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两年前的男人
    窗外,是一个酒店。

    世纪大酒店。

    苏可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

    顾迟竟然带着她来到了世纪大酒店,这个让她伤心欲绝的地方,两年前让她**的地方!

    苏可歆看向顾迟,脸色苍白,“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顾迟还是不话,他带着她下了车,走进酒店。

    酒店里人都认识顾迟,毕恭毕敬的送他和苏可歆进了电梯,上楼。

    苏可歆的手止不住的微微颤抖,她不明白顾迟做这一切的原因,但她知道,自己真的很不想来到这个地方!

    很不想!

    似乎是感觉到了苏可歆的颤抖,顾迟握住她的手。

    走出电梯后,顾迟带着苏可歆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苏可歆看到房间号的时候,脸上最后一丝血色退去。

    她认得这个房间的号码。

    这个房间就是两年前她**的房间。

    苏可歆的心情瞬间低落谷底。

    两年前那痛苦不堪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苏可歆感觉自己都快要晕倒了。

    可顾迟却:“我们进去吧?”

    “不。”苏可歆拒绝。“我不要再来这里,我恨这里。顾迟,我们换个地方吧。”

    顾迟劝着她:“苏可歆,有些事是不能逃避的,必须要勇敢的面对。况且……”

    顾迟欲言又止。

    苏可歆只是没有勇气在顾迟的面前,面对两年前发生的丑事。

    她记得,两年前自己在一次聚会中,不知被谁下了迷药,她的身体感觉虚弱无力,却又灼热难耐。

    当时她头脑已经迷糊了,但是心里明白,她必须赶紧离开那里。

    可是,她刚出了门,便不知被什么人带到了世纪大酒店,并且进了电梯上了楼。

    她还记得,有一个人紧紧搂住她的腰。

    苏可歆想挣扎,可是她浑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她试图挣扎反抗,或者求救。可她无力的声音,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和警惕。

    苏可歆感到非常痛苦,她知道接下来自己将面临的时候什么样的情况!

    她要逃走,甩开这个男人。可是,她就是挪不动步,陶离不开。

    她感到害怕,可是头却越来越晕了。

    后来,她被男人带到了房间里,将她重力地推到了床上,如狼似虎般的想她袭来,一浪高过一浪,将她彻底的吞没。药力的作用使她失去了最后的抵抗能力,任由男人侵占。

    之后的事情,苏可歆不想再去回忆,回忆一次,心就痛一次,像伤口留着鲜血一样地痛苦。

    这些年来,每次想到这些事,她都心里非常地恨。

    究竟是什么人给她下来迷药,为什么要陷害自己,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两年前的那一晚过后,苏可歆知道再也无法面对顾以寒,心里十分地难过,整个天空都是灰暗的颜色,真的是一点儿色彩她也看不到了,像是一个世界末日的来临。她已经万念俱灰了。

    看着眼前的房间,回想起那些回忆,苏可歆心情很差,她想离开这里,不想跟着顾迟再走下去。

    顾迟却强行将她带到了门口。

    苏可歆脸色不悦,“顾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要来这里,我也不要什么礼物了。”

    顾迟不知为何,这一次却是十分坚持,他看着苏可歆,黑曜石的眸子似有光芒, “苏可歆,相信我。”

    简单的几个字,让苏可歆犹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跟着进到房间了。

    房间,依旧是当初的模样,跟苏可歆黑暗的记忆里,一模一样,让她感觉到窒息。

    顾迟却仿佛没有看见她苍白的脸色一样,拉着她一起坐到床上。

    苏可歆低着头不敢看顾迟,她心里怕他在意自己的过去而看轻她。万一,顾迟和她来到这里,想起两年前她的事情,觉得她身体不干净,他会不会对她的感情从此变淡?

    “看着我,苏可歆。”顾迟低沉的声音在头顶想起,“看着我,乖。”

    苏可歆缓缓抬起了头,碰到了顾迟炙热的眼神。

    顾迟的眼底,似有什么在燃烧,他低声道:“现在,闭上眼睛,闭上。”

    苏可歆已经无力去思考顾迟要干什么,只是乖乖闭上了眼睛。

    她听见顾迟把灯关掉了。

    他把苏可歆温柔地放到床上躺好,嘴唇微张,他轻轻地吻着她。

    苏可歆的心情紧张起来,两人在这个伤心的房间里一起,真的好吗?

    她轻声唤着:“顾迟,我们就在这里吗,顾迟,不,不行……”

    “哪里不行了?”顾迟温柔地一边吻着她,一边低声道, “我觉得,这里非常适合我们。”

    苏可歆被顾迟吻得七荤八素的,身体已经渐渐地柔软下来。他的指腹温热有力,滑过她的胸口,苏可歆情不自禁主动起来。

    他顺从地让她紧紧的搂着。

    黑暗中,她看到他的眼睛分外明亮,她期待着顾迟的进一步探索和深入。

    可就在这样的紧要关头,顾迟却突然停下来。

    黑暗中,他低声问她:“这样的场景,就没让你想起来什么吗?”

    他继续触摸着她光滑的肌肤,一寸一寸,路过险地,充满了无限的撩拨,而就是不给苏可歆她此刻最想要的东西。

    顾迟的问话,让苏可歆慌乱了,这里只有不好的回忆,还会想起什么来?是不是顾迟要嫌弃自己了……所以,他才不继续下去。

    苏可歆语无伦次地着:“什么?我想起来什么?我不想想起来什么 。”

    顾迟却依旧意有所指,“苏可歆,你再想想看,不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吗?”

    苏可歆这也意识到顾迟的不对劲了,蹙眉,“顾迟,你到底让我想起什么?”

    顾迟见苏可歆的反应如此迟钝,知道她两年前的心里一定是排斥的,所以也不会有多么深刻的体会。

    顾迟终于不再折磨苏可歆,低声道:“想起两年前的那个男人。”

    苏可歆身子僵住,就听见顾迟又道:“两年前的那个男人,我找到他了。”

    苏可歆一愣,紧接着浑身战栗,脸色惨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