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这是给你的惩罚
    这么晚了,顾以寒竟然还敢打电话给苏可歆。

    该死。

    顾迟心中更加不爽!

    苏可歆问:“这么晚了,谁的电话找我?”

    顾迟冷冷地回答道:“是顾以寒。”

    苏可歆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儿,眼神慌乱,六神无主。她想接过电话,却被顾迟一把按住。

    顾迟想也没想就立即接通了顾以寒的电话。

    苏可歆大惊失色。

    顾以寒不知是顾迟在旁边,一个劲儿地在电话那一头道歉。

    “苏可歆,对不起,你原谅我吧,我是畜生,我怎么可以那么伤害你。你别生我的气,我喝醉了,不过,我的话也是真的。可欣,你听见了吗,可欣?”

    苏可歆听见了电话里顾以寒的声音,想叫他闭嘴,顾迟立即用他的唇堵住了苏可歆的嘴,她根本讲不了话。

    顾迟的吻坚定毫不放松,他开始解她衣服的扣子,一颗两颗三颗……一直到露出胸衣,他的手还在她的身上游移,吻得十分投入和热烈。

    她拍打着顾迟,想让顾迟停下来,可是顾迟根本不理会她的反抗,仍旧疯狂地亲吻着她,压着她不能动弹。

    顾以寒不知情况,以为苏可歆生气了不肯话,他只得继续苦苦哀求着:“可欣,我知道你生气了,你生气的时候就是不喜欢话,生闷气。那晚是我糊涂,都是我不好,你不要惩罚你自己……”

    电话静默,苏可歆没有话,但是却传出了异样的响声。

    顾迟扯掉了苏可歆身上所有的衣服,丢弃到地板上,凌乱地散着。

    他的双手分别按住苏可歆的两只手,使她无法挣脱开自己。

    他的眼睛盯着苏可歆,像要把她一口吞掉一样,火焰燃烧在他的瞳眸里。

    苏可歆越是扭动着身体,顾迟的力气就变得强大。顾迟越是生气,就越想要折磨顾以寒。

    顾以寒将耳朵贴近手机,疑惑地问:“可歆,你在听吗?这件事你跟顾迟了吗?还是别了,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们自己来化解,好吗?可欣,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顾迟才不管电话里的顾以寒究竟了些什么,他只要他知道,苏可歆在他的身边,他想怎样就怎样,因为她是他顾迟的妻子,别的男人就彻底死心滚蛋吧。

    怕电话里面的顾以寒听见声响,苏可歆声地对顾迟:“顾迟,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你不能这么做。”

    顾迟的眼睛肆无忌惮地注视着苏可歆的身体,他要干嘛,她不是应该很清楚吗?他就是要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的丈夫,谁才配和她在一起。

    他就是要挑逗苏可歆的身体反应,让她忍不住叫喊起来更好!他把所有的能耐一次释放出来,让苏可歆乖乖就范。

    苏可歆故意将头转到侧边,不想顾迟的嘴唇却跟了过去,像磁石一样牢牢地粘住她的嘴唇,进入、探索。她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气息席卷而来,是她不由自主地全身战栗,她暗自紧咬牙关,努力压下想要喊叫的冲动。

    顾以寒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声音,着急地喊着:“可歆,出什么事情了,苏可歆!”

    苏可歆觉得让外人听见她和顾迟在做那种事,非常羞耻。这像什么话啊。

    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发生难听异样的声音,她很生气,但是反抗不了顾迟的进攻,顾迟的进攻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他越攻越强!

    顾迟那样强硬,完全不顾及她的面子和感受,苏可歆觉得受到了严重的侮辱。她所信任的顾迟,竟然对她做出这种事!她不能接受!

    “顾迟,你快停下来……你,你欺负人……”

    苏可歆想,是不是两年前她的遭遇,让顾迟觉得她是个随便的女人,身体已经不纯洁了,便无所谓尊严不尊严,他和那个混蛋男人此刻又能有多大的区别!

    唯一的区别是苏可歆爱他,而两年前的那个男人完全是不相关的人。可是,这也不能成为顾迟可以不经过她同意,就这样欺负她的理由啊。

    “顾迟,你非要这样吗?我求你了,别这样……”苏可歆哀求他。

    可顾迟无动于衷,只是冷声道:“苏可歆,这是给你的惩罚。”

    看来顾迟是知道了顾以寒强吻自己的事情,他生气、他妒忌,苏可歆都可以理解他、体谅他。

    可是,他不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惩罚她……

    那个如神一样保护自己、疼爱自己的丈夫,今晚已经变成了魔鬼。

    想到这里,苏可歆忍不住地流泪了。

    顾以寒在电话那头急得跳了起来,他大骂着:“顾迟,你这个混蛋!你放开可欣!有什么本事,冲着我来,我顾以寒等着你,你欺负苏可歆算什么英雄好汉!顾迟,你他妈话啊!”

    顾迟就是要让顾以寒深刻地记住,他的女人别人谁也别想碰!

    他竟然敢乘人之危强吻苏可歆,他以为他是谁啊,只不过是苏可歆的前男友,他要告诉顾以寒,别忘记了,他顾迟才是苏可歆的丈夫!

    顾以寒大叫着:“可歆!顾迟,你凭什么!你凭什么!”

    苏可歆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响声,可是顾以寒还是能在电话里听到苏可歆强忍的低吟和顾迟低沉的嗓音,他怒不可歇,忍无可忍!

    顾以寒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的心都碎了。

    顾以寒摔掉手机,抱头痛哭起来。

    他爱的女人此刻正和一个男人在床上纠缠,他享受了她的滋味,那本应该是他顾以寒的特权,现在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

    电话终于挂断了。

    顾迟也结束了他的进攻,偃旗息鼓了。

    苏可歆推开趴在身上的顾迟,急忙穿好衣服,脸上泪迹斑斑。

    顾迟的目的达到了,可他为什么一点儿也不感到开心呢?顾迟问自己。

    苏可歆站起来,对着仰趟在床上的顾迟,大吼道:“顾迟,你太过分了!”

    完,她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