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两年前的夜晚
    顾迟心里震惊,挂断了电话,先回到楼上的房间里。

    看见苏可歆在换衣服,他虽然心里震动,但也没什么,只是道:“你一天也累了,早点儿回卧室休息吧。”

    苏可歆蹲下来,贴身伏在他的双腿上,:“那你呢?今天你比我更累吧。”

    顾迟:“我在等季相如,他一会儿来找我有点事。”

    “哦,好的。那你注意休息。”苏可歆点点头,先去洗澡了。

    浴室里,苏可歆怔怔出神。

    今天拍卖会发生的一切,让苏可歆应接不暇。

    先是程若儿的钻石钢笔,到平安符丢失,再到顾迟一千万拍下了平安符,顾以寒车林筱如吵架,林筱如怀孕,顾迟挡酒……

    苏可歆难免感慨良多。

    水是温柔的东西,尤其是当温暖的水流淌在苏可歆的身体上,每一股热流侵润着她的肌肤,从头发流淌到脚下。苏可歆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了下来。好舒服啊。

    苏可歆想到了顾迟。

    他在拍卖会以一千万买下来她妈妈的平安符,也为了怕她受伤而挺身而出,挡下了林筱如泼过来的红酒,他总是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及时出现……

    只是,在苏可歆和顾迟的中间,似乎还有不少的障碍,比如顾以寒、程若儿,还有两年前的真相。

    或许,顾迟是不在意的,但是两年前的事情,始终是苏可歆心中的一根芒刺,经常会扎得她心疼。

    可是,谁又没有过去呢。顾迟心中的那根刺,不就是那场大火和程若儿吗?顾迟现在还在假装双腿有残,他一定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

    另一边,客厅。

    顾迟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新闻,可是他连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季相如在手机里面的话,让顾迟的心绪烦乱起来。

    真相究竟是什么?季相如能够解开这个谜题吗?

    有那么一刻,顾迟突然很害怕知道真相。因为,真相,往往都是可怕的。

    顾迟等得焦急,过了好一会儿,季相如才赶来。

    保姆回去了,顾迟也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其实,拍卖会的一切不算累,坐轮椅才是最累的。

    顾迟给季相如倒了杯红酒。

    季相如接过来:“红酒,你还敢喝?都喝了一身了,还上瘾了。”

    他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顾迟的衣服,然后捂住鼻子:“这么大的酒味儿,呵呵,看来老兄你酒量不错啊。”

    顾迟着急地问:“别贫嘴了,快吧,你在电话里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丝巾的事情有下落了?”

    季相如看起来很高兴,:“长夜漫漫,你着什么急啊。唉,你这个人就是没有情趣,老是板着一张脸装酷,累不累啊。”

    顾迟坐在沙发上,:“别闹了!快那条丝巾吧,你想起来什么了,快,不要考验我的忍耐力。”

    “好吧,好吧。”季相如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慈善拍卖会晚宴上,你要感谢一个人,是她让我想起来丝巾的事情。”

    “谁?”顾迟等着季相如的回答。

    季相如看到顾迟急切的样子,哑然失笑,:“你看那着急的熊样儿,哈哈,笑死我了。”

    顾迟一把抓起季相如的衣领,气势逼人的:“你玩够了没!快,是谁,她是谁!”

    “你把手放开,把手放开!我,我还不行吗!”

    顾迟松开了手,季相如连忙往后坐了一步道。

    “就是林筱如啊!要不是她把红酒泼向苏可歆,你顾迟英雄救美,红酒洒了你一身,我还想不起来呢,我用丝巾帮你擦的时候,就觉得好像此情此景在哪里出现过……”

    季相如故作沉思状。

    顾迟傻傻地等着。忽然,他意识到了不对劲!

    顾迟逼近季相如,紧紧盯住他的双眼,威胁道:“季相如,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不要再卖关子了,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哎呀,我就是想放松一下嘛,你看你。”

    季相如看着顾迟一直笑,对他勾勾手指:“快,伺候伺候大爷。”

    “笑够了?闹够了?”顾迟打算如果季相如再卖关子,就直接把他摁倒废掉!

    季相如笑够了,然后对顾迟:“顾迟,我可以把丝巾的事情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顾迟早就猜到了,:“我就知道,你吧。”

    “拉勾!”季相如作出了一个拉勾的手势。

    顾迟打掉了季相如亮出的手势,:“我还用得着这个?”

    季相如笑笑:“马上恢复我的丝巾工厂,我是冤枉的,它也是冤枉的。没有丝巾工厂,我的零花钱从哪儿来啊!顾迟,都是你害的,你都不知道我这一阵子少泡了多少妞!”

    顾迟重新坐回去,:“恢复丝巾工厂也不是什么难事,但要看你提供的线索有没有价值。”

    “放心吧,绝对有价值。”季相如坐下来:“而且,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真相。”

    真相。

    顾迟的心跳得有些快。苏可歆两年前在世纪大酒店,到底是和谁……顾迟不敢再想下去了。

    季相如突然问:“顾迟,你真的要听吗?”

    “要。”

    “确定?”

    顾迟深深沉落口气,:“我确定。我可以承受的。你吧。”

    “那好吧。”

    季相如这次安安心心地坐下来,认真地:“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晚会,你和程洛发生了争执,吵得很凶。你不心衣服沾染上了红酒,我就把我的丝巾借给了你。”

    顾迟使劲地想了想,回答他:“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顾迟记得那天晚上,他和程洛吵完架,喝多了酒,好像身体不太舒服,晚会没结束就半路离开了。

    他记得,那次晚会的地点,就是在世纪酒店不远的一个地方举行的。

    季相如见顾迟在回忆,表情似乎变化得很快,于是摆出一副贱贱的表情:“怎么,顾少爷,你想起来什么了吗?”

    “我……我……”顾迟一时语塞。

    这回轮到季相如要被顾迟给急死了,急忙道:“然后呢,你喝多了,再然后,你就去了世纪大酒店……”

    顾迟这才突然想起来,两年前的那一个晚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