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蝴蝶胎记
    “我也不太清楚,当初我还太了,所以也记不得当年发生的事情了,这些还是我父母告诉我的。他们苏姨是若儿的恩人,我们程家欠着她的恩情,所以我们要尊重她,把她当做自己的长辈一样,不能把她当下人看待。”

    “是这样啊。”苏可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问道:“那你们家就没有查一下当初是谁绑架了你妹妹吗?”

    “当然查了,只是当年什么都没有查到,根本就找不到那些绑匪的踪迹。”程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后来我们想既然若儿都已经平安回来了,也就没有追查这件事情的必要了,所以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听到程洛这样,苏可歆的怀疑不轻反重,苏雅芬当时怎么那么巧的救了程若儿?她一个女人又是怎么从那些绑匪手里把孩子救出来的?这些根本就不通啊。

    而且,当初以程家的势力,又怎么会连几个绑匪都查不到?除非,这些绑匪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苏可歆在心里越想越觉得吃惊,为什么程洛的法不但没有打消她心中的疑虑,反而更加印证了她的猜测呢?

    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苏可歆强行将心里的震惊压制下去,尽量让自己显的随意的问道:“程洛,若儿的生日是不是快到了啊?”

    程洛摇了摇头,冲苏可歆笑了一下,“若儿的生日是九月十二号,还早。到时候若儿举办生日pr的时候,一定会邀请你来家里玩的。”

    “谢谢。”苏可歆勉强回了程洛一个笑容。心中更加觉得不对了,为什么程若儿的生日和自己的那么相近呢?

    难道……苏可歆心中隐隐浮现出了一个想法。先前她的猜测就已经让她觉得不可能了,现在的心中的想法更是让她觉得自己有点疯狂。

    不,不会的。苏可歆在心里告诉自己,苏雅芬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眼前的苏可歆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杯子发呆,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的意味,口中还低声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

    这一幕让程洛很是疑惑,开口问道:“你怎么了?什么不会的?”

    “啊”,程洛的话让苏可歆回过神来,“没有,没什么。”

    抬头看向程洛,苏可歆的眼神很是复杂,难道自己之所以会对程洛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就是因为……不敢再想下去,苏可歆强行拉回了自己的思绪。

    “我刚刚才想起来自己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抱歉啊,把你喊出来,可是我自己可能要先走了。”苏可歆语带歉意的对程洛道。

    程洛不在意的笑了一下,“没事,正好最近很忙,我也已经好久都没有出来坐一下了,今天就当是给自己放假了。”

    “嗯。”苏可歆很感激程洛的善解人意,“那我就先走了。”

    “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不用。”苏可歆急忙拒绝了程洛的好意,“我要去的地方离这里不远,马上就可以到了,就不用麻烦你了。”

    “那好。”程洛也没有坚持。他知道,有时自认为的好意可能会是对于别人的烦恼。

    告别了程洛之后,苏可歆去了位于市中心的图书馆。

    程家千金被绑架这样的重大的消息,在当时肯定是上报了的,图书馆那里应该有以前的旧报纸,她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情。

    到了图书馆之后,苏可歆找到了图书管理员,跟他自己想要看一下二十多年前的报纸。

    已经有些年迈的管理员狐疑的看了苏可歆一眼,“那可不好找啊,已经有些年头了,最近也没有特别整理过,你找以前的报纸做什么?”

    “我们杂志社要做一个专题,其中要用到以前的一个新闻,所以我就来找一下。”苏可歆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管理员了然的点了一下头,也没有多问,将苏可歆带到了一个地下仓库中,“诺,以前的报纸都在这里了,上面标的都有年限,你自己慢慢找吧。”

    “谢谢您。”苏可歆笑着道了谢。

    “没事,只是你注意一下,翻的时候不要弄乱了,这些整理起来很麻烦的。”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之后,管理员就转身离开了。

    盯着面前一排排的报纸,苏可歆感到头很疼,这得找到什么时候啊?

    在图书馆整整找了一个下午,苏可歆终于找到了有关程若儿当年被绑架的新闻报道。露出了一个笑容,苏可歆急忙把报纸平摊在地上,认真的着上面的内容。

    原来程若儿刚出生的时候就在产房里被人绑架走了,程家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她一眼。后来绑匪拿到了赎金之后,并没有把程若儿还给程家,而是丢下孩子逃跑了。后来程若儿被一个好心人捡到了,送回了医院。

    想到程洛之前和自己的,看来这个好心人就是苏雅芬了。

    但是苏可歆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既然程家人当初没有见过刚出生的程若儿,那么他们又是怎么确定苏雅芬抱回的孩子就是他们程家的孩子呢?难道他们不怕认错了女儿吗?

    想到这里,苏可歆也顾不得想那么多,直接就给程洛打了电话。现在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

    “喂,可歆,有什么事情吗?”中午才刚见过面,程洛不明白此时苏可歆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没有再心的试探,苏可歆直接问道:“程洛,我想问一下,当初你们是怎么确定我妈妈抱回的孩子就是你妹妹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程洛不知道苏可歆为什么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你先告诉我,以后我会和你解释的。”

    听到电话那边的苏可歆语气很是着急,程洛也就没有多问,“医院的护士我妹妹出生的时候腰间有一个蝴蝶胎记,当初苏姨抱回来的孩子腰间也有这样一个胎记,所以我们认定这是我的妹妹了。”

    听到程洛的话之后,苏可歆的脸色变得惨白,握着电话久久的都不出话来。

    因为自己的腰间,也有着一个蝴蝶胎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