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程若儿受伤
    “这样啊,”程若儿若有所思,“我怎么没听哥哥提起过这件事?”

    “可能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和你吧。”苏可歆编了一句,然后就接着道:“你先跟我描述一下那个清洁工的长相,或者是本身有什么特点。我和主编一下,看能不能在杂志上登一个寻人启事,不定真的能找到呢。”

    苏可歆完之后就一直盯着程若儿,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个神情变化。如果程若儿没有谎的话,她一定会记得那个清洁工的。

    毕竟按照她所的,她当初失忆了,那么对于醒来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更何况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一定会印象非常深刻。

    “我也不知道,”程若儿眼神闪烁了一下,语气有些慌张,“当初我醒来的时候,那个人就已经走了,是护士告诉我,是一个清洁工把我送进了医院。”

    “可是你当初在程家的时候,不是你醒过来的时候见过那个清洁工吗?现在怎么又没有见过他呢?”发现了程若儿话中的漏洞,苏可歆追问道。

    “是吗?我过吗?”程若儿的神情开始有些紧张。“一定是你听错了,我当初肯定没有我见过那个清洁工。”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他帮你和顾迟把绳子解开,还先把你拖了出去,最后因为火势太大才没有救顾迟的这些事情的,难道不是那个清洁工告诉你的吗?”苏可歆几乎已经确定了,程若儿当初的解释就是在撒谎。

    “我……我当初……”程若儿被问的哑口无言,支支吾吾的不出话来。最后,程若儿的脸色终于冷了下来,“苏可歆,你到底想什么?”

    “程若儿,你根本就是在撒谎。”苏可歆提高声音下了定论,“当年根本就不是那个清洁工救你出来的。你现在和我清楚,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是,我的确是谎了。”既然苏可歆发现了,程若儿也懒得再装,直接承认了,“当初是我自己离开的。”

    虽然自己早就猜测到了,但是听到程若儿亲口承认的时候,苏可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既然你当初醒了,为什么不叫醒顾迟,而是自己离开!你是想看他在火灾里活活被烧死吗?”

    “我没必要和你解释这些。”看着周围的人已经被苏可歆逐渐提高的声音吸引着往这边看来,程若儿站起身抓起自己的包就要离开。

    “站住!”苏可歆一把抓住程若儿,“你不能走!清楚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用力甩开苏可歆,程若儿一脸不耐的道:“你烦不烦啊,有完没完,当年什么事情和你有关系吗?警告你别多管闲事,心惹祸上身。”

    看到程若儿没有丝毫愧疚,反而是一脸嚣张的威胁自己,苏可歆气的浑身发抖。“我会把这一切都告诉顾迟的。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和他解释!”

    “哈哈哈!”听到苏可歆的话,程若儿不在乎的大笑了起来,随后一脸不屑的道:“苏可歆,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想要告诉顾迟你就去好了,到时候,看顾迟到底是会相信你,还是会相信我。”

    注意到关注这边的人越来越多,程若儿反而不急着走了,而是重新坐了下来,一脸讥笑的看着苏可歆。

    “苏可歆,你觉得顾迟是真的喜欢你吗?你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上次我们一起在电梯里呆了3个时,你知道我们都做了什么嘛?”程若儿故意做出一脸暧昧的样子,“顾迟了,他还爱我,至于你,他早晚会和你离婚的。我告诉你,苏可歆,顾迟是我的,我一定会把他抢回来,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

    “程若儿,你不要太过分了!”苏可歆实在是被她的话给气到了,下意识的一把拍在了桌子上,“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些话吗,我……”

    苏可歆的话还没有完,就见程若儿身子往后一仰,连带着椅子一起摔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倒下去的时候,程若儿的脚尖勾到了桌子的桌脚,桌子猛地一个倾斜,上面的咖啡杯悉数砸在了地上,成了碎片。

    程若儿倒在地上的时候,脸部正好摔在了一些碎片上,顿时就有几行血迹从程若儿的脸上流了下来。

    苏可歆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呆住,她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拍一下桌子,竟然会让程若儿摔了下去。

    “我的脸!我的脸!”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苏可歆就听到了程若儿惊慌失措的喊声。

    只见程若儿一手摸着脸上的鲜血,一手指着苏可歆质问道:“苏可歆,你怎么会这么恶毒,你为什么要故意毁我的容!”

    程若儿边边流泪,泪水混合着血迹在那张精致的脸上流淌着,看着分外的使人心疼。周围已经有很多人走上前来扶起了程若儿,还有人急忙给医院打了电话。

    先前程若儿刚来的时候,大家就被她的精致外表和高贵的气质给吸引了视线,这样的美女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让人赏心悦目的。

    现在看到这样的一个大美女满是狼狈的躺在地上,身上满是咖啡渍不,竟然还被人划破了脸。在场的每个人心中都涌现了一股英雄救美的气概。在他们眼里,现在的苏可歆比给白雪公主毒苹果的后妈皇后还要恶毒。

    “欸,我你这个女人怎么能这样啊,有什么话不能好好,非要动手啊。”在场的一个男士首先对苏可歆发问道。

    话音刚落,就有人附和道:“就是,毁人容貌也太恶毒了吧,你嫉妒别人比你长的漂亮也不能这样做啊,真是最毒不过妇人心!”

    “话不能这么啊!并不是所有的女人心都像这个人一样恶毒。”一个女士上前用力推了苏可歆一下,苏可歆一时没有站稳,向后踉跄了几步倒在了地上。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扶她,反而都用一种活该如此的眼神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