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程若儿的无情
    吃完早饭之后程洛就赶去上班了,程可歆随后也去了医院。

    这几年她虽然没有在国内,但是也嘱咐过程洛一直雇人照顾着苏雅芬。听苏雅芬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而且一直没有等到合适的骨髓捐献者,所以手术一直拖到了现在。

    想到这里,程可歆觉得心里很是愧疚。这么多年了,她从来都没有回国看望一下妈妈,实在是太不孝了。

    但是想到顾迟和程若儿,她实在是不敢回来啊。她怕她一回来看见他们,那好不容易被时间养好的伤口又会重新裂开。那样撕心裂肺的疼,她没有办法,也没有勇气再去承受一次。

    来到苏雅芬的病房前,程可歆站在门外迟迟没有推门进去,突然从心中涌现了一种不敢进去的感觉。也许这就是近乡情怯吧。

    医院,病房,房间号,走廊外面的座椅……面前的一切都是熟悉的,她和苏雅芬笑笑的那些画面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但是实际上,她们已经有五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这看似熟悉的一切,对她而言,又镀上了一种陌生。

    “叩叩叩。”最终还是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推门进去,程可歆屈指轻叩着病房的门。

    “进来吧,门没有锁。”

    听到无比熟悉,但是又明显苍老了许多的声音,程可歆的眼睛瞬间就热了,觉得鼻子里,喉咙里,还有心里面都堵塞的厉害。

    虽然已经知道了苏雅芬现在的病情很重,但是推门看到她的那一霎那,程可歆还是被惊到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她刚才所做的心理建设在一这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眼泪大滴大滴的砸在地上,程可歆不敢置信的用力捂着嘴巴,害怕自己会因为看到的景象而失声痛哭。

    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的妈妈吗?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苏雅芬此刻正在吊着点滴,扎着针的手青筋暴起,几乎只剩下了一层皮挂在骨头上,而且上面布满了大大,密密麻麻的针眼。

    视线向上,程可歆目光所及之处丝毫不见肉,甚至透过干枯的皮肤看到骨头的形状,是真正的骨肉如柴。

    脸颊整个向下凹陷着,而且还泛着吓人的青色,两旁的颧骨则高高的凸起着,程可歆终于对上了苏雅芬的眼睛。

    原本清亮的,会往外散发温暖的眼睛现在已经浑浊不堪了,如同一口甘甜的井已经干枯,只留下了井底的一滩污泥。

    但是这样一双的眼睛在看到她的瞬间却亮起了光芒,她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其中的欣喜和思念。

    “可歆?是你回来了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妈,我回来了,对不起……呜呜……”听到苏雅芬无比嘶哑的声音,程可歆终于控制不住的扑到了她的病床前面大哭着道。

    这些年她应该来看看妈妈的,她印象中的苏雅芬还在温柔慈爱的冲自己笑着,她是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憔悴失神的模样的?

    “真的是可歆,真的是你回来了!”苏雅芬笑摸着程可歆的头发,“别哭别哭,快抬头让妈妈看看,妈妈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

    抽泣着抬起头,程可歆想像刚才在门口练习的那样,对苏雅芬扯出一个笑容,但是她实在是做不到,只能任凭眼泪流了满面。

    “好了好了,不哭了啊。”苏雅芬抬手帮程可歆擦着眼泪,但是干枯的手却刺痛了她的皮肤,也刺痛了她的心,眼泪反而流的更凶了。

    低下头趴在苏雅芬的身边大声哭泣着,程可歆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这这么多的泪水,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而苏雅芬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用手一下下的轻抚着她的后背……

    等到终于哭累了,心情也平复了一点的时候,她才抬头看向了苏雅芬。

    “可歆,你这些年过的好吗?”苏雅芬轻声问道,眼中可以看到内疚。要不是她,可歆又怎么这么多年以后才回归到自己的生活。

    “我挺好的,你呢?”抬手拭着眼下残余的泪水,程可歆问着同样的问题。

    “我也挺好的,你哥哥这些年一直找人照顾着我呢。”

    “哦,我……”程可歆想要接着点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什么。

    刚见面的激动和悲拗过去之后,程可歆发现横亘在她和苏雅芬之间的是五年时间带来的陌生和距离,刚才的那场哭泣更像是对过去的告别。

    “程洛这次也一起回来了吗?”最终还是苏雅芬接过了话问道。

    “嗯。”程可歆点了点头,“……您,您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她本来是想要开口喊妈的,但是想到程若儿才是苏雅芬的亲生女儿,而且更加的疼爱程若儿,她又觉得有点莫名的尴尬和距离感。

    刚才没有想到这一点,她可以很轻易的喊出来。可是她现在却有些张不开嘴,最后还是选择用了敬称。

    注意到了程可歆对自己称呼的变化,苏雅芬觉得很是伤心,但是她也没有办法什么。

    自己的确不是她的母亲,而且还偷换了她的人生,她不怪自己就已经很是宽容了,自己又怎么担得起她这一声“妈”呢?

    “我身体就这样拖着吧,能熬一天是一天吧。”苏雅芬神色平静的道,这些年她已经不再抱有什么希望了。

    闻言程可歆有些着急,苏雅芬面对病情的态度怎么能这么消极呢,这样对她的身体只会有害无益的。

    “程若儿这些年没有来看过你吗?你们有没有做过骨髓配对的检查?你得尽快手术才行啊!”

    听到程可歆的话,苏雅芬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了失落,没有开口话。见此程可歆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不会吧?

    “难道程若儿她不愿意给你捐献骨髓吗?”她面带怒气的追问道,暗想程若儿总不至于连对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这么残忍吧。

    “没有,不是这样的。”苏雅芬急忙摆手,面上满是着急,“若儿她忙,没有时间,她不是不想的,她就是太忙了,你们千万不要误会她啊。”

    苏雅芬这么着急的解释反倒证实了她的猜测,程可歆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忙?忙到有时间出海游玩,却没有时间救自己危在旦夕的母亲吗!

    虽然早已经见识过,但是程若儿的狠心还是再一次的刷新了她的认识。她从到大,还从来没有见过可以这么无视骨肉亲情的人。

    看着眼前虚弱的似乎一碰就会散的苏雅芬,程可歆紧紧的蹙起眉毛。如果骨髓移植手术再这么不知时间的拖下去的话,恐怕苏雅芬会撑不下去的。

    可是她要去找程若儿吗?想到那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程可歆有些犹豫。

    内心正无比纠结的时候,程可歆听到包里的手机响了。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之后,程可歆的嘴角抿成了直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