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自己打自己?
    左瑶以为苏可歆被吓得呛到了,嘲笑地:“怎么,你怕了?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接近顾迟,我就把你们的丑事抖出来,让他的正室夫人好好整治整治你,当街把你的衣服扒光,然后再暴打你到吐血,到时候你可别恨我,是你自找的!”

    苏可歆忍不住笑了。

    原来,左瑶很羡慕自己。

    只是她不知道她对面坐着的正是顾总的顾夫人。

    她还什么,苏可歆自己打自己?

    这太好笑了,苏可歆觉得为什么世上的事情总是喜欢阴差阳错地进行着。

    苏可歆不再想听左瑶的讽刺和威胁了,她觉得此次会谈对于她自己来,毫无任何意义可言。

    她站起身来,:“你的话都完了,我要走了,杂志社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你请自便吧。哦,我的那一份咖啡钱已经付过了。”

    左瑶也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心里仍然觉得苏可歆是一个障碍。

    “哦,我再一句话吧。”苏可歆望着左瑶仇恨的眼睛,:“感情的事,任何人勉强不来。”

    左瑶跌坐在沙发里。

    该死的,这个苏可歆怎么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苏可歆一路跑地回到杂志社,安静地回到座位上继续编写她的新闻。

    文中的左瑶,她也丝毫没有留情面,事实就是事实,她也该给左瑶一些教训,她再这样与顾迟纠缠不清,势必也会影响她的明星之路。

    苏可歆这样做也是为了左瑶好,毕竟都是女人,出来讨生活也是不容易的。她对她百般折磨,她苏可歆可不能当一个落井下石的人。

    一日平安,终于到了下班的时候了。办公室的人今日各忙各的,下班倒是齐刷刷地溜了。

    苏可歆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发现顾以寒办公室的灯仍然亮着。她悄悄地离开了。

    顾迟发来短信,晚上他回家吃饭。

    苏可歆问他想吃什么,他却厚着脸皮回答,吃了你。

    苏可歆的脸又红透了,而且竟然不由自主的又想到昨晚两人一起共浴的画面了。

    归心似箭。

    顾迟路过一家猫儿花店,买了一束鲜花准备送给苏可歆,让她开心一下。

    他知道她喜欢铃兰花,这是之前调查苏可歆的时候资料里面提到的。

    家中的保姆已经把饭菜做好了,道道精致,营养搭配。

    苏可歆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能有像保姆一样的厨艺就好了,这样就算顾迟的嘴巴再刁钻,她也有办法应付。

    苏可歆很喜欢顾迟送的鲜花,闻着花香,散了一天的疲乏。他竟然知道她喜欢铃兰花。这让苏可歆很意外,顾迟是个很细心的人。

    顾迟吃完嘴里的食物,对苏可歆:“今天过得还好吗?杂志社还有人难为你吗?”

    他不提还好,一提苏可歆就觉得心里别扭。

    她:“杂志社今天没有人难为我,我立了这么一大功,谁还能耐我何?”

    苏可歆接着补了一句:“不过,你的那个花痴左瑶倒是来找我了。”

    顾迟一听就不乐意了,这个左瑶,他早上明明严重警告过她不得碰苏可歆,她倒好,掉头就找苏可歆算账去了!

    顾迟问:“她都了些什么?”

    苏可歆如实作答:“也没什么,无非是一些添油加醋的话,故意来气我、挖苦我,以平她心头之怨气。”

    顾迟笑着,“你你这是不是自找的?”

    瞧见顾迟一副观景看客的模样,苏可歆心里哼哼。

    等杂志报道出来,有你好看的,能把你顾迟气出七窍去。等着吧,看你到那时还能像现在这么坐在这里风凉话不?

    果然,过了几天,杂志的报道发售了,大卖大火!

    网上更是炸开了锅!

    有人在微博上面竟然还恭喜左瑶,真是叫人接受不了。

    晓梅在网上扒拉着评论,赞叹连连:“可歆姐,这一次杂志社火了,绝对在业界提升了一个档次。美女配富豪,太狠了。”

    苏可歆在想,也不知顾迟那边看到杂志了没有?

    另一边。

    顾迟看到了,非常不爽!

    公司的人似乎都已经传遍了,他还接到了好几个重要客户的电话,寒暄了几句都在有意无意地试探他,企图获得更多报道之外的信息。

    这个苏可歆的心真狠啊。

    顾迟看着杂志上,苏可歆的这个名字,嘴角一扬。

    晚上,他非要她好看不可,这一次绝对不能在她苦苦的哀求下轻饶了她!

    不给她些颜色看看,恐怕她是不知道他的厉害的。

    正在顾迟想入非非时,门外的杨佐进来报告杨佐回来了,还带着季相如季总。提到季总的时候,杨佐的表情格外生动。

    顾迟吩咐杨佐马上把他们叫进来。

    季相如被杨佐五花大绑地带了进来,依旧惊魂未定的样子。

    他望着顾迟眨了眨眼睛,方才转过神来。

    他大声叫嚷着:“顾迟,你这是闹哪一出!有你这样当哥们的吗?快让杨佐把我给放啦!”

    早晨在季相如的私人公寓,他正搂着美女做梦呢,谁知被一个男人一把拽到了床下面,抬头一看竟然是奶奶的杨佐!他当时就怒了!

    还没等季相如开口骂人,杨佐便准备对他动手。他是知道杨佐的身手的,总要把衣服穿上吧,结果穿得乱七八糟的,杨佐就把他一路给绑了过来。

    一路上问杨佐出了什么事,他也就不回答他,他气得肝儿之直颤悠。

    现在,他还坐在顾迟的面前,像个犯人似的杵着,没有水喝,连个笑脸都没有。

    季相如非常生气,他怒极:“顾迟你找我干嘛,有你这么请人的吗!”

    顾迟的目光凶狠,完全没有半点儿兄弟之义,他冷声问他:“季相如,我问你,两年前,你是不是在世纪酒店,动过一个被下药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