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被劫持
    “我不懂唉,我对这个又没什么研究。”苏可歆歪头奇怪的看了一眼顾迟,抿了抿嘴巴,回答道。

    “乖。”顾迟努力克制住自己躁动的情绪,他不想被苏可歆发现什么异常,“我不喜欢这个味道,你去把它洗掉吧。”

    苏可歆皱了皱眉头,觉得顾迟今天的反应很反常,但是也没什么,转身向洗浴室走去。

    苏可歆离去后,顾迟用手按摩了一下眉心。不知望向什么方向,眼神深邃,陷入了沉思。

    苏可歆到了浴室冲了个澡,洗好之后,她看着浴室镜子里的自己有点发呆。想起顾迟刚才一把推开自己的动作,不失落,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在她的印象里,顾迟从来没有这么对待过自己,从来都是温柔体贴,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n送给自己的香水到底有什么问题?为什么顾迟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一连串的问题压在苏可歆心头,让她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她想好好问一下顾迟,但是看他的态度,又觉得他不会告诉自己。

    用冷水洗了把脸,苏可歆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反正该知道的最后总会知道的,自己瞎想也没有用,反而会伤害顾迟和自己的感情。

    出了浴室,苏可歆去卧室换上睡衣,出来之后却没有看到顾迟。

    “顾迟,顾迟?”喊了两声,没有听到顾迟的回答。

    找不到顾迟,苏可歆有点心慌,去阳台上看了一下,意外的发现顾迟在阳台上发呆。

    此时的他背对着苏可歆,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着这样的顾迟,苏可歆心里的不安同时也在一点点扩大。她总觉得有些她不知道的事情正在发生,会打乱她和顾迟现在的生活。

    犹豫了一下,苏可歆上前,站在顾迟的面前。握住顾迟被冻得有点发红的手问道:“发生什么事?怎么在这里吹风,冻感冒了怎么办?”

    顾迟终于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看着眼前苏可歆温暖的笑容,他收回自己的心神道:“没事,只是公司里的一点事情。”

    苏可歆自然不信,公司里的事怎么会让顾迟这样呢,他对于工作一直是游刃有余的。

    “顾迟,你可以和我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今天你……”

    苏可歆的话还没有完就被顾迟打断了,“真的没事,我们去吃饭吧,让我尝一下你的厨艺有没有进步?”

    看着恢复了以往神色的顾迟,苏可歆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接下来的几天,苏可歆的生活又重新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她毕竟不是什么公众人物,大众对她的议论来的快,去的也快。

    只是令她奇怪的是,自从上次在餐厅见到林筱如之后,这几天她一点消息都没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一点也不符合她平常的作风啊,按照她的性格来,早就应该来杂志社找顾以寒大闹了。但是苏可歆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想林筱如的事情,看不到她正好,自己也落得清净。

    下班之后,苏可歆在路边等车,无意间的一个回头,她对上了一个男人的视线。

    那个男人看到自己在看他,急忙把头扭向一边,看向其他地方,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进了一旁的咖啡厅。

    苏可歆觉得有点奇怪,她总感觉刚才的对视不是意外。这几天,她一直有种有人在跟踪自己的奇怪感觉,难道是这个男人在跟着自己?

    甩了甩头,苏可歆告诉自己不要多想。自己又不认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他怎么会跟着自己呢?刚才只是一个巧合吧。

    这时车也到了,苏可歆就把刚才的事情抛到一边去了,没有放在心上。

    次日,苏可歆睡醒的时候,看到顾迟已经起来洗漱好了,正在对着镜子打领带。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苏可歆有点疑惑,顾迟一般都会和她一起起床,然后送她去上班。

    顾迟发现苏可歆醒了,走到床边坐下,道:“今天公司有点急事,我要早点过去,等下不能送你去上班了,你自己可以吗?”

    “嗯,我没事,你先去忙吧。”

    “乖,再睡一会吧。”在苏可歆额头留下一个吻后,顾迟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苏可歆又睡了一个时,起床吃完早饭之后就出门了。

    来也是巧,苏可歆刚出区,就看到有一辆出租车。

    要知道,这里是高级住宅区,一般都有私家车,很少在这里看到出租车。苏可歆不禁感叹自己的运气之好。

    顺手拦下了出租车,苏可歆对司机道:“师傅,去地铁站。”

    可车开着开着,苏可歆突然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个方向好像不是去地铁站的?

    “师傅,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然而司机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开着车一直往前走。

    苏可歆这时终于意识到了危险。

    “师傅,我要下车,停车!”

    可是司机依旧是沉默不语。

    苏可歆想要打开车门跳下去,可是司机早就想到了这点,她刚上车的时候就把门窗都给锁死了。

    苏可歆急了,上前就和司机开始抢方向盘,心想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被他带走。

    司机不耐烦的从一边摸出一条棍子,直接敲在了苏可歆的头上。一阵剧痛过后,苏可歆彻底失去了意识。

    ……

    醒过来的时候,苏可歆唯一的感觉就是疼,头上的伤口好像已经结痂了,但还是疼的厉害。同时,手腕和脚腕也被人绑在了一起。

    顾不得检查自己的身体,苏可歆抬头开始打量四周,想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好像是一个屋顶的天台,看着破破烂烂的。

    没有心思想自己为什么会被带到这儿,苏可歆挣扎着想要解开绳子,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危险的事情还在等着自己,得赶紧离开才行。

    这时候天台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看见走进来的人,苏可歆吃惊的停住了动作。

    “又是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苏可歆惊讶过后,愤怒的看着来人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