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程洛的提醒
    苏可歆对程洛:“程总,可以采访您几个关于古董展览的问题吗?我看您这里的古董,都是很有年代感的老物件,有什么故事可以跟我们分享的吗?”

    程洛看了苏可歆一眼,低声道:“这里采访不是很方便,走吧,去我的办公室。”

    晓梅本来在一旁傻站着,此时却跳了出来,:“好啊好啊,程总您真贴心啊,不像别的总裁总是板着脸,冷冰冰的。您一定是觉得展厅里面有点儿冷,怕我们挨冻,对吧?”

    程洛听了这话,却把眼睛看向了苏可歆。晓梅的那个板着脸的总裁,怎么听起来像是顾迟的样子?

    苏可歆尴尬地低下了头。

    程洛觉得她的表情很可爱,嘴角向上扬了扬。他并不讨厌她,只是因为顾迟的关系,对苏可歆多少有一些怨气。

    他开口:“顾以寒叫你来采访我,也真是有创意啊。好吧,你想问什么我都配合你。不过,我的条件是,我只接受你的采访,你的同事可以到我的古董展上面去拍一些照片宣传一下,行吗?”

    晓梅和李有些失望的样子,默默地走到展厅里。

    苏可歆想了一下,程洛也是不好约的,他既然这么了,也只能同意了,两人一起来到程洛的办公室。

    程洛的办公室有一套自制咖啡机,他倒了一些咖啡豆进去,不一会儿咖啡的香气便飘落出来。

    程洛问:“你喜欢咖啡?”

    “您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程洛问。

    其实,程洛对苏可歆是调查过的,所以他才知道她的喜好。

    苏可歆还在琢磨程洛刚才对她的话,程洛就来直接问起她问题了。

    程洛往苏可歆的面前放了一杯咖啡,很香浓的咖啡。

    程洛对苏可歆:“加点儿牛奶给你,对身体有好处。和顾迟那样的人呆久了,是需要经常来一些又甜又暖的东西。”

    好吧,也许程洛是对了,但是那都是表面的。苏可歆心想,顾迟在别人的眼睛里是冰冷的,可是她却时时刻刻能够感受到他的暖意。

    可能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程洛直接:“苏可歆,你为什么嫁给顾迟,为了钱,还是名声、地位?”

    他怎么和其他人一样,也这么想她?苏可歆觉得程洛是个阴晴不定的人,虽然外表看上去是极为俊美的柔情男子。

    苏可歆:“程总,你的这些和今天的采访没有关系,这是我的私人问题,我不想回答您。”

    苏可歆不想跟任何人分享她和顾迟的相识,那是他们俩之间的协议和秘密,连顾老爷子也是不能的。

    她继续:“我知道,因为顾迟,您对我没什么好感。但是,今天我上来采访古董展的,这也是程氏集团一次很好的宣传机会,不定股价都会跟着上涨波动呢。”

    程洛双手一摊:“没有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不喜欢你啊。我只是在好心地提醒你,顾迟这种冷酷无情的男人,你一定要心,心他以后无情地抛下你不管,就跟他当年对若儿一样!”

    苏可歆这才彻底的明白了,程洛为什么一直对顾迟横眉冷对,一直对自己阴阳怪气的。原来,他还在意他妹妹的死,他一直都误会了顾迟。

    苏可歆:“程总,你误会了。”

    “误会?苏可歆,你还真是天真可爱啊。那场火灾众人皆知,难道就是我一个人误会他吗?你不要被顾迟欺骗了,聪明一点儿,赶紧和他离婚,离开他。”

    离开顾迟?苏可歆怎么可能呢,她一直是相信顾迟的,顾迟是不会骗他的。

    程洛又:“他为了保自己的性命,可以丢弃若儿逃跑,何况是面对萍水相逢的你。万一将来你和他都有了性命之忧,你看他顾迟还会顾及你吗,还会高调秀恩爱,爱她的妻子吗?苏可歆,你的美梦该醒醒了!”

    程洛把顾迟得如此不堪,好像他是一个很龌龊的混蛋似的。苏可歆觉得在火灾没有弄清楚真相的时候,程洛来这样指责顾迟,对顾迟是很不公平的。

    苏可歆:“程总,真的是你误会了。顾迟当年没有抛下程若儿,是程若儿叫顾迟赶紧离开那里去找人救火的!顾迟没有私自逃走!

    为了这件事情,顾迟特别难过。若儿的东西,他一直都保留得很好,连我都不让碰。顾迟心里一直是有若儿这个人的,那是一个永恒……”

    “永恒。”提起若儿,程洛总是忍不住伤心起来。

    “是啊,一个死了的人可不就成了永恒吗?所以,你是永远吗?苏可歆,其实当年他就算自己跑了,没有管若儿的死活,也不算有错,毕竟没人应该为另一个人冒风险。我只是讨厌他死不承认。”

    苏可歆急忙接着解释:“有时候,大家以为的真相未必就是真的,你们为何不放过顾迟,为什么要他承认莫须有的罪责?程总……”

    “你叫我程洛吧,你我也没必要玩客套。”程洛干脆地。

    “好吧。程洛,我能体会到你很难过,虽然我没有见过程若儿,可是我知道她一定很漂亮,很讨人喜欢,也很爱顾迟。所以,我相信若儿肯定想让顾迟活着,换作是我也会这样。我绝不相信顾迟会抛下她不管,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和若儿的眼光也太差了吧。”

    程洛看着苏可歆,原来这个女人已经那么爱顾迟了,她已经深深地陷进去了,就像当年的程若儿一样。

    他劝若儿多少次了,不要和顾迟走得太近,更不要爱上他,可是若儿心里是那么那么的喜欢顾迟,甚至为了他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他:“你不要故意为他开脱,你才和他几天,就这么了解他?我和他认识二三十年了,我比你更了解他。”

    苏可歆见沉积多年的误会,她一时半会儿是搞不定的。于是就转移了话题,:“你很喜欢你妹妹吧,你们的关系一定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