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我相信你
    听到程洛毫无疑问的就相信自己。苏可歆感动之余,心里还有一些难过。顾迟和妈妈宁愿相信网上那些无关紧要的人,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话。反倒是程若儿的哥哥愿意相信自己,这可真是讽刺。

    “你为什么相信我?”苏可歆问道,“难道你不怕我故意伤害你妹妹吗?”

    “可能是因为我太了解若儿了吧。”程洛苦笑了一声,看向了苏可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你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愿意去相信你的话。更何况,相处这么久,我也相信,以你的为人,是不会做那种事的。

    “谢谢你,程洛。”苏可歆认真的看着程洛道谢。从上次苏雅芬受伤住院,到在墓园帮自己挡开记者,再到这次无条件的相信自己。似乎每一次自己有什么事情,程洛总会及时出现在自己身边帮助自己。

    “没事。”被苏可歆认真的神情逗笑了,程洛有些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其实这样的动作对于朋友之间是有些过头的,但是苏可歆却并没有感觉到被冒犯,反而感觉到了一种被亲人疼爱的温暖,不自觉的就对程洛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苏可歆抬头就看见顾迟走了过来,眼里的笑意迅速被寒意代替,苏可歆紧抿双唇,低下头不去看他。

    看着刚才还横眉冷目的和自己争吵的苏可歆,现在却对程洛笑的灿烂和温暖,顾迟的面色也变得不善起来。

    走到苏可歆的身前,顾迟对她伸出了手,“起来,我们回家。”

    无视顾迟伸出的手,苏可歆一手撑地,一手扶墙,自己慢慢站了起来。许是因为坐的时间太长了,刚一动,苏可歆就发觉自己的手和脚全都麻了,顿时就是一个踉跄,还没站起来就又倒了下去。

    身边的程洛眼疾手快地扶住了苏可歆。此时苏可歆的后背贴着程洛的胸膛,看起来倒像是故意跌入他怀里一样。

    看着程洛的双手环扶着苏可歆的双肩,顾迟周边的空气瞬间就冷了好几度。直接弯腰从程洛的怀里抱起了苏可歆,顾迟转身就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被顾迟抱在怀里的苏可歆挣扎着想要下来,却没想到顾迟抱着自己的力气大的惊人,她根本就挣脱不开,无奈之下只能恶狠狠的瞪着顾迟。“你放我下来!”

    好像没有感觉到苏可歆的怒气,顾迟直接抱着她出了医院。

    一直站在车子边等着的杨佐一看见顾迟抱着苏可歆出来,就绕到车后面,打开了后车门。顾迟把苏可歆放进车后座,然后自己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回家。”坐定之后,顾迟面无表情的对杨佐吐出了两个字。苏可歆则是一上车就把头扭向窗外,一眼都不看顾迟。

    感受到环绕在车后座的两个人之间的低气压,杨佐识趣的没有开口话。事实上,他也不敢。在一片沉默的氛围中,车子飞快的向着别墅驶去。

    到家之后,车子刚一停下来,苏可歆就率先打开车门下了车,直接向屋内走去。顾迟见状也赶紧下车,一路紧跟在苏可歆的身后。

    没有做什么停留,苏可歆直接上了二楼的卧室。

    刚进卧室,苏可歆就立刻把门关上,想要反锁住,可是紧随其后的顾迟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大力推开了卧室门。

    看到顾迟进来,苏可歆转身走向衣柜,拿了一件换洗衣服后就向门口走去。顾迟在苏可歆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拦住了她。“可歆,我们谈一谈。”

    “没什么好谈的。”苏可歆直接绕过了顾迟,“让开,我要去洗澡。”

    一把拉过苏可歆,顾迟的双手箍着她的胳膊,“可歆,你先别生气,我们好好谈一下程若儿的事情。”

    听到顾迟提起程若儿的名字,苏可歆一直压抑着的怒火瞬间就爆发了,她冲着顾迟大声吼道:“我了没什么好谈的!你既然都不相信我还要和我谈什么,我要去洗澡你放开我!”

    “可歆,你能不能先不要那么激动,我们坐下来好好的谈一下不行吗?你不要让情绪控制自己好不好?”

    “不好!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了我要去洗澡你让开!”

    “好啊,”看到苏可歆冲着自己发怒,顾迟的火气也上来了,“要洗澡是吧?那就一起洗!”完顾迟就拉着苏可歆向浴室走去。

    “顾迟!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有些崩溃的甩开顾迟,苏可歆大声哭喊道。

    一把抓住苏可歆把她往床上甩去,随后顾迟欺身覆上,吻上了苏可歆还在流泪的眼睛。

    “你放开我!”此时的苏可歆只感到了满心的羞愤,拼命在顾迟身下挣扎着,“放开我你听见没有,顾迟你这个……唔……”

    未出口的骂语都被顾迟吞到了口中,死死压着苏可歆的身子,顾迟狠狠的吻着她,不让她有开口的机会。

    有力的舌在苏可歆的口中强势的扫荡着,看着还在不停挣扎的苏可歆,顾迟又想到了在医院中苏可歆对着程洛露出的笑面,她怎么能对别的男人那么笑?

    心中的嫉妒一波又一波的涌上来,顾迟将这个吻加的更深,手也探进苏可歆的衣服里,在她的后背不停的游走……

    耗尽了力气的苏可歆渐渐放弃了挣扎,任凭顾迟在她身上胡作非为。平日里觉得亲密无比的行为,现在却让她感到了耻辱,眼泪如散落的珠子大颗大颗的落下。

    没有发觉苏可歆的异常,顾迟的吻一路向下,在苏可歆的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红印。十指相扣,顾迟将苏可歆的双手举过头顶,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了一抹鲜红的血迹。

    瞬间停下了所有的动作,顾迟看见苏可歆的左手掌心满是鲜血。

    之前在咖啡厅被人群推攘摔倒时,苏可歆的手就被地面给擦破了皮,虽然这么长时间过去,早已经结了痂,但是在刚才的挣扎当中却又挣裂开来,此时正往外冒着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