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十年前的小姑娘
    十年前。

    秋夜带着几分凉意,荒芜的山脚下,一抹修长的身影,踉跄着从仓库里讨出来,所过之处,无数鲜血。

    虽然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但少年还是勉强支撑着,迅速的走动着,腿上的伤口不但流血,越来越冰冷麻木,他知道,这条腿,再这样流血下去,恐怕是保不住了。

    可他还是得跑,他得找到若儿。

    周围哪里都找过了,喊也喊过了,嗓子都喊得哑的没有力气,不出话来,可依然没有若儿的踪迹。

    终于,顾迟的体力不支,倒在了草丛上。

    他的心里一片绝望。

    荒郊野岭的,已经是大晚上了,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来到这里,更别救他了。

    他已经整整一天,没怎么喝过水,进过食物,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有点力气的成人不费吹灰之力都能把他拎起来。

    他抬头看着黑色的天,伸手不见五指。

    他大概是要葬在这里了吧。

    也好,不定若儿在等着我呢,正好陪她去,只是有点对不起爷爷他们。

    想着想着,顾迟慢慢闭上了眼睛,放弃了挣扎,就那么静静地一个人等待死亡……

    “喂!你怎么啦,你醒醒啊。”

    混沌之中,顾迟感到自己的脸上有一双嫩嫩的手再拍打着自己的脸,许久没有了力气的顾迟突然抬起手,一把抓住那双手。

    他慢慢睁开眼睛,眼睛因为一直缺水,闭了太久有些模糊,但隐约看到是一个姑娘,扎着两个马尾,穿着红色的公主裙,蹲在一边焦急地看着他。

    “哎,你醒了啊!”

    看到他睁开眼睛,姑娘欣喜地拍了拍手,笑了起来,眼睛眯成月牙状。

    高兴没多久,姑娘由突然尖叫起来。

    借着月色,明显地看到红色的公主裙上有着几摊不属于这公主裙的明显的血迹。

    顺着血迹看去,姑娘马上看见了顾迟大腿上的伤口。

    “我的天哪!好多血。你怎么了呀,你怎么留了这么多的血!”

    姑娘警觉地望了望四周,悄悄附在顾迟耳边:“是不是坏人在追杀你呀。”

    暖暖的热气扑在顾迟耳边,顾迟震惊地看着姑娘,没想到她这么相信自己,就不怕自己才是坏人。

    看着姑娘的眼睛,他直觉就本能反应回答道:“是。”

    “不怕不怕。”姑娘拍拍胸脯,对顾迟保证道,“你遇到我就不用怕了哦。我带你走,一定不会让坏人再伤害你的!”

    顾迟的心没来由的感到心情真的平静下来,愣愣地看着姑娘红色的身影忙碌地绕在自己的面前。

    尽管顾迟很久没吃喝水,已经脱水到很轻,但对于一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姑娘来,他的重量显然不是一个姑娘可以承担的起的。

    姑娘有点吃力,踉踉跄跄把顾迟背到身后。

    巨大的重量袭来,差点把两个人都压在地上,姑娘渐渐稳住步子,向前走去。

    这一段路很长,长到顾迟差点以为它是没有尽头的。

    他还是觉得自己会死在这里,可每次,好不容易他要闭上眼睛了,身边的少女拖着巨大的负担,也要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

    “诶,你别睡诶,我……我给你讲故事?或者我给你唱个歌?”

    “有一个姑娘,她有一点任性,她还有一点嚣张……”

    “你很吵。”顾迟有些忍无可忍,虚弱的开口。

    可姑娘仿佛免疫了顾迟的偶尔责骂,乐此不彼地逗顾迟开心,不让他睡觉,生怕他一睡就再也起不来了。

    看着姑娘叽叽喳喳的样子,顾迟虽然嘴上嫌弃,但想着,等找到爷爷他们以后,他一定要留下这个姑娘。如果她走了,那么天南海北,他一定要找到她。

    他要报答她。

    “你叫什么名字?”顾迟突然发问。

    “我呀?”姑娘转头看了顾迟一眼,刚想开口,可突然,他们看见前方有车灯。

    姑娘顿时兴奋起来。

    “有车!有车太好了!哥哥你有救了!”

    接下来,顾迟的记忆因为太过虚弱,就很模糊了。

    但他知道,那辆车带着他来到了医院,当他醒过来时,爷爷重谢了司机,可当他问起那个背着他过来的姑娘时,司机只是,那个姑娘因为赶着回家,送他到医院后,就立刻走了。

    从此以后,他再也找不到她。

    ……

    别墅里,顾迟坐在阳台上,思绪想着十年前发生的事。

    直到杨佐的短信打断了他的思绪,已经把四千万,打到了林筱如账上。

    想到林筱如,顾迟也突然没了兴趣再回忆下去。

    这十年来,他每日每夜,都会做恶梦,梦见十年前被绑架的时候。

    那种绝望和恐惧,如同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一样挥之不去。

    可每次在梦靥最黑暗的时候,他都会听见那个清脆的声音——

    “你醒醒啊,喂,你醒醒。”

    这十年来,寻找那个女孩,已经成了他的习惯,甚至比寻找当年的幕后黑手,还让他执着,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执着,到底是只为了报恩,还是什么。

    他只知道,在无数的噩梦中,那个女孩,宛若他唯一的希望,好像黑暗里的一道光,对于他,有着特殊的意义。

    可如今,这些意义,都变成了讥讽。

    得知那个女孩,就是林筱如的时候,顾迟不是没有过失望。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一直苦苦寻觅的那个女孩,如今已经变成了如此让他厌恶的模样。

    “顾迟?”

    他正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见苏可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他转过头,看见苏可歆刚洗完澡出来。

    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颊,心里刚才的烦闷突然一扫而空。

    他大胆一笑,收起心里的胡思乱想。

    林筱如如何,与他又何干呢。

    如今的他,早不需要一个十年前的幻影来拜托噩梦了。

    因为他有了更重要的人。

    ……

    翌日,周末。

    顾迟有会议不在家,苏可歆想着今天休息,便准备去看苏雅芬。

    可当她大包包的,带着补品和水果,来到她的公寓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看到对方时,苏可歆的脸色整个都冰冷下来,特别是看到旁边脸色更差的苏雅芬,她的语气忍不住带了几分怒火。

    “你来这里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