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无论如何你都是我母亲
    看着背对着自己哭的身体都在颤抖的苏雅芬,苏可歆想起了的时候她对自己的好。

    因为是单亲家庭,所以苏可歆记得在的时候家里很穷,甚至曾经一度交不上学费。妈妈就同时做两三份工作,拼命的挣钱来养活自己。

    在她的印象中,妈妈从来都没有在物质生活上亏待过自己。别的朋友有的,妈妈再辛苦都会给自己买,从来没有让别人瞧不起过自己。

    想到这些,苏可歆虽然对她瞒着自己这么多年感到很伤心,但是却没有办法怪罪她。就算自己不是苏雅芬的女儿,她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了自己最好的。

    甚至,这样起来,她还要更加感谢苏雅芬,感谢这么多年以来她对自己的悉心照顾,对待自己视如己出。如若不是这样的话,不知道现在自己会在哪里,会不会遇见顾迟,会不会有现在的人生和生活?

    “妈,”忍住伤心,苏可歆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轻轻扳过苏雅芬的身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亲生女儿是谁?”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苏雅芬的女儿,让她尽早手术才是。

    可是苏雅芬却只是一直哭,“可歆,对不起,妈妈……没有……妈妈没有……”苏雅芬语无伦次的着苏可歆听不懂的话。

    看到苏雅芬这么伤心,苏可歆还以为是她的女儿去世了。也有可能是她的女儿刚生下来的时候夭折了,所以她才抱了自己当她的女儿。

    “你的女儿是过世了吗?”苏可歆觉得自己的猜测不无道理,就试探着问道。

    苏雅芬却哭着摇头,口中一直低喃道:“没有……没有……我没有……”

    不明白苏雅芬的“没有”到底是什么意思,苏可歆着急的对她道:“妈,最近医生检查出你得了白血病,要找人给你捐献骨髓才行,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亲生女儿到底在什么地方?”

    看苏雅芬的反应,苏可歆觉得她的女儿应该没有过世,只是苏雅芬为什么就是不肯呢?

    听到自己得了白血病,苏雅芬震惊的看向苏可歆,“这怎么可能呢?我……我怎么会有白血病呢?”

    “前段时间医院给我打电话,检查出你患有白血病,要赶紧找到和你骨髓相匹配的人给你做手术才行。”苏可歆拉着她的手跟她解释道,“我就想着自己是你的女儿,不定可以给你捐献骨髓,所以就去做了检查,没想到……”

    到这里,苏可歆的声音又控制不知的哽咽了,有点不下去的感觉。

    强忍住自己的眼泪,苏可歆接着道:“我之所以之前没有和你,就是怕你觉得伤心,身体更加承受不住。现在只有你的亲身女儿才有可能和你的骨髓相匹配,你能不能告诉我她在什么地方?”

    没想到听完苏可歆的话,苏雅芬反而哭的更伤心了,摇着头道:“妈妈不能……不能……”

    苏可歆看到苏雅芬还是不肯,心里很是焦急,“妈,现在就只有你的孩子可以救你的性命了,你告诉我她在哪里好不好,我现在就去找她。”

    闻言苏雅芬的头摇的更加厉害了,一把抓住苏可歆,激动的道:“可歆,你不能去找她!”

    “为什么?”听到苏雅芬的话,苏可歆几乎确定了,她的孩子一定还活着,并且苏雅芬是知道她在什么地方的。

    但是苏雅芬为什么不让自己去找她啊,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也许是,否则的话,苏雅芬当初怎么会抛弃自己的亲生孩子,而把自己抱回家养育呢?

    但是现在苏可歆没有心思想那么多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那个孩子。

    “你别问了,可歆,妈求你了,你别问了。”苏雅芬拉着苏可歆哭着道。

    苏可歆被苏雅芬的态度弄的心中更加疑惑了,“为什么啊妈,我不去找她的话,你的病怎么办啊?这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妈不治了,妈不治这个病了。”苏雅芬哭着摇头道,“你就不用管我了,妈就这样了。”

    “妈!”听到苏雅芬的话,苏可歆的心中无比震惊,“你怎么能不治呢,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怎么办啊?就算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可是你把我养这么大,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的妈妈啊。”

    听到苏可歆这么,苏雅芬一把抱住了她,大声哭道:“可歆,妈妈对不起你啊,对不起……”

    拍了拍苏雅芬的后背,苏可歆抽噎着道:“没关系,妈,你把我养这么大,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你告诉我那个孩子在哪里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啊。”

    听到苏可歆的话,苏雅芬慢慢的推开她,抹了抹自己的眼泪道:“可歆,你就不要问了,我是不会的。妈妈的身体就这样了,能活几天就几天吧。”

    “妈,你怎么能这样想呢?”苏可歆急了,“到底有什么不能的呢?我求你了妈,你就告诉我好不好?”

    可是苏雅芬却怎么都不肯松口,“可歆,妈累了,你就不要问了。你先走吧,我想休息一下。”

    “妈,你……”苏可歆不死心的还想追问,可是却见苏雅芬已经转过身背着她躺下了。

    苏可歆绕过床走到苏雅芬的面前想接着劝她,可是却看到即使闭着眼睛,苏雅芬的眼泪还是顺着眼角不停的落下,沾湿了枕角。

    这一幕让苏可歆感到心很疼,也许妈妈确实是有什么不能和自己的理由,自己不该这样逼问妈妈的。

    想到这里,苏可歆拿过一旁的纸巾,蹲下帮苏雅芬擦着眼泪,“好,妈我不问了,你别哭了。你先好好休息,那我就先走了。”

    没有睁开眼,也没有回答着苏可歆的话,苏雅芬就这样躺着无声的流着泪。苏可歆见状只好慢慢站起身,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病房。

    失魂落魄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苏可歆觉得自己现在心里五味杂陈,有伤心,有失落,更多的还是疑问和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