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妈妈的异常
    下午4点钟左右的时候,苏雅芬终于睡醒了。看到苏可歆搬来和自己住,她也是有点疑惑,“你搬来了,顾迟怎么办?”

    “他出差不在家,我就想来陪陪你。”不想和妈妈自己和顾迟的事情,她随便打了个哈哈。“妈妈,你最近的身体怎么样?我怎么听阿姨,你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了。”

    “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好着呢。”苏雅芬笑着摸了摸苏可歆的头,“搬来也好,正好我也想你了,在这多住几天。”

    “嗯。”

    苏可歆嗯了一声,便抱住了苏雅芬。

    她好想抱住妈妈好好的哭一场,将自己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都给她听,可是她不能,也不想让妈妈担心。

    “妈妈,我也想你了。”

    “这孩子。”苏雅芬笑骂了苏可歆一句,却又不知想起了什么,抱着苏可歆有些呆呆的失神。

    在苏雅芬的公寓住了好几天,每天和自己的母亲笑笑的,苏可歆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

    这天晚上,苏可歆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拿着手机发呆,犹豫着要不要给顾迟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问候一下。

    可是,她又觉得这件事自己没有错,顾迟他都没有打电话来,自己干嘛要打过去,好像自己理亏似的。

    再仔细想想,好像顾迟也没有什么错。

    就在她纠结着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听见卫生间里传来“咚”的一声。

    苏可歆心里一惊,扔下手机就往卫生间跑去,一开门就看见苏雅芬正神色痛苦的躺在地上,用手捂着头,鲜血从指缝中不断往外流。

    一旁的桌角上也有着些许血迹,想必是起来上厕所时不心摔倒了,头正好碰到了桌子的角上。

    “妈你怎么样了,没事吧……”苏可歆赶紧跑过去扶起苏雅芬,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苏雅芬疼的不出话来,五官紧紧的皱在一起。

    看着苏雅芬满脸痛苦的样子,苏可歆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慌乱中只能先拿毛巾捂住头部出血的部位,然后赶紧打了120,把她送去最近的医院。

    救护车里,苏可歆满心不安和焦急的握着妈妈的手,生怕她有什么事情。

    她想找人找医院里的医生给妈妈立刻安排治疗,但是偏偏自己又不认识什么人脉,此时的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顾迟。

    拿出手机拨出了顾迟的号码,苏可歆焦急的等着顾迟接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连着打了好几遍,苏可歆都没有拨通顾迟的电话。

    打不通顾迟的电话,自己又不认识医院的人,苏可歆这下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程洛!她突然想到,以程洛的身份地位,肯定在医院里有认识的人。

    虽然不想给程洛添麻烦,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喂,怎么了可欣,这么晚打电话?”程洛干净明朗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苏可歆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温暖,心也终于安定了一点。

    一直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之后,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决堤,“程洛,我妈妈……我妈妈刚才不心摔倒了,头磕到了桌子角,现在大出血,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医院那边……”

    苏可歆哭着对程洛道。

    程洛一听苏雅芬受伤了,急忙从床上坐起来,胡乱套上衣服之后就往门外冲,“你先不要着急,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苏可歆也不敢耽搁,急忙报上自己的位置:“我们现在正在去第一人民医院的路上,马上就到了。”

    “好的,你先别着急,先好好照顾苏姨,我现在就给医院打电话安排。”程洛这边已经跑到了车库,正在发动车子。

    “谢谢你程洛。”对程洛道了一声谢谢之后,苏可歆就挂了电话。

    握着苏雅芬的手,苏可歆的心里不断祈祷着:“妈妈,你千万不能有事”。

    等到了医院后,门口已经有医生在等着了,苏雅芬很快被推进紧急救护室,程洛也随后赶到了。

    “苏……姨没事吧?”程洛是一路跑到医院的,气喘吁吁的。

    苏可歆摇了摇头,眼泪又忍不住的掉了下了,“我不知道,我……”

    拍了拍苏可歆的后背,“放心,会没事的。”程洛安慰道。

    “嗯。”苏可歆哭着点了点头。

    手术室的灯一直在亮着,苏可歆坐立不安的望着手术室紧闭的门。

    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一条缝,一名护士急匆匆的走出来,语气焦急的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我是她的女儿。”

    苏可歆闻言立刻上前。

    “病人情况紧急,需要输血,可是血库现在存血量不足,你们谁和病人的血型一致?”

    “我是她的女儿,可以用我的血。”苏可歆急忙挽起自己的袖子。

    “知道自己是什么血型吗?”

    “不知道……”苏可歆现在简直恨死了自己,竟然从来没有检查过自己是什么血型。

    “好,你马上跟我去做准备。”护士脚步匆匆的带着苏可歆去了采血室,程洛也跟着一起去了。

    但是,血型检查的结果出来之后,苏可歆却被告知自己是型血,而苏雅芬是型血,血型不匹配,所以不能由她给苏雅芬输血。

    苏可歆当时就愣住了,这不可能啊,自己怎么会是型血呢?

    她明明记得林海生是型血,妈妈也是型血,那么自己怎么可能会是型?

    但是现在也没时间想这些了,也许是自己记错了吧。

    “那现在怎么办?”听到自己不能给苏雅芬献血,苏可歆一时没了注意。

    “我是型血,”程洛听苏雅芬是型血,心里一喜,急忙上前道:“我可以给苏姨献血。”

    感激的看向程洛,苏可歆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真的吗?程洛,谢谢你。”

    安慰的拍了拍苏可歆的肩膀,程洛跟着护士去做输血前的相关准备了。

    又焦急的等了大概两时,手术室的灯才终于灭了。门打开的那一刻,苏可歆立马跑到医生面前,着急的询问着妈妈的情况。

    “手术很成功,病人已经没事了,很快就会出来。”摘下口罩,医生有些疲惫的道。

    “谢谢医生,谢谢你……”苏可歆不断地给医生道着谢,紧吊着了一晚上的心现在终于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