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孩子流掉了
    害怕,这是程可歆此时唯一的感觉。刚才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她可以很坦然的和顾迟对视。但是现在四周无人,只有他们两个,程可歆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敢面对顾迟。

    察觉到自己的身子竟然在微微的发抖,程可歆在心里暗骂自己没有出息。当年明明是顾迟背叛了她,觉得理亏的也应该是他才对。

    这样想着,程可歆强迫自己抬头看向顾迟,“你想要干嘛?”

    看到程可歆眼神中的戒备和冷淡,顾迟觉得像是有人一拳砸在了自己的心上。刚才拍卖会刚一结束,他就看到她脚步匆忙的离开了。紧追慢赶之下才在这里堵到她,没想到她看到自己就像是看到什么脏东西一样,避之唯恐不及。

    上前两步,顾迟将程可歆困在了自己和她身后的墙壁之间,眼中隐带怒气,“为什么要把我们两个的结婚戒指拍卖掉?”

    程可歆愤怒之下又暗觉好笑。他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还想要自己一辈子保存着这个戒指吗?凭什么!

    “我愿意。”甩下这一句话后,程可歆绕过顾迟就想要离开。

    可是顾迟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让她离去。一把扯住程可歆的胳膊将她按在墙边,顾迟双手撑墙牢牢的困住了她。

    “愿意?”顾迟冷笑了一声,“当初你也是因为这个理由离开的吗?甚至都没有通知我一声。苏可歆,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你什么意思!”程可歆的心中也泛起了怒火,站直了身子冲顾迟吼道。他这是在当初是她对不起他是吗?他怎么能这么颠倒黑白!

    本来两人之间还有些距离,但是随着程可歆的靠近,顾迟能清晰的感觉到她话时的呼吸喷在了他的脖颈处。而且从他这个角度看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因为生气而微微起伏的高耸。本来打算质问她当初为什么不辞而别的顾迟顿时就有些心猿意马。

    没有话,顾迟眸中带火的盯着就在他眼前的程可歆。五年了,自己有五年的时间没有见到这张曾让他那么迷恋的面容了。

    打量着眼前人的眼睛,鼻子,嘴巴……顾迟觉得熟悉之中又带着一点陌生,以前的苏可歆是不会画这样精致明艳的妆的。但是此时的顾迟内心有一个念头却异常清晰:这就是他爱的人,无论她和以前有多大的不同,自己这一辈子是不可能逃的开了。

    内心泛酸,眼眶微湿,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疯狂翻涌上来的思念,顾迟低头吻上了眼前因为愤怒而微微张开的红唇……

    有一瞬间的呆愣,程可歆随即反应过来,狠狠的推开了顾迟。没有顾忌会弄花妆容,她用手背用力的揉搓着嘴唇,然后看着顾迟神情激动的喊道:“你干嘛!”

    五年没见,而且他们现在已经离婚了,顾迟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逾越。只是此时深爱的人就在面前,他伸手就可以触碰,再也不是梦醒之后就看不到的幻影,他又怎么能够做到无动于衷?

    “可歆,我……”不复刚才的恼怒,顾迟的神色放柔,重新上前两步靠近了程可歆,但是却见到她眼神中的戒备明显的加深。

    低头看了一眼程可歆紧握着的手,顾迟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霾。现在的她就这么抗拒自己吗?这么多年,自己在国内相思入骨,那她呢,可曾想念过自己吗?

    压下心中泛起的疼痛,顾迟还是将困扰了他五年的问题问了出来,“可歆,当初你为什么和我离婚?为什么不辞而别?”

    看着顾迟面上痛苦的表情,程可歆的面上浮上了一丝冷笑,这个男人可真会演戏。同时她也感到了彻骨的心寒。无论怎样,他们也曾共同度过了那么甜蜜的一段时光,可是他却到现在都还在试图向自己隐瞒当年做过的那些事情!

    杨佐带着人强制把自己带到手术台上,顾迟和程若儿在他们的家里毫无顾忌的翻云覆雨……当初那些曾经彻底摧垮自己的画面又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程可歆不禁苦笑,原来这么多年了,自己竟然从未忘过,一切都清晰的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咽下喉间涌上的酸涩,程可歆嘲讽的看着顾迟,“当年你那样逼着我把孩子打掉,现在竟然还问我为什么离婚。顾迟,你不觉得很好笑吗?”

    原来还是因为孩子,顾迟的心中了然。五年前杨佐过的话又重新在耳边响起,“少夫人可能想起了之前被人侮辱的事情,发现肚子里的孩子有很大的可能不是顾少你的。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所以才会选择这么快的离开,和程洛一起去了美国。”

    “可歆,当年我不是过会接受这个孩子的吗?”

    “接受?”听到顾迟的话,程可歆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顾迟,你到现在还在骗我!你扪心叩问一下,你是真心接受这个孩子的吗?”

    顾迟面上闪过一丝尴尬。自己当初是因为不想和苏可歆离婚,所以才松口接受了这个孩子,的确不是出于真心。她是知道了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害怕他再逼着她打掉孩子吗?

    顾迟心中酸楚,到底,还是怪他当年没有保护好她,否则的话,他们又怎么会因此生生错过了这么多年?

    “当年的那个孩子呢,和你一起回国了吗?”现在应该已经五岁了吧,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听到顾迟问到孩子,程可歆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虽顾迟一直以为她怀的不是他的孩子,但是谁知道看到萌宝之后,他会不会发现什么呢。

    不行,自己不能冒这个险,她是绝对不能失去萌宝的!

    “孩子流产掉了。”程可歆低头道,没有看顾迟,怕他拆穿自己的谎言。

    她怕,她怕他这个疯子,会跟当年一样,伤害她无辜的孩子。更确切的,她希望萌宝的生命里,根本不要有这个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