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程若儿的新计谋
    看到大家眼中毫不掩饰的崇拜,坐在众人中间的邱悦很是不甘心,但是她也没有办法,毕竟她自己是找不到途径采访何岳的。

    哼,还不是靠着程家的势力,邱悦满是怨恨的看向程可歆。

    程可歆自然也感受到了这道“与众不同”的视线,但是她却没有放在心里。不在乎不相干的人,生活早就教会了她这一点。

    散会之后,程可歆回到办公室给何岳打了一个电话。

    “可歆,找我什么事?”电话那边何岳的声音很是期待。

    “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程可歆有点不好意思,上次请何岳帮忙的事情,她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谢谢他,现在就又有事情求到了他的面前。

    “什么事?”程洛高兴的问道。程可歆有事要他帮忙,这样的机会他求之不得。交际来往的多了,两个人的关系自然就亲近了。

    “我想请你接受我们杂志社的采访,不知道你有兴趣吗?”程可歆问道。

    “这个啊。”程洛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犹豫。

    “你放心,我们杂志社的采访绝对不会侵犯你的**,而且这对你个人在业界的影响力也有一定的帮助。”

    程可歆的恳切,想要尽力争取一下。既然已经答应了安排这次采访,她也不想让大家失望,白白欢喜一场。

    “扑哧!”何岳被她一本正经的语气给逗笑了,“好啊,我答应你接受你们杂志社的采访,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程可歆的声音很是急切,但是面上却有笑意浮现,看来不是没有机会。

    “条件就是我要你亲自采访我。”

    电话那边的何岳笑的有点奸诈。“我只相信你,如果是别的人采访,我会没有安全感,所以我只接受你的采访。”

    听到何岳这样,程可歆直想翻白眼。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没有安全感?这样的话他怎么得出口。

    “我会记得叮嘱采访你的同事,你放心,他们绝对不会问什么尖锐的问题,这样可以吗?”程可歆心的提议道。

    何岳对她的心思,虽然不愿意面对,但她也不是一点都不了解。她不喜欢何岳,和他最亲密的距离也只能是朋友了。所以答应这样的条件,对她来的确是有些为难。

    “可歆,我了,我只接受你的采访。”何岳的语气突然认真了起来,做了这么多,她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吗?

    看到何岳坚持,再想到之前大家听可以采访到何岳时开心和激动的笑容,程可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那好吧。”

    和何岳约好了采访的时间和地点之后,程可歆就挂掉了电话。

    何岳答应接受他们的采访,心情原本应该是高兴的才对,但是程可歆却觉得心中有些莫名的烦躁。

    摇摇头不让自己想那么多,她又继续埋头工作了。

    从监狱出来之后,程若儿命令司机开车去的地方,正是苏雅芬所在的医院。此时的她正在苏雅芬的病房中。

    “若儿,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还是你饿了?现在我们就回家,苏姨给你做饭好不好?”

    面对程若儿的到来,苏雅芬明显激动的有点不知所措,一时间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干什么。

    看着苏雅芬面上因为笑而堆起的皱纹,程若儿从心底升起一股反感,想要立刻转身就走。但是想到自己的计划,她又不得不忍住冲动,待在原地。

    “我不饿,倒杯水就好。”程若儿眼睛瞥向别处道。

    多看苏雅芬一眼,她的心里就多一份恶心,像一个行走的骷髅一样,她怎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欸,好好,我现在就给你倒。”苏雅芬急忙拿起了桌上的水杯,视线却舍不得从程若儿的身上移开,边边后退。

    没有注意看脚下,苏雅芬被身后的板凳给拌了一下,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水杯也被摔碎了,玻璃渣满地都是。

    看到这一幕,程若儿嫌恶的将头扭向一旁,又不是孩子,真是丢人!

    “若儿,玻璃渣没有溅到你身上吧?有没有被伤到?”

    苏雅芬起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跑到程若儿的身边,不放心的上下打量着她,唯恐她被划伤。

    “我没事,你心点。”程若儿皱眉道,语气中满是不耐烦。

    “苏姨知道了,苏姨会心的。你等一下,苏姨再去给你倒杯水啊。”苏雅芬愧疚的看着程若儿道。

    自己真是老了,没出息了,孩子想要喝杯水自己都倒不好。

    急忙到桌子旁重新拿了一个水杯,苏雅芬一瘸一拐的走向了饮水机。刚才那一下摔到了腿,估计是被磕破皮了,火辣辣的疼痛从膝盖处传来,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心思顾及这些了。

    接了一杯水,苏雅芬笑着递到了程若儿的面前,“若儿,喝水。”

    苏雅芬的手刚才被摔碎的玻璃碎片割伤了,现在还在往外冒着血,不心沾染到了水杯上一些血迹。

    看着那扎眼的红色,程若儿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眼前的这个卑微低下的女人真的是她的亲生母亲吗?这让她怎么有勇气承认?

    没有伸手,程若儿尽量的忍着怒气,“我现在不想喝水,你先放一边吧。”

    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苏雅芬忙道:“好好,我放在一边,你想喝的时候和我啊,我给你端过来,你的腿不方便。”

    到这里,苏雅芬再次将视线聚在了程若儿的腿上,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老天爷真是不长眼,犯错的是她,为什么要让她的女儿来承受惩罚呢?她死不足惜,可是若儿……她的若儿还年轻啊。

    烦躁的扯了一下盖在腿上的毛毯,程若儿一刻都不想再在这个房间里待着。

    “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我愿意给你捐献骨髓,救你一命。”程若儿皱着眉头出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真的?”苏雅芬有些不敢相信,“若儿,你真的愿意救我吗?”

    苏雅芬又忍不住哭了,但是这次却是因为感动。她的若儿心里还是有自己这个妈妈的,到底是血缘至亲,若儿还是舍不得不管自己。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