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7 你求我啊
    顾以寒不断的吮\/吸着林沫沫的润舌,手上动作也开始蔓延而上,一个翻转,林沫沫直接被抱着到了上面,这时顾以寒仍然忘乎所有的吻着,双手在林沫沫的背上开始游离,毫无规律的抚摸。

    啪的一声,林沫沫的内-衣被顾以寒解开了,他一下子就将林沫沫的内-衣拽了出来,随后在空中呈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到了地上。

    当顾以寒正准备展开下一步动作时,嗡嗡嗡,他的手机响了。

    林沫沫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将来电者的全家都谢了一遍。

    接电话,快点接电话去吧,她已经想好计策,只要顾以寒接了电话,她就起身跑到外面,叫来护士给自己检查了,就可以逃出魔掌了。

    顾以寒不紧不慢的接了电话,语气中带着怒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别怪我无情。”

    顾以寒的声音不大,但却如大山一样压向了他的助理,电话正是顾以寒的助理打来的。

    “顾总……是徐文生的太太,她和你有预约,想把时间提前一下,时间很急,我就直接打给你了。”

    电话另外一头的助理有些懵逼,随后唯唯诺诺的了两句,心中暗叹,到底是谁惹了他,害得我跟着受牵连。

    林沫沫趁着顾以寒接电话,手连忙抽了出来,迅速的翻了个身,向床沿爬去。

    顾以寒看着逃跑的林沫沫没有理会,依旧冷冷的问道:“时间定在什么时候?”

    听到顾以寒的问题,助理连声作答,生怕引起顾以寒的不满:“下午两点。”

    林沫沫从床上爬了下来,向门口跑去,跑到一半才想起自己的内-衣被顾以寒扒了,扭过头来,就发现了粉嫩的内-衣静静的躺在地板上。

    “那你通知她,下午两点我会到。”顾以寒挂了电话,回头寻找林沫沫,发现林沫沫正蹑手蹑脚的缓慢移动,目光也是一直停留在地上的内-衣之上。

    成功了,马上就要成功了,林沫沫看到近在眼前的内-衣,心中充满了激动,正当她准备伸手拿时,骤然发现一双男人的大脚伫立在自己的对面。

    林沫沫慢慢的向上挪动视线,就看见嘴角带笑的顾以寒。林沫沫顿时心灰意冷,完了,还是没跑出去,现在落到大魔王手里,被蹂-躏肯定是少不了的。

    林沫沫耸拉着脑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吧,尽管来吧。

    她哪里知道顾以寒已经被一个电话打的毫无兴致,只是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哀求着:“那个,求你一会儿轻点。”

    顾以寒盯着脸色绯红的林沫沫,强忍着笑意,眼神中闪过一道狡黠:“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就看你肯不肯做了。”

    林沫沫听到自己还有别的选择,内心是一阵欢喜,言语中也尽是激动:“你吧,我肯定会做。”

    “好,那你过来亲我,然后,老公求求你放过我,完了,这次我就先放了你。”顾以寒脸上笑容更甚,不过却带着一丝邪气。

    林沫沫咬了咬贝齿,安慰着自己,这也总比那样强吧?她心头一横,向前跨了两步,直接到了顾以寒的近前。

    林沫沫看着比自己高大不少的顾以寒,好似故意为难,没有丝毫低头的意思,她只好悻悻的踮起脚尖,朝着顾以寒的薄唇亲啄一下,随后娇羞的低下脑袋,极声的嘟囔道:“老公,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顾以寒享受着林沫沫的哀求,随后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道:“好,看在你求我的份上,这次我放过你。”

    林沫沫松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不愿相信刚刚那句话是从自己口中出的。

    顾以寒侧了侧身,从地上捡起属于林沫沫的胸衣,递给了她。

    林沫沫看见顾以寒把自己的胸衣递给自己,脸上绯红更甚,根本不敢直视顾以寒,匆忙接过,一阵跑,径直跑到了卫生间,啪的关上了门。

    顾以寒却不以为然,你的身体我又不是没见过,何必这样呢?随后他踱步来到卫生间的门口,用林沫沫刚好能听见的声音道:“一会儿你自己去下面散散步,然后休息,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话罢,顾以寒不等林沫沫的回答,直接跨了出去。

    听到房间门被关上的声音,林沫沫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气的骂出了声:“骗子,你这个大骗子!你明明是有事,还趁机占我便宜,让我出不好意思的话来,我可是你法律上的老婆,有这样算计老婆的嘛……”

    顾以寒显然是听不到了,林沫沫又骂了几句,好像是有些累了,给自己倒了口水,一饮而尽,随后赌气的道:“你让我散步,我偏不,我就钻在房间里看电视,哼!”

    汽车一阵呼啸,窗外的气流不断的颠簸,顾以寒手中拿着一沓资料,里面记录的正是关于余珊的一切。

    “顾总,我们到了。”司机看顾以寒在思索着什么问题,心的提醒着。

    顾以寒点了点头,问道:“位置订在几号包厢?”

    “顾总,是五号。”

    咔,顾以寒打开了车门,扬长而去。

    因为顾以寒经常来的原因,里面的服务员大多认识他,他刚一走进咖啡馆,服务员就热情的问道:“先生,有预定的包厢吗?”

    顾以寒淡淡的道:“5号包厢,我朋友预订的。”

    服务员倾了倾身子,礼貌的道:“好的先生请跟我来。”

    服务员带着顾以寒走到五号包厢,敲了敲门,随后离去。

    顾以寒也不管里面是否有人回答,直接推门而入,他可不愿意在外面干等着。

    他刚一进来就发现一个中年女人坐在自己的面前,身型肥胖,不过皮肤很是白皙,指缝里夹着一支女式香烟,烟头被她吸的半明半暗,齿缝中不时的的飘出一缕烟雾。

    看到顾以寒到来,那中年女人两只刷了不知多少睫毛膏的睫毛翻了翻,带着好奇的语气问到:“你便是顾先生?你先请坐。”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