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他想起来了
    顾迟全部都想起来了!

    两年前的那一个夜晚,顾迟正在参加一个名流云集的晚宴。

    在晚宴上,他因为程若儿和程洛起了争执,他和程洛争执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虚弱,浑身发烫,像是发烧了一样。

    后来,他发现可能是刚才喝的酒不对劲,像是被别人下了药物,他担心自己有危险,赶紧找杨佐将自己送到离宴会最近的酒店休息。

    顾迟想到这里,抓起了电话就打给杨佐:“喂?杨佐,你记不记得两年前的有一次宴会,我出来以后喝的酒不对劲,然后叫你把我送到最近的酒店。你记不记得有这回事?那家酒店叫什么名字?”

    不知杨佐在电话里如何会回答的,季相如只看着顾迟的电话慢慢从手中落下。

    季相如问:“杨佐什么?是不是他把你送去了世纪大酒店?是吗?”

    顾迟点了下头,有些不能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这么巧?

    “果然!”

    季相如问:“那,你还记得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吗?顾迟?”

    顾迟经过杨佐的确认,相信自己的记忆力是没错的。他记起了全部的事情经过。

    那日,杨佐将他带到了世纪大酒店,因为酒店高档套房都住满了,杨佐就给他开了一个普通房间,让他可以休息一下,然后杨佐就回去给他拿换洗的衣服去了。

    顾迟记得药效十分厉害,他的身体像着火一样,他强压不住药物的作用,解开衣扣,让自己可以感觉凉爽一些。

    可是,过不了一会儿,顾迟的身体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就像是一只叫春的猫咪,非要寻找到一个配偶。

    顾迟实在忍受不住了,身体异常难受,像安装了一枚炸弹一样。

    他必须出去找一个女人解决问题,而且是越快越好!

    顾迟记得,他当时跌跌撞撞地出了门,脸烧起来了,口干舌燥的。他发现隔壁的房间,有一个老头儿正扶着一个喝醉了的女人开房。

    顾迟心想,长相这么猥琐的老头儿,怀里抱着一个瘫软如泥的美女,一定不是恋人关系,这个女人一定是收了他的钱,为他提供服务的!

    太好了,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就在眼前,只要交易就好了。

    顾迟直接拦下了那个老头儿,老头儿一开始当然不依,但见顾迟给了他好几倍的钱,又见顾迟穿得高贵,显然不是普通人,老头儿只好罢休,将一个意识不清的美女交到了顾迟的怀里,然后走了。

    接下来,顾迟就扶着女人进了房间……然后,他就变成了野兽……扑向了床上躺着的女人,隐约中他闻到了她的发香,清新的淡淡的花香。

    顾迟猜想,难道那天晚上,他买下了的那个女人就是苏可歆吗?

    可是,他实在记不得当时那个女人的长相了,似乎眉眼之间和苏可歆的感觉是很相像,包括身体和肌肤,还有发香的味道,都是很亲切的感觉。

    季相如看着顾迟的神情,突然打断了他的回忆,笑了笑,问他:“喂,老兄,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啊!”

    顾迟一怔,心里自然是很美的。

    苏可歆的第一次不是给了老男人,也不是其他的什么丝巾男,而是他自己!

    看来顾迟是想起来,全部想起来了。

    果然,季相如的猜测是对的!这下他可以洗清冤屈了!

    季相如:“真是有缘千里来相聚啊!老兄,原来你和嫂子是先上车后买票啊!啧啧,你们真豪放啊!”

    顾迟又板起脸来对他:“我不许你这么苏可歆。”

    季相如:“我的是你!这下子你心里的疙瘩也算解开了。老兄,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光荣地完成了!你看……我的丝巾工厂,可以重新开始运转了吗?你可不许赖皮啊!”

    顾迟:“开业,明天就让你的丝巾工厂开业。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季相如本想和顾迟一醉方休到天明的,他竟然赶他走,有老婆没义气的家伙!

    也罢,真相已经查清了,顾迟也想起来了,这个夜晚他注定是难眠了。

    顾迟回到房间时,苏可歆已经睡着了,顾迟看着她的睡颜。她睡得很香甜,嘴角还挂着微笑,不知道正做什么好梦呢。

    她的窄窄的肩膀半露在外面,顾迟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怕惊扰她睡觉,也不敢妄动了,将被子往上扯了扯,盖住她的肩膀。

    盖被子的一瞬间,顾迟又想到两年前的那一晚。

    其实那一晚,他是记得的,只是因为当初事发太突然,他不记得是世纪酒店了,也没想到那么巧。

    顾迟记得那一晚,他其实过得很舒服的,难得他没有抵触一个陌生女人,之前有多少女人主动投怀送抱,都被他强烈的拒绝了。

    他以为是药效太猛,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现在想来,是因为是苏可歆,所以才不抵触吧。

    想到这里,顾迟觉得冥冥之中他和苏可歆是非常有缘分的。

    两年前的匆匆一晚,在两年之后的某一天,让他们再次重逢相遇,结婚,相爱。

    会不会那一晚,他已经开始喜欢她了呢。不然,他为什么毫不抵触她的身体,而是有些贪恋和回味呢。

    顾迟还记得两年前,他舒服了一晚之后,醒来发现床上竟然有落红斑斑,这才发现那个旁边背对着自己的女人,竟然是人生的第一次,那个对女人是很宝贵的。

    顾迟怕亏待了这个女人,让杨佐留下来两万元作为补偿。

    因为当时是深夜,房间没有开灯,女人又背对着他躺着,他并没有看清楚长相,所以当苏可歆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也没有认出她。

    因为他对那一晚的记忆是混乱的、模糊的,要不是今天被季相如提醒,他哪里还想得起来。

    顾迟正看得出神,床上的苏可歆翻了个身,眼睛慢慢地睁开,就看见顾迟在望着自己发呆,想来是季相如来过,又走了。

    苏可歆仰躺着看着他,睡意稀松地揉揉眼睛,问他:“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呀?”

    顾迟摸摸她的头,温柔地“没什么,只是觉得,遇见你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