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9 讲故事
    程可歆心中笑了笑,做个专访就敢直呼顾以寒的名讳?意识到二人关系很不一般,不过并未点破,柔声的道:“嗯,没什么,先坐吧。”

    “嗯。”林沫沫答道,随即瞥了顾以寒一眼,坐到了他的旁边。

    “顾总今天来主要是向我公司提出一番建议的。”程可歆看向顾以寒,却发现对方一个很随意的表情,顿了顿,扭过头接着道,“至于叫你来,主要是叮嘱一番有关顾总专访的问题。”

    提建议?看来余珊被开,果然和顾以寒有关。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我吗?

    叮嘱有关顾以寒的专访问题?这也是他的意思吗?

    程可歆到顾以寒来因时,林沫沫脑中想着,待她完之后,毫无迟疑的答道:“好,有什么要注意的,您尽管吩咐。”

    在林沫沫昔日做工的办公室大厅中,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什么?我被开除了?为什么?”余珊听到自己被开除以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激动的都要跳了起来,大声呼道。

    主编满脸嫌弃,看着丑态百出的余珊,厌恶的道:“你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仪态?”

    “公司凭什么开我?我这几年来也没做过哪里对不起公司的地方,一句话开就开了?”

    听到自己丢了工作,余珊早已失去理智,哪里还顾得上失不失态,只一个劲的质疑着主编。

    主编阴冷着脸,语气不善的道:“这是总编直接下的命令,你要是不服你去找总编呀,在这里撒野算什么?”

    余珊见主编动了真气,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可是总编……”

    主编对余珊的态度很是不喜,再加上主编本来就知道一些内幕,不管怎样,她都不可能再回来工作了,所以自然不会理会余珊,直接将其打断:“好了,不要了,我要工作了,你出去吧。”

    余珊见主编下了逐客令,知道此时多无益,灰溜溜地退了出来。

    她两眼通红,咬牙切齿,林沫沫!一定是你做的好事!肯定是你让顾以寒动用关系找总编开了我,哼!我发誓,我要让你失去一切!

    余珊的心里充满了对林沫沫痛恨,更是将林沫沫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众人的目光落到了狼狈不堪的余珊身上,三三两两,交头接耳,余珊听到一阵嘈杂,看着众人的冷眼,心中怒意更盛,激动的大呼:“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我呀?”

    在众人眼里她现在像极了一条疯狗,看见谁咬谁,自然没人会自讨没趣,对她也不再理会。

    程可歆的办公室内,林沫沫认真的听着程可歆的叮嘱事项,可是她觉得程可歆所的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难道今天主编boss找自己就是为了这些?她的直觉告诉她,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程可歆又问了几个关于林沫沫本人几个不咸不淡的问题,眼中闪过一丝期待,先是望了顾以寒一眼,略有深意的问道:“沫,话你是怎么和顾总认识的?”

    嗯?原来是想知道这些啊!我就总编大人怎么会找我,原来也是好奇我是怎做到顾以寒的专访。

    林沫沫心中又想着:可是总编不觉得当着顾以寒的面问出来有些尴尬吗?

    她觉得程可歆这样的做法和自己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几年的老手身份不太相符。

    除非,除非他们两个认识,而且他们关系绝对不浅。林沫沫分析着,除了那个原因,她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唉?怎么好呢?难道我们两个已经领证了?

    她用求助的眼光看向顾以寒,发现顾以寒竟然一副好戏要开场了的模样,眼神中更是流露出笑意,仿佛在,林沫沫,你的表演时间到了。

    顾以寒你这个混蛋!不帮我就算了,还一副要看我笑话的样子!你信不信我把你卖了?林沫沫心里抱怨着。

    编吧,编吧,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林沫沫低垂着脑袋,不敢与程可歆正视,生怕被发现自己在谎,随后嘴唇微微张开,吞吞吐吐的道。

    “额,我们也是在主编让我去做顾总第一次专访的时候认识的。当时我虽然知道顾总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的专访,但是因为主编要求,我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到了顾总公司之后,我向前台明来意,却被拒绝,为了完成任务,我只好在公司门口堵他,然后,然后保安就来了,要赶我出去,接着我就受了伤,恰巧碰到下楼的顾总,就这样我们见了第一面。”

    林沫沫心中暗叹编故事也太难了!她原本想着,程可歆既然想知道自己是如何做成功做到顾以寒专访的,那么自己就从这点入手,随便编个故事,只要满足她就好了。

    林沫沫把话语的重点放在做专访上,至于怎么相遇,相识则是一笔带过。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嗯,对。”林沫沫这是已经抬起了头,双眼看着程可歆,自信满满,好像自己所讲都是真事。其实她的心里,早就开始打鼓,这样做也是为了让程可歆更相信一些。

    为了增加故事的真实性,她将昨天在公司楼下发生的一幕也讲了出来,她想着即使自己不,那天在场的人那么多,最后程可歆肯定也会知道。

    顾以寒望着林沫沫,眼神中略有深意,他在心里暗暗想着,精彩!可真是精彩!林沫沫原来你这么会编故事啊?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骗过我。

    程可歆认真的听完林沫沫所的一切,点了点头,虽然知道她有些搪塞自己,但也不好什么。

    虽然她归自己管着,但这些毕竟涉及到林沫沫的个人**,她也没资格多问,而且看着她现在的表情,应该也交代了个七七八八,可是怎么总感觉两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不止这么简单。

    不过这个余珊也真是可恨,怪不得顾以寒会亲自找上门来。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