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顾迟的理由
    此刻,苏可歆根本不在乎姜玲在哪里?在干嘛?她只想知道顾迟怎么样了,为什么彻夜未归,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苏可歆接着问:“那林筱如呢,她没事吧?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

    顾以寒回答:“昨天她一出冷库,就被顾迟送到医院去检查和治疗了,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没有大碍,现在……顾迟在陪着她。”

    苏可歆猛然抬起头,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顾迟在照顾林筱如,他不是恨她,要折磨她的吗?

    苏可歆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也干干的。她低着头,听着顾以寒的诉。那么高高在上的顾迟,怎么对林筱如那么关照,这一点儿也不像他了。

    苏可歆有点儿吃醋。

    顾以寒也想不通顾迟的举动。

    他:“我也不知道顾迟是什么原因,总之是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电话,简直快把林筱如供成一个祖宗了。”

    顾迟竟然在医院无微不至地照顾林筱如!苏可歆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了,顾迟是不是吃错药了?

    苏可歆一想到顾迟守在林筱如的身边,她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她相信顾迟不会背叛她。可是,顾迟这种异常的举动,对林筱如的殷勤,使苏可歆的内心很难受。就像时候被抢了洋娃娃一样,她真的很喜欢它。

    顾以寒看着苏可歆的表情变化,关切地问:“可歆,你没事吧?你别多心,顾迟应该不会对林筱如动心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才会这样。”

    “哦,不,是你想多了。我相信顾迟的。我只是……有点儿吃醋而已。”

    她吃醋……顾以寒觉得苏可歆真的爱上顾迟了。

    他出神地望着她。苏可歆还是那么漂亮,一头乌黑的长发,红红的薄嘴唇,巧而高挺的鼻子,一双含情似水的眼眸,清澈透亮……

    苏可歆被顾以寒看得有些不适,起身:“好了,已经上班了,大家应该都在外面了,我先出去工作了。”

    “可欣。”顾以寒也站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两年前的事情,我没有保护你。”

    苏可歆一愣,没有想到顾以寒这样诚恳地跟她道歉。她长舒一口气,将两年多的委屈和对顾以寒的感情,一次性的全部都释放了出去。只感到全身非常的舒服,她终于可以彻底释然了。

    苏可歆背对着顾以寒,什么也没有,一步一步走出了他的办公室,像是一步一步走出了他的人生。

    顾以寒想到林筱如肚子里的孩子,想到他马上就要和林筱如结婚了,深深地叹息着。

    与此同时,医院,顾迟正坐在林筱如的身边陪着她。

    林筱如躺在病床上,脸色已经比昨天在冷库的时候好太多了,人也冷静清醒过来了。

    昨天她经历了绑架、被壮汉灌药,然后突然被救……林筱如依然心惊胆战,像做了一场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浑身冷汗。

    顾迟在旁边坐着,很专注地看着手机。

    他听见异动,猛一抬头,看见林筱如正惊恐地盯着自己,于是友好地:“林筱如,你醒了。”

    林筱如惊魂未定,不敢吱声。

    顾迟连忙叫护士进来做检查。昨天林筱如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

    大家手忙脚乱的,他也跟着忙活了一个晚上,连家都没有回,也不知道此刻苏可歆是否已经在杂志社了?她有没有生他的气?毕竟自己彻夜未归。

    护士给林筱如的伤口换药,包扎伤口,然后量了血压,抽血化验,一会儿化验正常的话,病人就可以出院了。

    顾迟跟护士了声谢谢。

    护士回赠了他一个甜甜的微笑。

    护士心想,病床上的女人大概是这位轮椅帅哥的女朋友吧,真是好福气啊。

    昨天被送来的时候,林筱如迷迷糊糊地搞不清楚状况,现在总算彻底恢复了正常人的思维。

    顾迟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她的猜测,不是要折磨她吗?为什么突然这么关照她,竟然陪伴了她一个晚上,鞍前马后地亲自照料?

    林筱如见折腾了一晚,顾迟竟然还没有走,很好奇,试探着问他:“你为什么放过我?突然对我这么好,到底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有我的原因。”果然,林筱如想,果然顾迟是没那么轻易地放过自己。

    她有些害怕这样的顾迟,觉得顾迟冷冰冰的样子才正常。她道:“顾总,我再也不敢了……我不知道两年前我妈竟然做了错事,我……”

    “林筱如。”顾迟:“虽然你的伤势并无大碍,但是医生建议你多休息。”

    他不想再提起两年前的事情了,因为他已经无法替苏可歆报仇了,只好将姜玲进行加倍地惩罚。

    “那我……可以回家了吗?”

    “护士同意就行。林筱如,你可以回家。”

    林筱如这才松了一口气。顾迟是真的放弃惩罚自己了。可是,为什么?她心里依旧有迷思。

    林筱如心翼翼地问顾迟:“顾总,你为什么……”

    她又止住了,她怕问多了,顾迟又变卦了,不放过自己怎么办。

    顾迟也不回答她的问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有些微微发黄,但是可以看清楚里面有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似曾相识,但因为照片拍摄的特别模糊,她一时不敢确定。

    顾迟问她:“认识照片里的人吗?是不是你?”

    林筱如眼神闪烁,她下意识觉得这张照片一定跟顾迟放了自己有什么关系。如果她不是,顾迟还会这样对待她吗?如果她是,又会不会再引来更加不好的事情。

    毕竟以前做了太多伤害苏可歆的事情,她不能轻易承认或者不承认。

    她没有回答他,却反问:“怎么了,是或不是,又能明什么?”

    “十年前的某一晚,你记得吗?是你无意间救了一个双腿受伤的少年,走了很远很远的路,送他去医院……然后,他得救了。”顾迟停顿了一下,:“而那个人就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