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自我讽刺
    很显然不是的,这只是顾迟的自我讽刺,顾迟再也不想回到监狱里面去了。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你们举报程若儿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有了点眉目了。我们发现程若儿曾经在松山附近出现过。”

    自从上次顾迟从监狱里面出来以后,便告程若儿污蔑以及做违法的事情。

    警方那边经过证明,确有其事后,便开始追捕程若儿。

    不过因为程若儿很有计策,所以迟迟都没有动静。

    就在今天,才发现她在松山附近出现过。

    “恩,那么麻烦你们了,请继续。”

    当时顾迟因为关心这件事情,便让他们在程若儿有动静以后通知一下他。

    看起来警察很是负责,如果警察不打电话过来,顾迟都差点要忘记了这件事情了。

    “不谢。”

    挂断电话以后,顾迟便在想,程若儿为什么会去松山附近?

    松山是个土匪山,一直都有很多的暗中交易在那里进行,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程若儿出现在那里?

    程若儿去那里又干了些什么?

    顾迟在脑海中问自己这些问题,但是都没可以服自己的答案。

    不过不管抓不抓得住程若儿,当务之急是处理他公司的事情。

    程若儿的事情,早晚她会得到应有惩罚。

    顾迟想着,却是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顾迟进去的时候,就正好碰到了刚来不久的宁总。

    顾迟上前跟宁总打着招呼:“宁总。”

    “顾总。”

    宁材点头跟着顾迟握手,这是他们职场上面的礼仪。

    经过一番虚情假意的谈话以后,他们便决定进去,边吃边。

    顾迟也欣然同意。

    刚进去,便有个身材极好的美女为顾迟脱下外套。

    当那女的快要碰到顾迟衣领的时候,便被顾迟一个眼神,吓住了。

    那名女子看向宁材,心里委屈极了。

    “看来顾总还是洁身自好啊。”宁材看着顾迟,有所指示地着。

    “家有娇妻,不碰野花。”

    顾迟简简单单八个字,便让宁材正眼看了一下顾迟。

    宁材这是第一次见到顾迟,而顾迟也是第一次见宁材。

    两人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们之间却感觉好不生疏,大概这便是所谓的生意人吧。

    不过宁材没有想到,顾迟竟然比外界传言的还要宠他家里的那位娇妻。

    “哈哈,好一个不碰野花。”宁材着,便朝着女子挥了挥手,女子了然,而后离开房间。

    现在房间就只剩下宁材和顾迟两个人了,谁也不开口话,空气中夹杂着一丝火药味。

    不过随即散去。

    “都顾总年轻有为,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宁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以后,看着顾迟举杯。

    顾迟同样倒了一杯酒,看着宁材。

    俩人一饮而尽。

    “宁总,我们开始谈谈正事吧。”

    顾迟想到程可歆一个人还在家中,他有点不放心。希望两个人赶紧把要紧的事情完,这样也就可以回家了。

    按照顾迟的话来讲,就是别废话,直接正事。

    可惜商场上面就是这么多的路数,这也就是为什么顾迟不爱应酬的原因。

    不过还有一点,便是每次应酬都少不了女人。

    顾迟不想让程可歆难受,索性不去。

    “好,既然顾总都这么了,那么我们也就不拐弯了,有什么什么吧。“

    宁材看着顾迟没有一点想要打哑谜的兴趣,便开始直接进入话题……

    在家中的程可歆已经熬出来了自己满意的汤,就等着顾迟回来以后热一热尝尝味道了。

    顾迟跟宁材只是聊了一会,便双双告辞回家了。

    他们约定在三天以后的通告会上面签订协议。

    虽然顾迟心里有些难受,看着自己苦心经营的公司现在变成了别人的。

    但是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喂,怎么还不回来呢?”程可歆在家里等不及顾迟了,便打电话过来了。

    “恩,已经忙完了,现在就等着回家呢。”原本顾迟还打算在街上散会步,而后再回家。

    尽量给程可歆一个好的心情,但是现在程可歆已经打来了电话,看来他现在必须要回家了。

    程可歆开心地了句:“等你。”

    而后她便挂断电话,在家里等着顾迟。

    顾迟挂断电话,眉头微皱,总觉得有点难受,但是并没有过多在乎,而是直接开车,向家的方向走去。

    在顾家老宅,萌宝和顾爷爷在花园里面喝茶聊天,每天的生活都过得很是惬意。

    萌宝心里唯一不开心的便是程可歆和顾迟不在他的身边。

    顾爷爷也知道这一点,并且知道自己的曾孙特别懂得体贴人,心里也就不由自主地想要安慰萌宝。

    “萌宝,太爷爷给你讲个故事吧。”

    顾爷爷看着萌宝开口道,满脸的慈祥。

    “好。”萌宝点点头,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顾爷爷。

    在萌宝的印象中,顾爷爷并不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相反,萌宝则认为顾爷爷很是严肃。

    所以萌宝一般在顾爷爷面前很是放不开,总觉得有一些约束。

    这一点顾爷爷也明白,不过也并没有多什么。自己什么样子,别人跟自己接触多了,便也了解了。

    “从前,我去外面游玩的时候,看到了两个孩子在那里聊天,两人看起来为了一件事情争辩了很久,于是我就上前问他们是为什么在争吵。但是两个孩子却只是看了我一眼,便继续下去了。我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轻视而直接离开,而是继续听着他们的话。原来他们是在讨论一个事情,就是应不应该自己亲自抚养老人。他们那个反对抚养老人的孩子的话特别难听,并没有因为有我在那里而不去谈论。因为这是他们的课后题。”

    顾爷爷完这个后,看了一眼萌宝。只见萌宝开始细细思考里面的内在含义。

    在几分钟以后,萌宝懂了。顾爷爷给他讲的便是职责和义务的关系。

    老师给他们布置了作业,这是他们的职责。而他们在努力完成这个作业,那边是义务。

    并且他们履行得非常认真,并不会因为旁边有人观看,而停止谈论。

    这个就跟现在程可歆和顾迟他们之间是一样的。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