显严肃:“捐骨髓可以,但是必须要换

    医院!”

    “为什么要换医院?要是病情恶化了,你能担得起责任吗?”叶凌天有些不悦,他认

    为顾以寒分明实在搅局,林沫沫都答应他却还要提一些奇怪的要求。

    “一天的时间,白血病能恶化?你以为我们都不懂医学知识,你就可以在我们面前

    瞎?”对于这种人,顾以寒向来都不会客气的,要不是看在林沫沫的面子上,这

    会儿叶凌天还指不定在哪呢。

    “你以为你是谁啊,这件事是你想管就能管的?”叶凌天的脾气一下子上来了,他平

    日可都是高高在上的,今天却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吃瘪。再了就算顾以寒是林沫沫

    的男朋友也管的太多了,看你穿的虽然不错,但林沫沫都答应了,我还害怕你?

    “不好意思,刚刚忘了做自己介绍,我叫顾!以!寒!”顾以寒看着自命不凡,感觉

    高人一等的叶凌天一字一顿的道。

    叶凌天顿时间膛目结舌的不出一个字来,第一反应便是,我刚刚沫沫怎么没有

    接受我的主意,原来背后有这么大一座金山,现在我们相认了,那顾以寒不就成为

    我的女婿了?这对我来可是有无穷无尽的好处。

    但转念又一想,顾以寒,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就算是圈子里的一些老手都要给上

    他几分薄面,因为和他作对的人下场往往都很惨,叶凌天也有自知之明,他的实力

    和手腕跟顾以寒比起来显然是巫见大巫,差的不是一个档次。

    但叶凌天为了更早的救自己的儿子最终还是开口:“顾总,即使你是顾氏集团的总

    裁,你也不能强行插手此事,毕竟这是我们的家事。”

    “哦?”顾以寒轻疑一声,看向了林沫沫。

    林沫沫看到顾以寒的眼神立马会意,开口道:“我一切都听他的。”

    嗯,不亏是我的女人,一个眼神就明白我要让你表达什么意思了,而且这句话属

    实,的没毛病。

    顾以寒嘴角噙出一个弧度,带着嘲笑的意味,对叶凌天道:“现在呢?”

    叶凌天心中气急,奈何还要靠林沫沫的骨髓救自己的儿子,只好妥协:“好好好,

    转院,你去哪个医院,我现在回去就安排。”

    “就去市里的唯一一家大型私立医院——丹心医院。”顾以寒淡淡的开口。

    “丹心医院?顾总,去那个医院,只是排队挂号就要等将近一个星期,这还是插队

    的情况下,你这么做不就是想让我儿子死吗?”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