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程若儿的腿
    “若儿!”看到程若儿整个人顺着楼梯滚了下去,然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顾迟一时也惊呆了。

    他记得自己刚才甩开程若儿的时候明明是控制着力道的,她怎么会摔下去?难道自己刚刚用的力气还是太大了吗?不过现在顾迟也没有心思再去想这些。

    急忙跑下去想要扶起程若儿,但是顾迟发现她已经失去意识昏过去了,而且额头上还被磕出了血迹。

    心惊之下,顾迟扭头对杨佐喊道:“快去叫救护车!”

    之前杨佐听到程若儿对顾迟告白的时候心里满是鄙夷。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演戏,明明做了这么多恶毒的事情,到头来却的好像自己是最大的受害人一样。不过还好顾迟并没有表现出接受她的意思。

    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程若儿怎么会突然摔下去呢?

    杨佐刚才也是一直注意着两个人的,他是绝对不会相信顾迟刚才的力气会让程若儿摔下去的,难道程若儿是故意的?

    也许就是这样,这样的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不定这就是对顾迟使的苦肉计。

    正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杨佐被顾迟的喊声给拉回了思绪。虽然他对这件事情有怀疑,但是他却不能和顾迟。毕竟在一定程度上,他也算是程若儿的帮凶,有些事情他实在是找不出理由和顾迟解释。

    “是。”杨佐应了一声,然后就赶快拿出手机联系了医院。还是先把程若儿送到医院吧,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现在受伤总是事实,毕竟是一条人命。而且如果她出事了,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找自己的爸妈。

    不消片刻,救护车的声音就在楼下响起了。顾迟急忙帮着医院的救护人员把程若儿抬到了担架上,然后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不管怎么,这件事情有自己的责任,还是要先确保程若儿的生命安全。出国去找苏可歆的事情就只能先等一下了。

    在手术室的门外等着,顾迟脸色紧绷。

    他现在一方面担心程若儿的安慰,祈祷着她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否则的话,恐怕自己难逃其咎。

    另一方面,更让他焦急的是苏可歆的事情。她现在在哪里,已经到美国了吗?自己又该去什么地方找她呢?如果找到了之后,苏可歆还是执意要和自己离婚怎么办?他要怎么做才能挽留住她?

    顾迟恨不得现在去把苏可歆找回来,然后一辈子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再不要让她离开半步,现在这样只能想念却见不到她的心情简直快要把他给逼疯了。可是他不能,程若儿还在手术室里,他不能这么不负责任的一走了之。

    就在顾迟的耐心即将耗光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看到医生出来,顾迟立刻上前问着程若儿的情况怎样了?

    可是医生却是一脸的沉重表情,“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我是她的朋友。”顾迟答道,心中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你还是尽快通知一下病人家属吧,病人的双腿在滚落过程中受到了重击,手术救治无效,后半生恐怕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医生完之后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表情,“哎,真是可惜了,年纪轻轻的就残废了。你们等病人醒来之后还是好好的安抚一下她的情绪吧,我怕她一时想不通。”

    叮嘱完这些之后,医生就转身走开了,独留站在原地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的顾迟。

    双腿残疾?程若儿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呢?自己当时明明就没有使那么大的力气啊。

    可是现在也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程若儿好像的确是因为自己甩胳膊的动作而摔下去的,他肯定是对这件事情有责任的。

    那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他要怎么和程若儿这件事情。她还那么年轻,能接受自己后半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的事实吗?

    无力的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座椅上,顾迟抱着头陷入了内心的愧疚之中。

    都是他的错,他当时不应该粗暴的甩开程若儿,他应该好好和她的,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

    杨佐一直陪着顾迟在手术室外等着,听到医生的话之后也很是心惊,如果之前是苦肉计的话,程若儿这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吧。

    看到顾迟现在一副懊悔愧疚的样子,杨佐心里也不好受,同时心里也有些担心。

    按照顾迟的性格,他肯定是会为这次的事情负责任的,不定还会主动把照顾程若儿后半生的事情揽到自己的身上。也许程若儿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如此。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那少夫人该怎么办?想到这里,杨佐忍不住上前问顾迟道:“顾少,现在要不要去找少夫人?我马上就去订到美国的机票!”

    顾迟却沉默着没有话。看到顾迟的反应,杨佐的心里猛的一咯噔,看来程若儿的目的达到了。

    果然,顾迟沉思片刻之后开了口,“先等一下吧,等我把若儿的事情处理好再。”

    其实顾迟又何尝不想马上就去找苏可歆,但是程若儿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而且是因为自己,他怎么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呢?

    完之后,顾迟起身向程若儿的病房走去,留下杨佐一个人在原地干着急,却什么都不能对顾迟。

    走进病房的时候,程若儿已经醒了,但是面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看起来很是虚弱和可怜。

    看到顾迟进来,程若儿的眼睛里更是泛出了泪珠。“顾迟,刚才……刚才护士和我,我的腿……我的腿……”

    程若儿哽咽着没有下去。

    听到程若儿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顾迟眼中的愧疚之意更盛。

    走到程若儿的床边,顾迟半蹲了下来。“若儿,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任的,对不起。”

    听到顾迟的道歉,程若儿的心中闪过一丝得意和惊喜,但面上还是装作伤心的道:“没事的顾迟,你千万不要这么,这件事情不能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是我不应该拦着你。”

    随即程若儿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大声哭出来,“可是顾迟,我是真的忘不了你,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我以为你会等我的……我……”

    程若儿哭着不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