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两年前的男人,找到了
    顾迟和苏可歆离开了拍卖会之后,直接上了车,准备回家去了。

    慈善拍卖会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不知以后各界的传闻会变成什么样子。

    顾迟的一千万天价的拍卖,一定又会成为s市的轰动性新闻,不定还会登上报纸的头条呢。

    苏可歆到车上后,拿出手绢为顾迟擦着胳膊和身上的酒渍。

    她低声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又给你添麻烦了。”

    添麻烦?

    顾迟轻笑一声。

    苏可歆,你的确是个大大的麻烦。

    但是,我愿意被你麻烦,有你在身边,我顾迟愿意每一天都这么为你而麻烦。

    顾迟拍拍她,:“没关系,我喜欢。”

    苏可歆心里很感激顾迟,她每次都能感受到他暖暖的爱意。

    他为她做的种种,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

    能得到顾迟的爱,苏可歆觉得自己很幸福。自从到大孤苦飘零的生活,苏可歆始终不知道什么是爱,认识了顾以寒,她以为那就是爱,每一天可以生活在阳光里,很快乐。

    可是,遇到了顾迟,苏可歆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爱。

    顾迟从一开始就在维护她,相亲的那天他替她解决了餐费,以免她出丑。然后,又要和她结婚,间接地解决了苏可歆户口的问题,妈妈孟雅芬才能得以康复。再然后,是数不清的疼爱和英雄救美,这样的男人是值得托付一生的。

    苏可歆忽然情不自禁抱住了顾迟。

    他的胸膛好温暖,好宽阔,苏可歆觉得舒服极了。

    她感觉到他传来的体温和心跳,此刻她只想这样依赖在他的怀抱里,忘掉所有的不开心。

    苏可歆:“顾迟,谢谢你。不是因为一千万而感谢,是因为你的爱和对我的保护,谢谢你。”

    顾迟的心头一热,这还是苏可歆第一次主动抱着她。她大概已经不生她的气了。

    顾迟没来得及反应,苏可歆这是怎么了?

    他心的问道:“你不生我的气了?”

    “我早就不生气了。”苏可歆坦诚地:“我之前只是觉得你不够尊重我,怎么能……那么霸道地对待我,一点儿也不温柔,简直是粗暴。但我想一想,其实那时的你,应该只是太生气了,不能全该怪你。”

    顾迟蹙眉:“你原来只是生气这个?”

    苏可歆侧着脑袋奇怪的文:“不然我生气什么?”

    顾迟以为这么多天的冷战,苏可歆是因为在意顾以寒的看法才生气,所以他才那么不爽。

    原来不是这样的。

    顾迟没有直接回答苏可歆的问题,而是笑着:“不生气了就好。”

    苏可歆:“那,你也不生气了吗?”

    顾迟本想询问一下顾以寒强吻苏可歆的照片的事情,可是又不想再让苏可歆想起这个男人。

    同时,也觉得似乎也没有必要知道了。此时的苏可歆,就乖巧地坐在他的身旁,那样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他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他相信她。

    就那么简单。

    顾迟:“傻瓜,我也早就不生气了。”

    “那为什么这么些天,你都不理我?我心里都难过死了。”苏可歆蹙眉问。

    顾迟看着苏可歆娇俏的模样,心想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呢?

    “我没有不理你。”他抱住她,低声道,“也没有生气。”

    苏可歆蹙眉。

    原来他不生气,是不是表明他不吃醋呢?

    苏可歆问:“我以为你吃醋了。”

    “我的确吃醋了。”顾迟也不否认。

    苏可歆心头一沉。

    他又:“可是我相信你啊。苏可歆,我相信你。我只是吃醋而已。”

    我相信你。

    简单的四个字,却让苏可歆心里暖暖的。

    当年顾以寒不相信自己,可如今,顾迟愿意相信自己。

    这才是对的人吧。

    真好。

    两人相视而笑。原来这么些天的冷战,都是彼此太在意对方的缘故。

    顾迟紧紧握住苏可歆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看着眼前明艳动人的苏可歆,顾迟只觉得后头一紧。

    苏可歆看到顾迟眼睛里灼热的目光。

    她害羞地地下了头。

    可顾迟一把擒住她的下巴,抬起,吻住的唇。

    苏可歆的身体开始变得柔软。

    苏可歆现在心里暖暖的,一扫以前的被动,也主动吻向了顾迟。

    顾迟深受感动,他的心都随之抖动起来。

    顾迟的爱意渐浓,苏可歆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唇像要吃掉自己一样,苏可歆任由着顾迟的放肆,她承受着他的爱抚,心甘情愿为他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车厢里的温度越来越高,顾迟对着她的耳朵低喃着:“回家,让我好好吃了你。”

    苏可歆深呼吸,胸口一起一伏,脸越来越红。

    她越是这样害羞,看在顾迟眼里就越是动人,他再次锁住她的嘴唇。

    此时的吻,和今天发生的事,好像暖流在苏可歆的心里流动。

    苏可歆也融化了,像喜马拉雅山脉的冰山在消融,变成汩汩的冰川水,滋润着彼此的心田。

    车子终于到了别墅前,司机和杨佐,红着脸目送着俩人下车。

    苏可歆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车上还有别人,不由红了脸,摸了摸被吻得双颊发红发烫,连忙整理衣服。

    顾迟:“走,我们回家吧。”

    两人下车,苏可歆推着顾迟刚进家门,顾迟正想着如何吃掉苏可歆,可不行这时,突然接到了季相如电话。

    这个煞风景的,来得真不是时候!

    顾迟蹙眉,原本不想理会这个电话,可季相如一个电话没打通,又打了第二个。

    顾迟这才正了正神色,他了解季相如,他虽然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 但这么焦急,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顾迟跟苏可歆:“你先上去,我接一个电话。”

    苏可歆点点头,就率先上楼了。

    而顾迟,则接通了电话。

    季相如在电话里气喘吁吁地:“顾迟,顾迟,我好像知道两年前,在世纪大酒店里的那个丢失丝巾的男人是谁了!一会儿,我到你家详细跟你!”

    顾迟一下子变了脸色。

    两年前的男人,找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